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谢恩

第一百五十一章 谢恩

  “世子送你回来的?”夏老太太闻言,仔细打量起了杜云萝,见她面色如常,没有半点儿心虚模样,不由暗暗怪自己多心。

  当真是老太婆了,什么事儿都要拐弯抹角地想三想。

  那是在宫里,那么多内侍宫女跟前,能有什么破了天的事体?

  一路上回来,一个坐车一个骑马,顶多说上几句话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这么一想,夏老太太放下心来,问杜云萝道:“世子怎么也在宫中?是凑巧还是……”

  话只说了一半,杜云萝却听得明白,道:“世子是跟在圣上身边的,他到慈宁宫后,皇太后没有问他望梅园里的事情,许是没打算问,又许是前几日就已经问过了。”

  “既如此,静观其变便好。”夏老太太颔首。

  从莲福苑里出来,杜云萝先去了清晖园。

  甄氏拉着她细细问了一番,晓得这一趟一切平顺,这才放心:“囡囡头一回进宫,娘总怕你不懂规矩,犯了贵人们的忌讳。”

  母女两人正说着话,宫里的赏赐就送到了。

  一对玉如意,一套点翠掐金丝的头面,并绫罗绸缎,数量不少。

  甄氏瞠目结舌:“怎么赏了这么多?”

  “去年端午世子擂鼓,圣上说了要赏给我的。”杜云萝低声答了,挑了几匹料子,让人给杜云瑛和杜云诺送去。

  甄氏轻笑出声,点了点杜云萝的额头,一面起身往外走,一面道:“囡囡你自个儿说的,你可不是糊涂人哦。”

  杜云萝怔在原地,后脖颈一下子烧了起来。

  抿着唇暗暗想,她的确不糊涂,糊涂的那个,分明是穆连潇。

  转眼便是上元。

  杜云瑛备嫁,这等日子就不出去凑热闹了。

  杜云诺来请杜云萝,说了番好话,见她还是没有半点儿松口,不由也放弃了。

  反正,杜云萝这性子,杜云诺是最晓得的,往年她联合着杜云瑛一道都没成功过,今年她孤军奋战,败退了也是寻常。

  杜云萝仰头望着天上圆月,她并不是排斥去看灯,只不过,既然穆连潇许诺了她,她就等到他能带她去看灯的时候。

  正月十六,衙门开印。

  杜云荻也收拾了行囊,启程往历山书院去。

  杜府中的年味渐渐散去,日子趋于平静。

  而宫中也下了旨,安冉县主和霍子明的婚事开始按部就班地进行了。

  只看这桩婚事,不少人都觉得安冉县主是彻底失去了老公爷的喜爱了,若不然,怎么会配给霍子明?

  且不说霍子明是庶子,恩荣伯府的根基也远非其他勋贵人家可比,这亲事,就像是打发一般,较之从前安冉县主在景国公府中的地位,这根本就是天差地别。

  却没有想到,慈宁宫的皇太后大手一挥,给了安冉县主厚赏。

  一抬抬的赏赐抬进了景国公府,看得人目不暇接。

  杜云萝坐在马车上,戴着帷帽透过车帘静静看着,她清楚,这些金银玉器,与其说是赏赐,不如说是安抚和威慑。

  事情牵扯了瑞王世子李栾,为了他的名声,安冉县主只能吃哑巴亏,皇太后这一抬抬的东西摆到她跟前,就是为了堵她的嘴。

  定亲的同时,霍子明还要添一房小妾,若没有些安抚,安冉县主实在没脸。

  同时,皇太后也在以此暗示她对穆连慧的不满。

  皇太妃这些时日亦没有传召过穆连慧,反倒是杜云萝这儿,又一次被唤进了宫里去。

  这些平面上波涛不显,实则你来我往,皇太妃从来都唯皇太后马首是瞻,既然皇太后要冷一冷穆连慧,她便顺着皇太后的意思来做事。

  偏偏,杜云萝和安冉县主就成了棋子,在棋盘上叫人指挥着往东往西。

  杜云萝心里清楚,但皇太后的意思,她难道还能驳了不成?

  就当是替杜云荻消灾解难后的一点报酬吧。

  马车停在了宫门外,依旧是前回见过的茗姑姑迎杜云萝去了慈宁宫。

  皇太后宫中有客人,杜云萝站在庑廊上候着。

  天井里有一株榕树,树龄颇大,两人环抱都抱不住,寒冬里枝叶不密,若是酷暑时,树下想来也很凉爽。

  杜云萝望着榕树出神,远远的,就见一窈窕身影莲步而来,等走得近了,她才看清,来人是安冉县主。

  两人打了个照面,彼此都有些意外。

  安冉县主面上闪过一丝尴尬,却又很快调整过来,冲杜云萝点了点头。

  杜云萝上前见了礼:“县主是进宫谢恩的?”

  安冉县主凤眼一挑,眼中淡淡自嘲:“是啊,谢恩的。”

  杜云萝往正殿方向瞥了一眼,道:“你我半斤八两。”

  “那个施莲儿后日就抬进恩荣伯府了,往后落在我手里,呵……”安冉县主睨了杜云萝一眼,突然凑近了些,在她耳边轻轻道,“我已经很久没和人动手了,我帮你们姐妹骗了穆连慧,却要吃这等亏,换作从前,我已经扬手一巴掌打在你脸上了。可惜,以后我只能收拾收拾施莲儿了。”

  话说得凶狠,杜云萝却从中听出了无奈和悲凉,不由道:“我以为,县主会更愿意打乡君一巴掌,毕竟冤有头债有主。话说回来,那日要不是四姐姐拉住了你又拉住了我,我若没有事先见过世子,县主只怕也没以后去收拾施莲儿了。”

  安冉县主大笑:“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想恶心恶心你?”

  杜云萝不为所动,直直盯着安冉县主的眼睛,平静道:“你也说了,你已经很久没跟人动手了,你没有动手的底气,也没有恶心我的底气了。”

  安冉县主偏过头,哼道:“看似互助互利,实则我吃亏了,你么……”

  见安冉县主上下打量她,杜云萝勾起唇角,弯着眼道:“我难道没吃亏?赏赐与恩宠的背后是什么,县主不是最清楚吗?”

  这话就像一把刀子,狠狠扎进了安冉县主的胸口。

  她这些年的风光,她这些年的平顺,看似得了景国公的无限宠爱,可直到最后,不过是竹篮打水。

  此刻,那一抬抬送进景国公府的赏赐,也是同样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