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慎重

第一百五十五章 慎重

  杜云萝不敢与公主互称姐妹,虽然目标一致,但她们之间的关系远没有那般好。

  在杜云萝的印象里,皇太后是一个严肃且固执的人,她一旦确定的事情,很难轻易改变,云华公主所谓的试一试,并非没有风险。

  而在这场博弈之中,杜云萝会成为云华公主的一根长矛。

  这可比皇太后让她做的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棋子危险多了。

  万一不谨慎,偷鸡不成蚀把米,云华公主是天之骄女,承担后果的就成了杜云萝了。

  好似霍子明一样,做了一个倒霉蛋。

  霍子明是有苦说不出,杜云萝若是真的和云华公主同仇敌忾了,那就是罪有应得。

  不管云华公主嘴上说得多简单好听,没有完全把握,杜云萝还是要慎重再慎重的。

  重来一次,她扭转了许多,绝不会愿意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。

  穆连慧能嫁给李栾是再好不过,要是不能,杜云萝情愿想别的法子,也不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她可损不起。

  云华公主带着宫人往正殿去了,杜云萝收敛了心神,回到书桌前,又抄些了一卷。

  直到天边叫晚霞染红,杜云萝才捧着干了的经文去了正殿。

  云华公主已经走了。

  皇太后和皇太妃中间,依旧摆着棋盘,黑白交错。

  茗姑姑把经文呈给了皇太妃。

  皇太妃仔细翻看,笑着道:“姑娘家家的,这手字倒是不错。”

  皇太后亦看了一眼,颔首道:“跟着你祖父练的吧?虽没有学到十成十,皮毛是有了的。”

  杜公甫的一手字很是漂亮,大气磅礴,苍劲有力,圣上当初就是喜欢杜公甫的字,才会让他做了太子太傅,太子是要掌皇位的人,字体又怎么能小气吧啦的呢。

  杜云萝垂眸,恭谨回道:“臣女临过祖父的字帖,只是天资有限,学不到精髓。”

  “你是姑娘家,这样便很好了。”皇太妃笑得很温和,眉角皱纹舒展,“华严经卷数不少,你多费些心思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。

  出宫时,她随着茗姑姑走了一路。

  霞光之下,琉璃瓦格外耀眼,层层宫殿院落,勾勒了这禁宫的幽深,心情没来由地沉重起来。

  之后的十多天,杜云萝一直在闭门抄写经文。

  华严经卷数不少,若不多费些工夫,只怕是赶不上观音大士圣诞。

  抄经讲究心诚,杜云萝虽不信佛,但这是皇太妃看重的东西,由不得她随意糊弄打发,一笔一划都要亲力亲为,不能假以他人之手。

  甄氏心疼她连日写到夜深,可为皇太妃抄经是天大的恩赐和福气,她便让水月多备了些点心汤水。

  直到全部抄写完成,杜云萝才又进宫去。

  皇太后与皇太妃都很是满意,交由茗姑姑去装帧成册。

  云华公主坐在皇太后身边,她弯着腰,笑盈盈逗弄着趴在南妍县主腿上的猫儿。

  那是只雪白的波斯猫,眼睛碧蓝如海,叫声纤细,脖子上系着一只金铃铛,随着云华公主的动作叮当作响。

  一面逗猫,云华公主一面道:“皇祖母,这一回敬香,您也一道去吧?”

  皇太后睨了云华公主一眼,道:“你这哪里是希望哀家去,不过是你想去而已。”

  云华公主也不否认,放开了猫儿,挽着皇太后的手臂,道:“皇祖母,我好久没有出宫了,您就当是满足满足我呗。”

  “拿开你的脏手。”皇太后在云华公主的手上轻轻一拍,略一思量,道,“也罢,哀家也该出去走走了,就去国宁寺吧。”

  国宁寺亦在婆驼山上,是皇家敕造的寺庙,供奉了历代皇亲国戚的灵位,别说是寻常百姓,就连官宦人家,若没有宫中旨意,也不得接近国宁寺。

  若皇太后与皇太妃驾临国宁寺,婆驼山必然封路,亏得敕造国宁寺时另修了一条山道,到时候也不至于影响了百姓进山祈福。

  听见皇太后应允了,云华公主灿然一笑,又弯腰在猫儿肚子里挠了一挠,握着猫儿的一只前爪,拿爪子指了指杜云萝:“云萝也去吧。”

  杜云萝抬眸看向云华公主,只觉得她的笑容意有所指,让她不禁手心一凉。

  这话说的是杜云萝,可她并没有半点决定权,去也好,不去也罢,只能听皇太后安排。

  杜云萝沉默着看着小猫儿,视线上移,正好对上南妍县主的目光。

  四目相对,南妍县主微微一怔,复又笑了,笑得极浅极淡,却远比云华公主的灿烂笑容让人安心。

  皇太后的长长的指套在几子上点了点,道:“那就一道去吧,如此心诚的孩子,菩萨也会喜欢的。”

  云华公主笑弯了眼。

  杜云萝起身应下。

  从慈宁宫退出来,杜云萝在庑廊上站了会儿,正要出宫去,听见一声猫叫,她回头一看,云华公主与南妍县主两人一道出来了。

  猫儿抱在南妍县主的怀中,很是乖巧,喵喵叫了两声,就不闹了。

  云华公主摸了摸它的脑袋,几步走到杜云萝身边,笑着道:“云萝还没有去过国宁寺吧?我在小时候去过一回,四大天王像很是凶狠,我当时看了一眼就吓哭了呢。”

  杜云萝亦勾了唇角:“公主这么一说,我真的很想瞧一瞧呢。”

  “皇祖母出宫,仪仗非比寻常,我想,随行之人一定不少。”云华公主说到这儿顿了顿,扫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南妍县主,她附耳与杜云萝道,“嘉柔肯定是要去的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果然如此。

  南妍县主含笑过来,道:“公主与杜姑娘说什么呀?”

  云华公主凤眼一转,笑容张扬又得意:“我跟她说,出宫那日仪仗非比寻常,随行之人不少,她的未婚夫定然在其中。”

  “未婚夫?是说定远侯世子吧?”南妍县主说完,见杜云萝脸颊微红,脑海中闪过前一回望见的情形,道,“对了,前回世子与姑娘穿过御花园时,我远远瞧见了呢。”

  杜云萝惊讶,那时她头一回入宫的时候吧?

  当时她的心思全在穆连潇身上,根本没有留意到远处的南妍县主。

  南妍县主白玉一般的手指挠着猫儿的脖子,莞尔道:“只一眼我就瞧出来了,姑娘和世子的感情很好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