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烫

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烫

  杜云萝怔怔看着他,有那么一瞬,她忘了自己是在慈宁宫中,是在圣上、皇太后、皇太妃的跟前,她的眼睛里只有突然出现的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一身红色的圆领锦袍,腰间束着白玉带,整个人身形挺拔,英姿飒爽。

  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睛。

  杜云萝突然就想起从前头一回见穆连潇时的样子。

  那是他们的大婚之日,红盖头掀开时,她抬眸看着穆连潇,一身大红喜色就这么映在了她的脑海里。

  清晰得她直到今时今日都记得。

  她的世子,不怎么穿红衣,可每回穿,都这么俊秀。

  杜云萝满脑子都是这些念头,直到穆连潇从她前面经过,她一个激灵回过神来。

  她盯着他出神,竟然叫他笑话了。

  穆连潇恭谨向皇太后、皇太妃与太子妃、皇太孙行礼。

  宫女取了皮垫子来,并排摆在了中央。

  穆连潇走上前,杜云萝亦不敢拖后,与他一道跪下了,郑重给圣上磕头。

  目光触及那明黄色的衣摆,杜云萝想,她首次面圣,是不是要该说些什么?

  恭贺圣上万岁,龙体金安?还是恭贺新年?还是谢圣上赐婚?

  无论哪个,这会儿开口都有些怪。反正穆连潇不说话,她也闭紧嘴巴算了。

  不过,穆连潇这么快就来了,看来他原本就在宫中的。

  视线悄悄往身边瞄了一眼,杜云萝瞥见穆连潇的手,习武之人的手大而有力,骨节分明,与他一比,杜云萝的手可显得小巧多了。

  圣上叫了起,穆连潇站起身来。伸手扶了杜云萝一把。待她站稳后,便放开了。

  这一扶一放,杜云萝诧异之余,又觉得心中暖暖的。

  这番动作落在众人眼中。圣上大笑起来:“朕赐婚的小两口也不少。像这两个一样黏糊的。倒是不多见。”

  皇太后勾着唇角,似笑非笑道:“若是每一对赐婚的小两口,都黏黏糊糊的。我们这些做主的,岂不是顺心又高兴?”

  杜云萝的脸都烧起来了,暗暗嘀咕着,不就是扶了她一把吗?哪里黏糊了?

  可听了皇太后的话,背后却是一凉,把那点儿羞涩都压了回去。

  皇太后这句话分明是意有所指的,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,她一时又摸不透。

  圣上却似不知道皇太后话中有话一般,道:“阿潇,去年端午时的赏赐还欠着吧?说了赏你媳妇的,今日一并赏了。”

  去年端午?

  杜云萝不知道前因后果,抬眸看向穆连潇,穆连潇已经回想起来,恭谨谢恩,耳根子却红透了。

  圣上赐赏,皇太后也赏了些,自有办事的内侍送到杜府。

  圣上心情极好,向皇太后告了罪,要去看望染了风寒的皇后。

  内侍宫女们簇拥着恭送圣上,圣上转头对穆连潇道:“阿潇,今日不用跟朕出去了,把你媳妇送回去吧。”

  一旁的太子妃扑哧笑了。

  从慈宁宫里退出来时,身后依旧跟了几个宫女。

  杜云萝不识路,便不紧不慢地跟着穆连潇走。

  宫女们跟得不远不近,杜云萝往后瞟了一眼,轻轻唤穆连潇:“端午节时的赏赐是什么呀?”

  软糯娇柔的声音近在咫尺,穆连潇脚下一顿,偏过头对上杜云萝如星辰一般的眸子,他猛得就想到那日望梅园里,她也是这般看着他……

  心头微微一烫,穆连潇的视线沿着杜云萝的精致的眉眼,小巧的下颚,最终落到了她捧着手炉的纤细小手上。

  他想同前一次一样牵着她走,可一想到这是宫中,后头还有宫女,他只好按捺住心思,道:“就是去年端午擂鼓,圣上说了要赏。”

  “那为何一直没有赏?”杜云萝追问。

  穆连潇清了清嗓子,尴尬地撇过头,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,待听到杜云萝跟上来了,才又往前走:“说是以后赏给你。”

  “又不是我擂鼓的。”杜云萝弯着眼睛笑了,“都赏我了,那你呢?”

  夹了笑意的声音越发悦耳,如羽毛拂过心尖,让穆连潇都忍不住心神飞扬。

  当时圣上是怎么说的?

  说已经赏给他一个媳妇了,就不赏他,要赏给他媳妇。

  这个答案,穆连潇可说不出口,干脆顾左右而言他:“当时,你不也是在岸上看着?”

  杜云萝诧异,她当日是没有去看的,可……

  可要是说出来,她要怎么跟穆连潇解释,她为何能把他擂鼓的模样神情刻得栩栩如生的,分明两人之前从未见过的。

  没办法解释,杜云萝含糊应了几声。

  两人都有说不出的话,这个话题自然就略过不提了。

  一道出了宫门,杜府的马车就候在外头。

  锦灵见穆连潇随行,意外不已,赶紧福身行礼。

  穆连潇骑马跟着马车走,杜云萝掀开车帘,露出小半张脸看着马上挺拔如松的穆连潇。

  察觉到她的目光,穆连潇笑着控制了马速,就不疾不徐行在车厢边上,只要一垂眸,就能看清她的模样。

  眼瞅着要到上元节了,街上不少铺子前都挂起了花灯,亦有小贩挑着各式各样的花灯沿街贩卖。

  察觉到杜云萝看了两眼花灯,穆连潇轻声问她:“你喜欢看灯?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。

  她在很小的时候上街看过灯的,杜怀礼抱着她,带着她猜灯谜,数花灯,她一面拍手说着这个好看那个漂亮,一面朝跟在后头的杜云荻挤眉弄眼。

  杜云荻是儿子,杜怀礼早就不抱着他走了,杜云萝“小人”得志,仗着是女儿,年纪又小,霸占了父亲的怀抱。

 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。

  长大后,她就没有上街看过灯了,人山人海的,她实在不适应,杜云瑛和杜云诺怎么请,她都躲在屋里不出门。

  “只有小时候看过。”杜云萝笑着答他。

  穆连潇剑眉一挑,只小时候看灯,是因为姑娘家出门不方便吗?

  见杜云萝一副怀念模样,穆连潇心中一动,微微侧弯下腰,与杜云萝四目相对,笑了:“云萝,以后我带你看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来,告诉我,甜不甜!暖不暖!腻不腻!

  别问我章节名是怎么一回事,这章的名字叫暖暖暖甜甜甜世子撩妹啦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