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掌心

第一百五十八章 掌心

  指腹拂过络子的流苏,杜云萝叹了一口气,她可不就是个好忽悠的吗?

  若不然,前生怎么会叫二房的人整整骗了大半辈子?

  好在还有这么个机会让她做一回明白人,再不用叫穆连慧三言两语就骗了去。%∷八%∷八%∷读%∷书,.≮.※o

  傍晚时,南妍县主总算缓了过来,跟着云华公主打起精神去皇太后与皇太妃跟前问安。

  云华公主使人来唤了杜云萝。

  皇太后毕竟到了年纪,坐了一上午的马车,饶是歇了会儿,面上也难掩疲惫,她拉着云华公主道:“都是你这丫头多事,皇祖母的骨头都要散架了。”

  云华公主抿唇,接过茗姑姑手中的美人捶,替皇太后轻轻敲打。

  皇太后眯着眼睛享受了会儿,这才叹息道:“也亏得你拖着哀家出来,否则再过两年,哀家是真的有心无力了。”

  云华公主笑着道:“皇祖母又说笑话了,这宫里哪个不知道皇祖母最疼爱太孙了,您还未等到太孙娶妻生子,怎么会肯服老呀。”

  难得的,严肃的皇太后亦大笑起来:“到底是姑娘家,一点儿都不懂,到了哀家这个年纪,不肯服老也不行了呀。”

  杜云萝看在眼中,心里多少有些难过。

  皇太后说得极对,不到暮年,谁能知道暮年的心境?

  厉害果敢如皇太后,一样要服老的。

  杜云萝记得很清楚。皇太后离宾天,也不过只有八年而已。

  没有见到穆连慧,皇太妃便问了一句。

  杜云萝答道:“乡君似乎是去大殿那儿了。”

  皇太妃了然。颔首道:“罢了,她就喜欢待在大殿里,一站就是几个时辰。”

  “去大殿好呀,”皇太后接了话过去,“在菩萨跟前,若能悟出些什么来,也是造化。”

  云华公主被皇太后留下。南妍县主与杜云萝一前一后出来,此次跟随出宫的宫女们不少。便是这清净的佛寺厢房附近,都不会显得空荡荡的,时不时都能瞧见一两个宫女经过。

  南妍县主侧过身,笑着道:“我想去大殿那儿转转。杜姑娘去吗?”

  杜云萝本想拒绝,可想起袖中的络子,她还是点了点头,若一直在厢房附近打转,她是寻不到机会把东西给穆连潇的。

  而且,在杜云萝心中总有一个感觉,与南妍县主同行,远比和云华公主和穆连慧打交道来得安全。

  两人一块往前头大殿去。

  国宁寺占地广,中轴线上。从南至北为山门、二山门、放生池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观音殿、法堂与藏经阁,东西两侧另有罗汉堂、佛塔、钟楼等建筑。

  从厢房过去,经过舍利殿的时候。杜云萝没有遇见穆连慧。

  南妍县主脚下不停,往前走到大雄宝殿前,才抬头望着高祖皇帝御赐的横匾。

  杜云萝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两眼,高祖皇帝的字龙飞凤舞,给人豪气万丈之感,仿若笔下的不是宣纸。而是他君临的江山。

  “我进去拜一拜,你去吗?”南妍县主问她。

  杜云萝点头。两人缓步走上石阶,迈入了大殿。

  殿中塑着金身释迦摩尼像。

  南妍县主把手炉给了宫女,恭恭敬敬在蒲团上跪下,双手合十,念诵经文。

  杜云萝亦把手炉交出去,转身见一人拾阶而上,她定睛一看,不由抿唇。

  来人是李栾。

  李栾进了大殿,南妍县主似是浑然不觉,直到宫女们行礼,她才回过神来,赶紧起身问安。

  “你们都下去,我和县主说几句话。”李栾背手而立。

  宫女们鱼贯而出。

  背着光,杜云萝看不清李栾的神色,她在原地顿了顿,直到李栾的桃花眼漫不经心地从她身上略过,她恍然回过神来,冲南妍笑了笑,没有从正门出去,反而往后绕了。

  杜云萝心中,不是不好奇李栾和南妍县主会说些什么,可李栾发了话了,她岂能傻乎乎站在哪儿?

  饶是云华公主借她十个胆子,她也不去凑这热闹。

  杜云萝压着脚步声从殿后出去,刚一迈出去,就见转角处穆连潇信步而来,两人打了个照面,彼此都是一怔。

  自从上元前送杜云萝回府之后,两人再没见过面,这会儿猛得一遇见,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杜云萝想到李栾和南妍县主还在里头,朝走过来的穆连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而后指了指殿内。

  穆连潇站在杜云萝身边,偏过头透过殿门的雕花格子往里头撇了一眼,虽没有看到人影,但他耳力不错,依稀听见些说话声。

  “谁?”穆连潇比了个口型。

  杜云萝樱唇微启,刚要说话,又怕里头人听见,便伸手拉住了穆连潇的手,以食指作笔,在他掌心写字。

  在杜云萝伸手的时候,穆连潇的身子僵了僵,而后便放松下来,仔细看着她在他手心一笔一划。

  常年练武的手有些粗粝,一比之下,愈发显得杜云萝的手白皙幼嫩。

  食指细长如青葱,染了丹蔻的指甲修得圆润好看,杜云萝没怎么用力,随着她的动作,指腹在掌心擦过,与尖端接触到的那一丁点儿指甲一起,酥酥麻麻留在路径上。

  不仅仅是掌心,杜云萝的食指似是划过了心肺一般,让穆连潇觉得有些痒,还有些酸,但也越发有力,心跳一下快过一下。

  冬日偏西的暖阳撒在杜云萝身上,她雪白的皮肤仿若笼着一层亮光,穆连潇一垂眸,就能看清她鼻尖上细细的绒毛,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了一道弧形阴影,好看得让他挪不开眼。

  直到杜云萝写完了抬头看他,穆连潇才反应过来,他根本不知道杜云萝到底写了什么。

  借着掌心写字,两人的距离极近,四目相对,两人都有点儿晃不过神。

  杜云萝低头,她习惯去亲近穆连潇,因而刚刚想都没想就拉住了他的手,却是忘了顾忌,两人之间如此行事,似乎还是有些过头了。

  尤其这里还是国宁寺,不知道何时会冒出个宫女内侍来,况且,李栾和南妍县主就在一墙之隔的大殿内。

  之前御花园里,她就跟着穆连潇走路,就让南妍县主笑话他们感情好,现在这幅模样落在旁人眼里,只怕是越发觉得甜腻了。

  急急放开了穆连潇,杜云萝刚往后退了一步,却叫穆连潇反手握住了手,她忍住惊呼抬头,穆连潇已经迈了步子。

  杜云萝由着他牵着,绕过了大雄宝殿,直到进了天王殿,穆连潇才停下来。

  人站住了,手却没有松开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晚饭吃什么呢?狗粮!96去了,我准备了一大包狗粮,晚上继续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