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绕圈

第一百四十四章 绕圈

  油灯在桌上燃着。

  穆连慧躺在榻子上,半个身子隐在不明不暗的光线里,书册挡了脸庞,从练氏的角度看去,她看不到穆连慧的神色。

  练氏眉头紧蹙,眼中却只剩下满满的无奈。

  她知道穆连慧在敷衍她,甚至拿本书册来做挡箭牌。

  榻子那里不够亮,穆连慧怎么可能看得清书上的字?

  练氏想,这般磨蹭也不是个法子,她支起身子来,又挪到了榻子边,轻轻在书册上敲了两下:“慧儿啊,你真的没有算计瑞世子?”

  穆连慧的声音从书册后头传来,闷闷的,很不耐:“说了没有。”

  练氏的火气又噌得窜了上来:“你这话骗骗别人也就算了,我是你娘!你骗得了我?你扪心问问,啊,你没想着算计他吗?霍子明不掺合,你就没有后招了?真没霍子明收拾烂摊子,那个不要脸不要皮的女人,你要怎么办?”

  练氏气得声音又抬了起来,在这寂静的夜里,显得尤为刺耳。

  穆连慧把书册扔开,整个人坐了起来,直直盯着练氏的眼睛,她在母亲的眼中看到了自己,她勾了勾唇,似笑非笑道:“哪里用得着我收拾?落在李栾手里,她有什么好出路?装模作样抬进府,晾上两个月,就不晓得扔去哪个庄子自生自灭了,过了一两年,谁还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啊。”

  道理是这个道理。处置这种人,手段多得是。

  刚出事的时候是风头正劲,只要避开了。等过了一两年,没有人撑腰,这种女人死上十次百次都不奇怪,也没有人敢置喙。

  毕竟,静悄悄地弄死一个人,这在侯门深宅里,说难很难。说简单,却又十分简单。

  练氏自己手上都沾了人命。又怎么会不懂穆连慧的话,只是,只是这个施莲儿现在还活着。

  “你不怕她供出你来?”练氏问道。

  穆连慧的眸子深邃:“她敢跟谁供?况且,她从头到脚只知道要算计的杜云荻。其他的根本就不知道。她去告诉霍子明吗?还是告诉安冉?呵,她人都要进恩荣伯府了,哪里会说她的心上人是杜云荻呀。她要命她就不敢说。”

  练氏了然。

  谁都知道施莲儿有所图,可到底是逮着谁算谁,还是冲着某一个目标去的,霍子明并不知道。

  施莲儿要跟在他身边过日子,根本不敢泄了自己的底。

  练氏正要点头,又琢磨了一番穆连慧的话,她的脸黑了个透:“好啊。你说她不知道,那就是你知道了?你一早就知道要算计瑞世子了是不是?”

  这绕来绕去又绕了回来,穆连慧脑袋疼得厉害。往后仰躺下去,重重砸在了软榻上,她也不觉得痛,又把书册抓开覆在面上,再不肯理会练氏。

  练氏又是气又是恨,指尖在书册上不住地戳。抱怨了一刻钟,都没等来穆连慧的回应。她咬牙切齿地站起来,转身走了。

  脚步声远了。

  穆连慧确定练氏走远了,这才把书册掀开,眯着眼睛发呆。

  望梅园里的事情,她是筹划再三的,甚至不惜惹恼皇太后和皇太妃,也要把事情做成。

  原本,一切都很顺利,直到杜云萝和杜云诺交换了雪褂子,后头的发展就和预想里的不同了。

  穆连慧叹息,说到底,杜家人的运气实在太好了些。

  要是杜云荻落了陷阱,练氏就不至于对李栾被牵扯在其中而耿耿于怀了。

  可现在,一颗棋子废了,对杜家却没造成什么影响,真是赔本买卖。

  穆连慧恼了一阵,等把练氏训斥她的话都抛到了脑后,她整个人才舒坦些。

  算了,废了就废了吧,不成也无所谓,往后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和机会,她总有办法让杜云萝膈应的。

  外头更夫打着梆子,夜色幽静,声音远远传来,她翻了个身,把脸埋在了引枕上。

  杜府安丰院。

  自打从莲福苑回来,廖氏就拉着杜云诺又仔细把望梅园里的事体又问了一遍,尤其是关于安冉县主的,她事无巨细,一点也不错过。

  杜云诺不敢嫌烦,坐在椅子上,等说完了,才去取了一块点心。

  “你是说,乡君故意误导了世子,若县主落水,世子去救,等捞上来发现了问题……”廖氏说到这里,自个儿就闭了嘴,她能想象那个状况。

  若真成了那样,岂止是心塞烦闷,根本就是恨不能拔刀子的场面了。

  真的太狠了!

  亏得是没有得逞。

  要不然,廖氏拿脚趾头想想都知道,自己那个当姨娘的姐姐,只怕是要一头撞死了,拉着安冉县主一道撞死,做鬼都不放过穆连慧。

  “为什么?县主是拦过世子,可那都是世子定亲前的事情了,眼下县主的婚事都说成了,来闹上这么一出,乡君是存心不让世子和云萝过安生日子了?他们可是一家人。”廖氏嘴巴飞快,不知道是在问杜云诺还是在自言自语。

  杜云诺悄悄看了廖氏一眼,撇着嘴,低声道:“一家人怎么了,一家人也有貌合心不合的。”

  就像母亲您和二伯娘……

  当然,这后半句话,杜云诺是不敢说的。

  廖氏被这话一点,自己也明白过来,讪讪哼了两声,便挤出笑容来:“云诺,今日你做得对也做得好,当姐姐的就该如此,没让云萝吃亏,也没让自个儿吃亏。县主是你表姐,你们也处得很好。那身猩猩毡的斗篷,虽然是头一回穿,赃了有些可惜,但你放心,转头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。母亲再拿些料子,给你做两身新衣服,我还有点儿用不上的旧首饰,款式都不时兴了,回头啊,去金铺里熔了,给你打两套好看的。云诺也是大姑娘了,该存些好东西了。”

  杜云诺闻言,笑着道了谢。

  真说起来,廖氏对她不算小气,但这般大方也是少见。

  不管什么缘由,有好处不拿,杜云诺就是傻子了。

  而杜云萝,这夜被甄氏留在了清晖园。

  碧纱橱里,地火龙烧得极旺。

  杜云萝一日下来有些疲乏,早早就上了床。

  甄氏来看她,搂着她道:“你见着世子了吧?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