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传召

第一百四十七章 传召

  杜云萝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平摊的肚子。

  若是当年能得一儿半女,后头的人生又岂会那般辛苦?

  这么一想,又觉得是她自个儿想岔了,当年她从未对练氏起疑,自然不会对二房防备。

  二房要夺爵,杜云萝若有亲儿,在穆连潇死后,孩子怎么可能平安长大?

  不说儿子,便是个姑娘,练氏都要担心姑娘往后飞黄腾达了,能反过头来替母亲撑腰。

  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为母则刚,她对一个过继来的孩子都费尽了心血,若养的是亲儿,她的脾性断不会是从前那样随练氏揉捏的。

  就好像她的婆母周氏。

  周氏在穆元策死后,真正是把整个侯府抗在了肩上,若不是几年下来身子骨吃不消了,也轮不到练氏指手画脚。

  杜云萝徐徐吐了一口气。

  既然周氏不是自尽的,那么周氏的病呢?

  穆元谋和练氏这两夫妻,果真是疯了的。

  杜云萝独自发了会儿呆,才叫水月请回了东稍间。

  甄氏面色如常,杜云茹的脸却比她刚才出去时更加红了,如点了两团火,烧得厉害。

  杜云萝心情有些沉闷,也打不起精神来笑话杜云茹。

  等杜云茹跟着邵元洲回去了,甄氏千万般舍不得,红着眼眶又叮嘱了几句,直到杜云茹不住点头才放心。

  元月里,正是亲戚间走动的时候。

  杜云瑚虽还没有嫁去沈家,但在京城生活的沈家大郎一家还是依着礼数登门来了。

  沈家记着杜家大房对他们的支持和援助,对杜公甫和夏老太太格外敬重,沈家大奶奶带着姑娘来了莲福苑,说了一堆的喜气话,逗得夏老太太很是高兴,连带着看那六七岁的小丫头都分外喜欢。

  杜云萝不喜欢出门走亲,夏老太太说了她两回,见她还是我行我素的,也就随她去了。

  正月十二,岭东的家书到了。

  夏老太太这一个月里****就盼着这封信,见许嬷嬷拿进来,赶紧催着杜云萝念给她听。

  杜云萝扫了两眼,直接把最要紧的拎了出来:“祖母,大嫂在腊月初九生了个哥儿,母子平安。祖母,您当上曾祖母了!”

  夏老太太欢喜万分。

  屋里的丫鬟婆子们跟着道喜,夏老太太大手一挥,让许嬷嬷捧了一大把银锞子出来,全部打了赏。

  夏老太太拉着杜云萝问:“哥儿取名了没有?”

  杜云萝摇头:“大伯娘在信上说了,现在还是哥儿哥儿的叫着,就等着祖父取名字呢。”

  夏老太太重重颔首:“是该如此是该如此。”

  莲福苑里笑声不断,夏老太太让人去请杜公甫。

  杜公甫匆匆回来,从杜云萝手里接过了信,自己仔仔细细看了两遍,抚掌大笑。

  两位新晋升的曾祖父、曾祖母高高兴兴地商议着孩子的名字,还没说出个结果,前头就有人急急来传话了。

  许嬷嬷出去问了一声,再进来时一脸古怪,福身道:“前头东宫的轿子来了,太子妃殿下来请五姑娘进宫。”

  刚一听东宫两字,杜公甫就扶着拐杖要站起来进屋里更衣,待听了后半句,不由愣在了原地:“什么?太子妃请云萝?”

  杜云萝亦是茫然。

  因为过年,杜公甫好久没进宫了,但小年夜时东宫里也是赐了酒水的,使得外头人人都知道,杜公甫如今是东宫的大红人,但也仅仅是杜公甫而已。

  杜家这半年多来,并没有因着圣上和东宫的亲睐获得更多的利益,杜怀礼兄弟几个依旧在老位子上做事,没见着要升迁,而在岭东的杜怀让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调任回京。

  而现在,大过年的,太子妃突然来请杜云萝了。

  “没有传错话吧?”夏老太太奇道。

  许嬷嬷颔首道:“没有传错,说是怕咱们府里不认得来迎姑娘的姑姑,曹公公也一道来了。”

  曹公公来了,那就错不了了。

  不管太子妃为何会突然起兴,但轿子已经在门口了,杜云萝就没有推拒的道理。

  夏老太太让锦蕊赶紧回去给杜云萝取一身得体的衣服来,自个儿叮嘱杜云萝道:“你头一回进宫,万事机灵些。云萝,太子妃不仅仅是太子妃,她是皇太后的孙媳妇。”

  夏老太太这么一点,杜云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  她低声问夏老太太道:“祖母的意思是,是皇太后想问一些望梅园里的事情?”

  “若娘娘问起,你打算怎么回答?”夏老太太盯着杜云萝的眼睛,反问道。

  杜云萝微怔。

  夏老太太拍了拍杜云萝的手:“想想皇太后与皇太妃,想想皇上、瑞王和诚王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,而后缓缓垂下眼睑,道:“祖母,我知道了。”

  先帝在世时,皇太后就是中宫,后宫多少起起伏伏,她屹立不倒,把自己的儿子推上了皇位。

  面对这样的女人,杜云萝有什么心机可耍的?

  望梅园里的事情,皇太后心中早有决断,问她两句,不过是顺带的。

  唱反调自然不成,顺着大拍马屁也是下策,她要做的就是本本分分说话。

  杜云萝坐着马车到了宫门外,而后换了小轿。

  随行的姑姑并不与她搭话,直到小轿落地,请了杜云萝出来,才低声道:“太子妃殿下在慈宁宫,姑娘随奴来吧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道了谢。

  她不是头一回进宫了,前世时,身为定远侯府的世子妃,逢年过节,她都要进宫给内命妇请安,她也不止一次去过慈宁宫,不远不近瞧过那位严肃的皇太后。

  后宫三千院落,一眼望去,看不到尽头。

  能在这里面生存下来,最终成为胜利者的皇太后,什么样的手段没见过,什么样的招数没用过?

  穆连慧的那些算计,在她眼中,只怕是小巫罢了。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,穆连慧敢谋划,可见她笃定皇太后不会收拾她,既然皇太后不想收拾,杜云萝才不会傻到去告穆连慧的状。

  夏老太太说得对,看看皇上、瑞王和诚王,就知道皇太后喜欢一家人和睦,就算只是表面上的。

  杜云萝作为穆连潇没过门的媳妇,怎么能在皇太后跟前,把自己跟大姑姐不合的状况摊得明明白白呢?

  饶是皇太后心里清楚,这戏也是要唱的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