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经验

第一百四十二章 经验

  夏老太太的笑容里满是欣慰,她轻轻拥着杜云萝,不住感慨:“我们的云萝,真的长大了。”

  杜云萝却愣住了。

  她笑不出来,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攥了起来,低垂着眼眸,死死咬住了后槽牙。

  若非如此,她怕下一刻就会失声痛哭。

  是的,她长大了。

  她用一辈子的痛苦,一辈子的磨练换来的成长,明明过去了几十年,前尘往事却历历在目,清晰得她只要闭上眼睛,就能看见从前的自己。

  那个倔脾气,不肯忍,不肯吃亏,事事都要计较的自己。

  闺中的生活有多平顺,她占了多少便宜,在后来的岁月里,她就几倍几十倍地赔出去。

  在渡过了那样的一辈子之后,她又怎么会不长大?

  这份经验血淋淋深可见骨。

  杜云萝暗暗匀了匀呼吸,缓缓抬头看着夏老太太。

  夏老太太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,更多的是关心和劝诫。

  老人的手抚在杜云萝的脸上,她垂下眼帘看去,长了些黄斑,指甲盖亦是发黄的,有些像一年前她看到的自己老去之后的手。

  “云萝,”夏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发颤,语气却是格外笃定,“贫民百姓还有兄弟妯娌之争,帝王之家更是没有亲情可言。定远侯府满门忠烈不假,但你要记得,人心不足蛇吞象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世子和你可以稳稳当当握在手中的东西,在别人那里,却是要靠拼要靠抢才能得到的。不抢,不意味着不想。”

  杜云萝怔怔看着夏老太太。

  她想,自己的这位祖母真的很厉害,比她这个当事人看得明白多了。

  从前,若有夏老太太指点一二,她又怎么会叫穆元谋和练氏夫妻两人逼得毫无还手之力?

  不,应该说,在穆连潇死在战场上之后,她的心也跟着死了,她连手都不想还了。

  只是,她的妥协和放弃,依旧抵不过人心险恶。

  “云萝,其实哪里都一样。”夏老太太拍了拍杜云萝的脊背。

  杜云萝知道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未来是不可知的,就算不是定远侯府,她嫁去其他人府上,难道就不用勾心斗角了吗?

  只要处在其中,就会有争端。

  就好像是从前的穆连慧,算计了多少人出了多少招,到最后,她倒在了瑞王府的野心上。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,又徐徐吐出,清亮眸子望着夏老太太,重重点头:“祖母,我懂的,就算我不想抢别人的,别人也会来抢我的,我若不想被抢,就要把他们都压得死死的。”

  就如同夏老太太告诉杜云瑛与杜云诺的那样,若不想被人欺负,若不想当那被殃及的池鱼,就往上爬,爬到那些人头上去。

  “你们几个,都是好孩子。”夏老太太放开了杜云萝,含笑靠在引枕上,“我不管你们在家里捣鼓些什么,出门之后,你们都姓杜。好在,你们都记得。”

  杜云瑛会奋不顾身去救杜云诺,杜云萝和杜云诺晓得联手,杜云澜和杜云荻会同进退。

  对长辈来说,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让她高兴的了。

  “好了,我们来说说后头的事情。”夏老太太见杜云萝有些发怔,便转了话题。

  “恩荣伯府和景国公府,这个亏是吃定了,至于乡君……”夏老太太顿了顿,哼道,“胆子是挺大的,倒霉却不一定。”

  杜云萝回忆了一番安冉县主和霍子明的态度,问道:“祖母是说,瑞世子不一定会找她麻烦?”

  “是肯定不会。”夏老太太很确定。

  杜云萝咬着下唇想了想,慢慢也就想通了。

  安冉县主和霍子明不会为了这事儿去慈宁宫里告状,就像县主说的,就是这么个结果了,再折腾,更丢人。

  至于施莲儿,她更加不敢在这个当口去咬穆连慧一口,她的牙口可啃不动这么块硬骨头,还是耐着心思等着一顶小轿抬入恩荣伯府来得好。

  水边的小动作,更是波澜不惊,除了当事人,谁知道其中有这等猫腻之事?

  唯一有变数的就是李栾。

  而李栾,不会向慈宁宫告穆连慧的状。

  李栾去了小院,起因是霍子明的不小心,霍子明收拾了烂摊子,根本不能说他是有预谋的,这么一来,李栾又怎么能说施莲儿的出现肯定是穆连慧算计他呢?

  皇太后、皇太妃知道穆连慧通过施莲儿要弄些事端,可没有证据证明,是冲着李栾来的。

  皇太后一心想让李栾娶穆连慧,这个当口上,李栾说穆连慧害他,落在皇太后耳朵里,就会成了李栾不肯娶穆连慧的推脱之词了。

  就算李栾真的不想娶,他也要找别的理由,断不能拿这事体去慈宁宫里说道。

  皇太后与皇太妃要计较的,也就是穆连慧设宴不够小心谨慎,出了些乱子。

  至于到底是怎么样的乱子,心里知道就好,台面上是断断不会提的。

  腊月过半了,眼瞅着要过年,穆连慧能受什么处罚?罚了俸禄还是禁足?根本不伤筋动骨。

  而朝廷还要让定远侯府上阵杀敌的,又怎么会为了穆家的一个姑娘就疏远了整个穆家?

  到了最后,除了安冉县主和霍子明,其他人都是不痛不痒的。

  还有一个施家,他们是真的会摔个大跟头的。

  施莲儿以这种方式进了恩荣伯府,霍子明和霍如意都不待见她,伯府之中她站不稳脚,等安冉县主嫁进去了,她就知道滋味了。

  施莲儿前世之所以能舒舒坦坦的,靠的是施仕人的飞黄腾达,今生施仕人还是一个书生,前途未卜。

  景国公府的老公爷是打发了安冉县主不假,但他也好脸面,怎么会让施仕人平步青云?再添上一个恩荣伯府,施仕人能不能中举都不好说,何况是进士。

  施莲儿还想像前世一样在后院里唱曲儿刺激嫡妻?安冉县主不把她的嘴巴缝起来才怪。

  想明白了这些,杜云萝稍稍舒了一口气,她现在最关心的无外乎李栾和穆连慧的亲事了。

  穆连慧前世婆家起火,把她一并烧干净了,她今生要是不嫁给李栾了,杜云萝还怎么看她自寻死路?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