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安排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安排

  杜云萝垂着眼帘,只唇角带了一丝浅笑,看起来娇涩之余不失稳重端庄,心里却是一个劲儿地回忆。

  那日御花园里,她就跟着穆连潇走,两人虽离得不远可也靠得不近,说了几句话,并无过分姿态动作,南妍县主就远远瞧了一眼,怎么就看出来他们感情不错的?

  莫非她和穆连潇在一块时,就算简单的三言两句,就给人一种甜腻腻的感觉了?

  这也……

  这也太夸张了吧?

  真落到甄氏眼睛里,只怕是恨不能拿指头戳红了她的额头。

  杜云萝暗暗想着。

  这些心思,南妍县主与云华公主自不会知道。

  云华公主又与杜云萝随意说了两句话,便唤了南妍县主,一并回寝宫去了。

  杜云萝目送两人走远,这才沿着来路出宫。

  回到杜府,夏老太太听闻杜云萝要跟着皇太后与皇太妃去国宁寺上香,不由有些惊讶。

  叫苗氏与廖氏宽解了几句,亦觉得这是好事,叮嘱了一番之后,便让杜云萝早些回去歇息。

  杜云萝回了安华院,蹬了鞋子躺在榻子上,半阖着眼睛想接下去的事体。

  皇太后也好、云华公主也罢,国宁寺这一趟,是她前生不曾经历过的,是非曲折未卜,除了见招拆招,也没有别的法子的。

  到时候若能紧紧跟在皇太后或是皇太妃身边。倒也不失为一个法子。

  虽不能照云华公主的安排行事,好歹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不知那日随行的会有哪些人……

  云华公主说,穆连慧会去。穆连潇也会去……

  世子他……

  杜云萝直直从榻子上坐了起来,这些日子她********都扑在了华严经上,差点把要紧事体忘了。

  过几日是穆连潇的生辰,杜府备礼是长辈的事体,她也想送他礼物。

  既然穆连潇会去国宁寺,她便亲手交给他。

  按计划,皇太后会在二月十八日上山。当夜歇在国宁寺,天亮前开始祈福诵经。这么一来,时间就越发紧了。

  做个香囊是赶不上了,打个络子倒不占多少工夫。

  隔日,宫里便定下了随行的名单。

  太子妃、云华公主、瑞世子李栾、诚世子李豫、南妍县主、穆连慧、穆连潇、杜云萝。并五六位常常进宫陪皇太后说话的信佛的公侯伯府的夫人们。

  转眼便是二月十八,早早的,杜云萝便入宫了。

  慈宁宫里,笑声不断。

  杜云萝撩了帘子进去,请安后,望着坐在皇太后下首的几位夫人。

  穆连慧走到杜云萝身边,她今日穿着琵琶襟小袄,配了条湖水绿缂丝柳叶裙,外面又罩了件浅杏的折枝海棠褙子。抬起手时,露出一小截白皙皓腕和一只水头极好的玉镯子,与她那只掐丝白玉的莲花形领扣相映成趣。

  “这是睿王妃。这是镇国公夫人……”穆连慧声音不轻不重,不疾不徐地替杜云萝介绍。

  杜云萝一一行礼。

  睿王妃就是惠郡主的嫡母,惠郡主的姨娘与后宫中一位得宠的嫔妃沾亲带故的,以至惠郡主在京城贵女之中地位颇高,可在睿王妃这儿,她并不受喜。

  睿王妃与皇太后关系亲切。往日递折子进宫来,从来不会带着惠郡主。皇太后让睿王妃同行国宁寺,自然也就略过了惠郡主。

  杜云萝是认为惠郡主不来最好,那也是个浑身带刺一言不合就惹事的主儿,同行的姑娘们之中,杜云萝如今身份最低,柿子挑软的捏,也许惠郡主脾气上来了就朝她开火了,那真是平白添是非。

  而镇国公夫人,正是前世云华公主的驸马的祖母,老人瞧着比皇太后的年纪还长一些,精神虽不错,脸上却已经满是岁月的痕迹了。

  “这俩姑嫂,倒是和睦。”镇国公夫人评说了一句。

  慈宁宫冷落了穆连慧一阵,但其中原因,外头并不清楚,而这些日子杜云萝往宫中多走了几趟,落在别人眼中,也是定远侯府的圣宠,再说,这回去国宁寺,不是谁也没落下嘛。

  皇太后拨弄着手中的紫檀佛珠,道:“前些日子皇上还说,这门亲事许得好,哀家瞧着也是,我们都是这把年纪了,还能盼着什么,就盼着晚辈们一个个娶妻生子,夫妻和睦,妯娌姑嫂亲切,太太平平过过日子,最怕的就是赐错了婚,平白绑出来两个怨气冲天的,没沾了福气,反倒是添了罪过。”

  皇太后如此说,镇国公夫人和睿王妃自然是跟着附和。

  云华公主睨了穆连慧一眼,似笑非笑。

  穆连慧却似浑然不觉皇太后的话中有话,目光落在杜云萝的手腕上,待看清那是皇太妃常年戴在手上的佛珠时,她的眸子倏然一紧,很快便又平静下来。

  等其他几位夫人都到了,皇太后看了眼时辰,便启程了。

  皇后亲自送皇太后与皇太妃上车,又拉着云华公主叮咛一番。

  杜云萝本是与穆连慧一辆马车的,刚要踩着脚踏上车,就听云华公主唤她。

  “云萝,你与我说说话。”

  杜云萝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云华公主。

  穆连慧撩开绡纱帘窗,笑盈盈道:“既是公主唤你,你就去嘛。”

  云华公主对南妍县主道:“南妍,你和嘉柔一道吧。”

  这样的安排,使得茗姑姑的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
  穆连慧与南妍县主,这两人一前一后是皇太后心中瑞王世子妃的人选,虽说没有彻底点透,这两人心中应该都彼此知道,让她们凑到一处去……

  虽不知穆连慧会如何,但南妍县主的性子一向稳当,茗姑姑这才稍稍按捺住心中忐忑,悄悄吩咐了要上车伺候的宫女千万留心些。

  南妍县主含笑应了,扶着宫女的手登车。

  杜云萝便也上了云华公主的车架。

  公主出行坐的马车,自与寻常勋贵人家不同,更宽敞更舒适,亦更精美。

  车上备了茶水点心,伺候的宫女有些面熟,杜云萝记得,前回在偏殿见公主时,这个宫女就候在外头,大抵是公主身边颇受信赖之人。

  马车徐徐驶出皇宫。

  云华公主咬了一口百合糕,斜斜靠着引枕倚在车厢上,道:“云萝,你是不是在想,我为何要让嘉柔与南妍一道?”

  杜云萝闻声,抬眸看着云华公主,见公主眼底隐隐带着几分期盼,她便顺着点头:“是啊。”

  “我忘了告诉你了,”云华公主把咬了一半的百合糕递给了宫女,又接过杏仁露润了润嗓子,“年节里,嘉柔进宫磕头的时候,我见过嘉柔和南妍两个人避开了宫女内侍在说话,我不知道她们说了些什么,但她们既然想说,这回就让她们说个够吧。”

  杜云萝沉吟。

  年节里?

  那不就是她头一回进宫的前几日?

  穆连慧和南妍两个人凑在一块,能说些什么呢?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第三更,大家明天见。为毛不四更呢,因为后续又是大情节,我又卡了,为了不注水,我慢慢来,但是呢,再慢,三更还是有哒。以及,不来书友群走一圈吗?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