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五十章 承诺

第一百五十章 承诺

  <=""></>  “以后我带你看。”

  少年清朗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了。

  杜云萝撩着车帘的手颤了颤,车帘摇晃着要落下来,她本能地拿指尖勾出,直直望着穆连潇。

  她对上的是一双沉沉湛湛的深邃眸子,那双眸子清辉浮光,霎时照亮了她的世界。

  他说,以后带她看。

  那个以后,便是成亲之后吧。

  在她完全不设防的时候,他亲口给出的承诺。

  今生,穆连潇给她的第一个承诺。

  杜云萝想,在灯火阑珊时,若穆连潇向她伸出手,她一定会飞扑过去,不顾一切地。

  穆连潇笑盈盈说完,却发现杜云萝呆住了。

  她似乎很容易怔住,刚刚在慈宁宫里,也傻兮兮地盯着他出神,连一旁的太子妃抿唇偷笑都不知道。

  可就是这样的杜云萝,让他觉得真实又可爱,想要跟她再多说一说话。

  穆连潇控制着缰绳,又往车厢边靠近了些,几乎是凑到了杜云萝的面前,低声唤她:“云萝?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望着咫尺间的俊颜,她抑制不住加速的心跳,鼻尖一酸,前尘往事席卷而来,片刻之间,眼中泛起水雾。

  水光凝在眼底,杏眸猝然有了一丝笑意,而后越来越深,爬上唇角,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。

  杜云萝点头,道:“你答应我了<="l">。不许食言。”

  声音喑哑却不失绵软,仿若迷路的稚子寻到了引她归家的人,再也舍不得放不开手一般。

  气息呼在面上。一扫冬日严寒,让穆连潇整张脸都烫了起来,他想赶紧直起腰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可对着晶莹带水的细密睫毛,心中不舍涌动。

  “不食言。”

  话音一落,他见到杜云萝笑意更深,如春花般灿烂。

  穆连潇笑着直起腰来。丝毫不掩饰嘴角笑容。

  杜云萝靠在车厢窗子边,微微仰头看他。高头大马上的穆连潇让她有一种意气风发之感,她眼眸一转,问道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对我好?”

  话一出口,她就想起来了。从前她也这么问过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的答案,她还记在心中,他说,我有什么理由要对你不好?

  杜云萝当时在与穆连潇闹脾气,抓着这句话不放,说他只是疼媳妇,无论他娶了谁都是一样的,并非对她好。

  她闹了多久,穆连潇就耐心哄了多久。他一直都宠着她惯着她,由着她耍性子,连无理取闹瞎折腾在他眼中都是女人的小性子。

  成亲五年。杜云萝的一切脾气,都不能成为他疏离她的理由。

  在穆连潇心中,对她好,是天经地义的。

  果不其然,杜云萝还陷在回忆之中,穆连潇已经给出了一模一样的答案。

  他说得笃定。不带一丝一毫的彷徨和犹豫。

  杜云萝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,轻咬下唇望着穆连潇。四目相对,竟是厚脸皮的她熬不住,手忙脚乱地放下了帘子,不再去看他。

  那一瞬间,她觉得,若不是她躲得快,下一秒穆连潇一定会亲上来,跟从前的无数次一样。

  心跳快得停不下来,直到车轱辘滚动的声音清晰传入脑海,杜云萝才意识到是她想多了。

  先不说一个在车内,一个在车外,他们两个还没成亲呢,穆连潇才不会亲她……

  呜。

  应该不会……

  要是真的胆大妄为,看甄氏下回还说不说穆连潇是个明白人呢。

  杜云萝支着腮帮子犹自想着。

  锦灵整个脑袋都要埋到膝盖里去了,她就坐在车里,自家姑娘和世子说的话又怎么会听不到?

  那两人自顾自说话,她却在一旁尴尬地恨不能自动消失了。

  杜云萝嗔了锦灵一眼,她眼角都染了红霞,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。

  锦灵躲了一阵,到底忍不住,双手掩唇肩膀抖动,笑得停都停不下来。

  杜云萝在她身上轻轻捶了下:“不许去告状<="l">!一个字儿都不许说出去。”

  锦灵笑得越发欢了,还不忘猛点头:“不说,奴婢肯定不说。”

  车厢外,穆连潇看着那微微晃动的车帘,想到它落下前他看到的精致脸庞,比那****握住她的手时烧得还厉害。

  杜云萝的手掌小小的,十指纤长,柔弱无骨,握在掌中,舒服得让他根本舍不得放开。

  就好像她的人,只需瞧一眼,就根本放不下忘不掉,连梦里都是她的笑容。

  他喜欢她的笑容,喜欢她对着他笑,就好像喜欢她这个人一样。

  要真说有什么不好,那就是太小了些,离及笄都还有一年。

  两人各怀心思。

  直到听见穆连潇说到了,杜云萝这才掀开了车帘。

  已经到了杜府外头,两人说话自不能如刚才街上一般接近。

  杜云萝笑着道了谢,她脸颊已经不烫了,只是手心还有一层薄汗,抬眸望着穆连潇。

  她知道的,穆连潇的耳根是最容易红的,此时望去,见他果真还有些发红,杜云萝不由欢喜,起码,不是她一个人心神不定,穆连潇也跟她一样。

  杜云萝笑着道了谢。

  牵着马儿站在胡同里的高树下,穆连潇看着马车从角门里进去,守门的小厮朝他行礼,而后缓缓关上了门。

  穆连潇翻身上马,一阵风吹过,背后发凉,他这才发现,刚刚他连后背都出了一层汗。

  原来,两个人靠得那般近,是这般的温暖。

  另一厢,杜云萝在二门上下了马车。

  叫北风一吹,整个人倒是静下来了,杜云萝知道夏老太太定然是在等着她,便带着锦灵径直往莲福苑去。

  一迈进去,正巧兰芝撩开门帘出来,见杜云萝回来了,转身便进去通传。

  杜云萝沿着庑廊走到正房外头,顿了脚步转头看着锦灵。

  锦灵机灵人,抬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姑娘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说着什么都不知道的人,才是知道得最多的。

  杜云萝娇娇捶了她两下,这才撩开帘子进屋去。

  杜公甫不在,夏老太太招手让她在身边坐下,道:“可还顺利?”

  “我去了慈宁宫,见了皇太后、皇太妃和太子妃、皇太孙,然后皇上也没来,赏了不少东西。”杜云萝说完,想到门房上的人都看到穆连潇了,便直接说了,“世子也在,皇上让他送我回来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哼哼,常年把狗粮当饭吃的96说,撒糖怎么会只撒一章!一撒糖就写不快,明明我虐的时候时速爆表!脑袋已经被糖封住了,我去吃点狗粮冷静冷静!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