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魔怔

第一百四十五章 魔怔

  ();  杜云萝不好跟甄氏说假话,她这里骗上了,回头兄弟姐妹们准把她卖了。

  见杜云萝点头,甄氏清了清嗓子,凑到女儿耳朵边上,柔声道:“囡囡,娘知道你中意世子,你们两个又定了亲,只等着你及笄后嫁过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认真听甄氏说话,听见“中意”两个字时,她不由就是一怔。

  甄氏的话语从耳边传来,伴着呼吸,跟风吹一样,让她缩了缩脖子。

  甄氏感觉到杜云萝的动作,低声笑了,抬手抚着杜云萝的长发,一下一下顺着:“你啊,不是脸皮厚吗?怎么听见个中意,就扛不住了?”

  杜云萝摸了摸鼻子,她脸皮是很厚的,她能自己挺胸抬头地承认喜欢穆连潇,可让甄氏来说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了。

  甄氏眼中笑意更浓:“囡囡,娘不说不许你见世子,偶尔见上一面,无伤大雅的。”

  “哎?”杜云萝吃惊,这话居然是从甄氏嘴里说出来的,让她以为天要下红雨了。

  “冤家!我还没说完呢!”甄氏哭笑不得,拍了拍女儿,“但你记得啊,你是姑娘家,遇事端着些,说话就好好说话,不许动手动脚的。世子是个明白人,你也别糊涂,让人瞧见了,还做不做人了?”

  杜云萝的眼睛眨巴眨巴的,这话,怎么跟杜云澜在望梅园里说得差不离呢?

  要不是她知道杜云澜出了莲福苑就跟杜云琅一道去前院了,她都要怀疑杜云澜已经把她的老底都给透光了呢。

  “娘是认真跟你说的,你别不当回事儿。”甄氏又忍不住再三叮嘱。

  自己教养的这个女儿,从小就娇气,又不爱出门凑热闹,除了姻亲走动时见过的少年人,她认得的公子们两个手都能数得完。

  而且,杜云萝连同龄的姑娘家都懒得应对,更别说去与公子们说话了,因此从小到大,这方面的担忧,甄氏是一丁点也没有的。

  可现在不一样了,杜云萝长大了,心里有了人,那人还是她的未婚夫,甄氏亲眼瞧见过杜云萝对穆连潇的在意,那双圆眼睛,就跟黏在人家身上了一样,这让甄氏有些担忧。

  都到了要嫁娶的年纪了,穆连潇若有些耐不住,杜云萝又拎不清……

  甄氏想想就怕,这才不顾夜深了,都要认真教育女儿一番。

  光线下,杜云萝的两颊飞霞,嘟着嘴咕哝了两句:“知道了,我又不傻。”

  “好好好,囡囡不傻。”甄氏捏了捏她的脸颊,心说这种事情,哪里是傻不傻的问题。

  又关照了几句,甄氏才吹了灯,回去歇了。

  杜云萝躺在床上,想着甄氏的话,暗暗哼了一声。

  她哪里像个糊涂人了?

  她精明着呢!

  母亲还说穆连潇是个明白人呢。

  明白人,白天突然扶她的肩、牵她的手做什么?

  牵得可紧了,他的身子骨本来就好,整只手滚烫滚烫的,捏得她的手都出汗了,等放开之后叫风一吹,冷得不行。

  她记得他的那双乌黑眼睛,沉沉湛湛,清辉微凉,却浮着一层光,就像一面镜子,里头全是她的倒影。

  杜云萝的耳根都烧烫了,好似又回到了雪地里穆连潇扶着她的肩认真看着她的时候,那时,有一瞬间,她以为穆连潇会抱住她……

  她不敢再想了,一把将被褥拉上来盖住了半张脸,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觉。

 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的。

  她又看到了穆连潇,他就扶着他的肩,眼睛一瞬不瞬望着她。

  杜云萝就这么等着,等她抱住她,或者牵她的手,或者……

  可穆连潇没有动。

  杜云萝急了,想跟他说话,刚要开口,脑海里突然划过甄氏的声音,让他们“说话就好好说话,不许动手动脚”,吓得杜云萝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。

  夜色漆黑。

  杜云萝望着承尘猛一阵喘气,想到梦境,她用力捏住了被角,恨不能咬住被子哀呼一声。

  居然做了这么一个梦,她可真是魔怔了!

  呜。

  不晓得穆连潇会不会梦见她?

  杜云萝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念头,直到天蒙蒙亮时才睡着,连杜怀礼上衙去了她都不晓得。

  等睡醒了起来,杜云萝只觉得浑身不舒服,被子都黏糊糊的。

  坐起来一看,她突然意识到,她的葵水来了。

  前世在年老之后摆脱了葵水的折腾,这一世醒来,年纪尚幼,根本没有那个烦恼,这头一遭来袭,她除了肚子痛之外,竟然还添了些不可思议之感。

  甄氏一边照顾杜云萝,一边指挥着丫鬟们忙里忙外,脸上满是笑容。

  杜云萝知道甄氏高兴,也就不说些扫兴话了,只依着甄氏哼哼肚子痛,惹得甄氏心疼哄她,不许她回安华院,让她就一直住在清晖园里。

  头一回葵水,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。

  这两日又落了一场雪,比前些日子的更大了,早上往窗外头一看,白茫茫的。

  腊月二十二,衙门封印,要等出了元宵再开印,这小一个月的休假,让杜怀礼有了更多的时候陪伴父母妻儿。

  转眼到了年三十,天还未黑,外头就鞭炮不断。

  花厅里摆了宴,一家人凑在一块,热热闹闹的。

  甄氏吃了两杯酒,想起了杜云茹,不由感慨:“去年这时候还在我跟前呢,还笑嘻嘻地喂了我两盏酒,这会儿,都是别人家的媳妇了。”

  苗氏听了,眼眶也是一红,看了眼杜云瑛,道:“这也是云瑛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年了,舍不得啊!”

  杜云瑛闻言,端起的酒盏贴在唇边,低垂着眸子,耳根发红。

  她还有半年就要嫁出去了。

  那个陆桓,她是没亲眼瞧过,但杜云萝和杜云诺都说,陆桓身材颀长,模样很是端正。

  她本要多问两句的,杜云萝却是个浑的,她说:“当时那个状况,我们哪里能死死盯着三姐夫打量呀?这不是惹笑话嘛。就匆忙瞧了一眼。三姐姐若要知道鼻子如何眼睛如何,等嫁过去了,你自个儿瞪大眼睛仔细看,准保没人笑话。”

  恼得杜云瑛扬手就要挠了这张嘴,她总算是知道了,为什么以前杜云茹提起杜云萝的脸皮时,就恨不能撕了她。

  廖氏给杜云诺夹了块羊肉,低声道:“云诺再陪母亲和你姨娘两年,咱们再仔细挑挑。”

  这种话,杜云诺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只能闷头吃饭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