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抵达

第一百五十七章 抵达

  透过碧色的绡纱帘窗,街景都带了些朦胧色彩。

  马车居中,左右各有仪仗护卫。

  杜云萝静静看着窗外,突然想起那日里穆连潇隔着车窗与她说话的模样,心跳不由快了一拍。

  此刻,穆连潇定然是在这仪仗的某一处吧,依旧骑着高头大马,英姿飒爽。

  出了城门,上了官道,杜云萝听着车轱辘的声音,却不觉得马车晃动厉害,即便看得出公主的车架不同,可直到此刻,才真切感受到了。

  去往国宁寺的山道是另修的,饶是如此,马车也只能到半山腰,再往上,只能换了轿子。

  杜云萝踩着脚踏下车,前后看了两眼,正巧瞧见南妍县主扶着宫女的手下来,一张小脸惨白,整个人晃晃悠悠的。

  轿子一直到了山门处。

  主持大师领着一众佛门弟子候着。

  此时正巧到了整点,钟鼓声从寺院里头传来,在耳边回响不断。

  皇家寺院的厢房远比杜云萝去过的寺院宽敞,虽不失佛家清净简洁,但用料做工上足见工夫。

  杜云萝一人住了一间,是这条庑廊下最靠南的屋子,往北数去,是穆连慧、南妍县主和云华公主,几位夫人的住所离她们不远,皇太后与皇太妃的房间在更北边。

  小宫女伺候杜云萝净面梳洗,刚匀了些香膏抹脸,云华公主那儿就有人来请了。

  杜云萝没有耽搁。捧着手炉沿着庑廊过去。

  穆连慧的房门半关着,里头传来宫女说笑声,南妍县主的房门紧闭。再往前,云华公主的房门外,宫女笑着迎了杜云萝进去。

  云华公主轻松自在地坐着,手中茶盏热气袅袅,墙角佛龛点了檀香,比杜云萝平日里闻的清淡许多。

  “坐下尝尝这老君眉,是拿国宁寺后山上的溪水泡的。滋味真不错,难怪皇太妃在普陀喝了三年山泉。回京后就用不惯京里的水了,论味道,山泉、溪水、雪水,各有千秋呢。”云华公主笑着道。

  杜云萝依言坐下。接过宫女手中的茶盏,浅浅抿了一口,果然是清香非凡,回味甘甜。

  云华公主请杜云萝过来,自然不会是为了叫她品茶,只是公主不提,杜云萝也不追问,之前一路来,自那句话后。两人在车上也没什么交谈。

  略等了片刻,就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宫女进来,垂着眸子在云华公主跟前跪下。

  云华公主睨了她一眼。道:“南妍和嘉柔都说了些什么?”

  杜云萝心中一动,瞟了那宫女一眼,正是半山腰上扶着南妍县主下车的宫女,看来,她一直在那辆马车上伺候。

  宫女姿态恭谨,道:“回公主。县主与乡君没有说什么。县主怕晕车,一登车就含了口陈皮梅。歪着躺了,还未出京城门,已经难受得不得了了,强撑着才挨到了半山腰。乡君看县主脸白成那样,不敢说话吵着县主。”

  云华公主闻言,怔了良久才回过神来,若有所思道:“是我疏忽了,若是我的车架,她大抵还能坐稳了,别的马车没吐得昏天暗地已经不错了。她现在人呢?”

  “县主在屋里歇着,奴婢想,睡上一小会儿应该就缓过来了。”

  “你回去伺候吧,等她醒了就来禀一声,我再去瞧瞧她。”云华公主吩咐完,便挥着手让那宫女退出去了。

 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
  云华公主支着腮帮子,徐徐吐了一口气:“亏她爹爹还是骁勇善战的大将军呢,南妍从小到大,连坐马车都不适应。就为此,我的车架是一再地垫稳垫严实了,冬日里还好,那厚垫子不觉得热,一到夏天,我就算有机会出门都不乐意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惊讶,她坐了公主的车架,自然知道这车极其稳当,原还以为是公主出行的缘由,原来这都是为了不会坐车的南妍县主特特设计的。

  “在半山腰换轿子时,我瞧见县主脸色极差,连站都站不太稳,以她的状况,这一路定然是没有和乡君说过些什么的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云华公主低低哼了一声:“枉费我给她们寻工夫说话。”

  出了这样的偏差,云华公主的情绪不高,杜云萝便退了出来。

  南妍县主的房门依旧紧闭,杜云萝从穆连慧的房间外头过时,正好遇见撩开帘子出来的穆连慧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慧笑着唤她,“我要去大殿里拜一拜,你去不去?”

  声音清脆,语调温婉,笑容真切,落在杜云萝眼中,穆连慧这一番动作都是恰到好处的善意和亲近,仿若望梅园里心照不宣的算计都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  杜云萝抬手把鬓发别到耳后,亦是笑了:“皇太后与皇太妃在休息,我们直接去大殿不妥当吧?”

  “上个香拜一拜而已。”穆连慧说完,顿了顿,往北边指了指,“你从公主那儿过来?”

  杜云萝点头:“是啊。”

  “公主与你说了些什么?”穆连慧道。

  杜云萝抿唇浅笑:“公主在宫中长大,几乎没有出过宫门,她以为我这个宫外人对外头很熟悉,知道什么好吃什么好玩哪儿热闹,就要我沿路来指给她看,可我偏偏也是个待在府中极少出门的,两眼一抹黑也答不出什么来。”

  穆连慧掩唇直笑,道:“公主真是的,这些东西,我们姑娘家能答出来多少?”

  两人不咸不淡说了会儿话,穆连慧便要往大殿去了。

  杜云萝转身要回房,才刚推开门,就听身后穆连慧又唤她。

  “乡君?”杜云萝不解。

  穆连慧走到她身边,低声道:“我刚忘了与你说了,过两日阿潇生辰,你知道的吧?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“备了礼物吗?”穆连慧问完,见杜云萝疑惑地看着她,她清了清嗓子,附耳过去道,“若备了,下回换个别的由头给他吧。阿潇不喜欢过生辰的,他会想起大伯父的,他们父子感情极好。”

  杜云萝蹙眉,垂下眼帘:“谢谢乡君提醒,我记得了。”

  穆连慧说完便走了,杜云萝回了房间,从随身的包袱里取出了准备好的络子,拿在手上来回翻看。

  前回诓她说穆连潇喜欢饮茶,这回又拿生辰来诓她,莫非在穆连慧眼中,她如此好忽悠?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第一更。月底最后一天了,手上有月票还没投的书友们,注意不要过期哦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