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问话

第一百四十八章 问话

  杜云萝站在庑廊上,隔着窗,她听见里头有小儿笑声,不知道在玩弄些什么,他的声音活泼可爱。

  领她到慈宁宫的姑姑已经进去通传了,杜云萝静静等在外头,直到那位姑姑又出来请她,她才上前几步,随着她进去。

  正殿里,地火龙烧得极旺。

  杜云萝解下了雪褂子交给那位姑姑,去了去身上寒气,才进去面见皇太后。

  西暖阁里,皇太后端正坐在罗汉床上,下首坐了皇太妃,另一侧则是太子妃,带着半大不小的皇太孙。

  皇太孙手中有一只掐丝铜球,杜云萝快速扫了一眼,看不出上头花样。

  杜云萝跪下行礼。

  皇太后细长的眼睛缓缓从杜云萝身上略过。

  太子妃轻笑出声,与皇太后、皇太妃道:“杜家这位妹妹,声音倒是跟糖里滚了似的,好听极了。”

  皇太后微微颔首,道:“头一回进宫,能有这样的规矩也是不错了。好孩子,起来吧。”

  杜云萝谢恩,这才爬起身来,依言在一旁落座。

  皇太后在仔细打量着杜云萝的模样。

  鹅蛋脸,皮肤幼嫩,柳叶眉弯弯的,一双杏眸低垂,整个人偏小巧,到底是没出阁,还未褪去姑娘家的圆润。

  皇太后偏过头与皇太妃道:“这定远侯府上倒是会挑,这模样,我瞧着都欢喜。”

  皇太妃笑着附和了几句。

  场面说一过,皇太后话锋一转,就是望梅园里的事情了。

  “那个、就是霍家那小子要纳的那个,你从前认得吗?”皇太后问道。

  杜云萝宁了心神,别看皇太后叫不出施莲儿的名字,可施莲儿的底细,保准有人早早就禀到了慈宁宫了,敢在赏梅宴上生是非、甚至牵连了李栾的人,皇太后多少会了解一些。

  杜云萝道:“回皇太后话,那施莲儿,臣女是认得的。施莲儿的兄长施仕人与臣女的兄长是同窗,秋天去书院看望兄长,曾和施莲儿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  皇太后又问:“那依你看,她像是会做出这等事情的人吗?”

  杜云萝抿唇。

  不是像,施莲儿本来就是这种人,只是这等话,她不能当着皇太后的面说。

  只要她说施莲儿行事不妥,皇太后一定会让她说出实例来,而杜云萝是断断不会供出杜云荻的,好不容易没把自家兄长牵扯在里头,她昏了头才会拖自家后腿。

  微微蹙眉,杜云萝斟酌了用词,道:“前回也仅仅是一面之缘,施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臣女了解得极少。那日见她出现在望梅园,臣女还有些奇怪的。”

  “奇怪是奇怪的……”皇太后抬手按了按眉心,半眯着眼看着杜云萝,“乡君也是,做事不够谨慎,出了那等乱子。前几日安冉进宫的时候,哀家看她整个人都有些懵了。”

  正月初一,公候伯府的都要进宫磕头,安冉县主虽是庶女,但她有封号,定然是要来的。

  那日安冉县主与霍子明的对话犹在耳边,以杜云萝对安冉县主的了解,她是断不会再为了这件事体而心神恍惚的。

  若是发懵,定然是为了别的事情。

  只是皇太后这句话……

  谁都知道穆连慧是出了力的,她若帮穆连慧撇清,不是她把皇太后当傻子骗,而是她就是个傻子说胡话给皇太后看笑话了。

  可告状呢,又不可能。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,道:“臣女从小不喜宴会,很少去赴宴,更没有自己设宴过,臣女一个外行人,说不出乡君那日的宴席准备得好还是不好。只是,臣女想,乡君做事有她的想法。”

  话音一落,不仅皇太后多看了杜云萝两眼,连皇太妃都不住打量她。

  太子妃掩唇一笑:“杜家妹妹说话可真有意思。”

  杜云萝不语。

  皇太后与皇太妃这样的精明人,不可能看不穿穆连慧是个会打算盘的人,穆连慧得宠,是因为精明人不喜欢蠢蛋。

  杜云萝不能聪明过头,更不能愚蠢,话说一半刚刚好,这是夏老太太告诉她的。

  “她自个儿的想法,呵……”皇太后淡淡笑了,半晌,道,“哀家还没问过你,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?”

  “看书,练字,替长辈抄些经文,做些女红。”

  皇太后颔首:“是了,你定亲了,也该准备嫁妆了。”

  皇太妃含笑问道:“抄经文?平日里诵经吗?”

  “回皇太后,偶尔陪祖母念会儿经,经文里的大道理,臣女是不懂的,只觉得念诵下来,心平气静的,这才跟着祖母学的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皇太妃没说话,皇太后却笑了起来:“小小年纪,还求个心平气和?往后少念,别念成了一个老婆子了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。

  她是知道的,皇太后与皇太妃诵经,不是因为信佛,而是求个心安,她才十四岁,说自己信佛才要叫人笑话了,况且,她从来也没信过,她诵经只为打发时间,宁心而已。

  说着这些,倒是把望梅园里的事体给揭过去了。

  皇太后不再问了,杜云萝放心不少。

  太子妃笑着与杜云萝说话,她才二十出头,笑起来温婉动人,说的都是些轻松愉快的事体,杜云萝仔细听着,时而回应几句,两人说说笑笑的,倒也愉悦。

  外头传来内侍通传声音,一声“圣上驾到”让杜云萝不由紧张起来。

  从前她见过皇上,那也是隔得远远的,只能看到那明黄色的身影,像这般近距离面圣,她是头一回。

  皇太后领着众人起身,恭迎圣驾。

  圣上进了西暖阁,请了皇太后入座,这才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杜云萝。

  皇太后指着杜云萝道:“这是杜太傅的小孙女,哀家叫进宫来说话的。”

  杜云萝上前,正要行礼,却被圣上拦住了。

  “是不是许给了阿潇的那个?”圣上见皇太后颔首,转头对内侍道,“去叫阿潇进来,他媳妇要磕头,让他一起,赐婚之后还没一道给朕谢恩呢。”

  杜云萝愕然。

  她又不是公卿之女,又没有封号,赐婚之后哪里用得着面圣谢恩?穆连潇肯定是免不了的,接了旨就要来磕头了。

  要一道谢恩,应是等他们完婚之后才进宫来磕头,现在这又算是哪一出?

  而且,内侍去唤穆连潇来,这一来一回的,难道她要傻乎乎地在这儿站着?

  杜云萝正一肚子的疑惑,突然就听见的沉稳的,熟悉的脚步声,她惊讶地循声望去,一眼就瞧见了向她走来的穆连潇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