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心思

第一百六十一章 心思

  杜云萝的心思?

  南妍县主挑眉,清澈如有水光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其实是想离开天王殿的,只有她和南妍县主一块走了,穆连潇才可以脱身,只是杜云萝现在和南妍县主要说的话,并不适合去他处讲,而且,她刚刚才从暗处出来,就迫不及待地离开,反而会让南妍县主起疑。

  杜云萝没有等南妍县主回答,只往前走到了窗边,转过身背靠着窗棂:“我求一个平顺,父母长辈安好,夫妻携手赴老,有儿有女,仅此而已,所以,我对你们的那些刀光剑影你来我往的,没有多少兴趣,我不想牵扯的。”

  阳光透过窗棂投下一地斑驳,光阴之中,杜云萝的眉目柔和又朦胧。

  南妍县主呼吸一窒,喃喃道:“携手赴老?许是奢望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南妍县主撇过头,避开杜云萝的目光,徐徐叹了一口气:“我是说,你不想被牵扯,也会被牵扯,公主不是已经寻了你了吗?”

  “她是寻了我,她不想你嫁给瑞世子,”杜云萝没有选择隐瞒,她歪着头浅浅笑了,“你们一个公主,一个伴读,一个是我大姑姐,我夹在中间成了个猪八戒,里外都不是人,万一出了状况,吃亏的肯定是我。既如此,县主,你觉得我会帮公主吗?”

  “那你要如何?”南妍县主道。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:“我不犯人,岂知人不来犯我?我只想拿捏些我能拿捏的东西,足够让我能脱身的东西。这也算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吧。”

  前世今生,在一些细节上,已经相差颇多。

  杜云萝知道,要让一切顺着自己的心意走,要让穆连潇活得长长久久,要让定远侯府的二房付出代价,并不是被动防守就可以的。

  就算不能一击得手,她也要步步为营。

  不仅仅是对付练氏和穆连慧,在云华公主与南妍县主的事情上也是如此。

  若不然,她还没有嫁给穆连潇,就先被这几位打架的神仙给连累了。

  杜云萝脑子转得飞快,细细品味了一番刚才南妍县主与穆连慧的对话,道:“乡君不想嫁给瑞世子,那你呢?我猜你是愿意的吧?若不然,你该和公主去商议,而不是公主来寻我。”

  南妍县主轻轻咬了下唇,道:“一切与我意愿无关。”

  “那让我猜一猜,”杜云萝从光影中走出来,缓步到了南妍县主身边,微微仰头看着她白皙精致的脸庞,道,“公主说过,她要你一直陪着她,可公主迟早也要嫁人的,到那时候,县主你呢?她要继续留着你,还是……”

  杜云萝说到这里,自己也是一怔,之前从没有想到过的一个答案瞬间出现在脑海里,惊得她不由脖颈发凉。

  “所以才是镇国公府!”杜云萝惊呼出声。

  南妍县主脸色大变,几乎是扑了上来,一把捂住了杜云萝的嘴:“不要胡说!”

  杜云萝叫南妍县主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要挣扎,想到穆连潇还在殿中,若她们动静过大,他肯定会悄悄探身看一眼的。

  若看到南妍县主捂她的嘴,穆连潇不会坐视不管,那他们一块偷听的事儿就瞒不过了。

  杜云萝赶紧镇定下来,也不挣扎也不叫,只是静静看着南妍县主。

  南妍县主只是怕杜云萝乱说话,见她如此老实,也就放下了手,低声喝道:“你莫要胡说。”

  杜云萝拧着双眉,声音压低了,语气却极重:“我是不是胡说你比我清楚。京中那么多权贵宗亲,偏偏是镇国公府,国公爷的长孙是出色,可次孙呢?生下来就是个药罐子!就算国公府一直说他的身子早就养好了,可这些年,谁见过他在京中公子们之中出现?为了这个,大家私底下说的话,县主你不可能不知道。公主说要你陪着她,原来是要你当个寡妇陪她一辈子啊。”

  南妍县主的眼眶霎时红了,她垂下眸子,红唇一开一闭,却是一个音都没有发出来。

  良久,她抬起手背在眼角抹了抹,喑哑道:“你知道了公主的心思,那乡君的呢?”

  杜云萝问南妍县主的问题,此刻又被县主抛回来问她,杜云萝一时哭笑不得,道:“你说她的心大,如你所说的,她不想嫁给瑞世子,那么现在就什么都不需要做,耐心等着你被指过去就好,可她又怕公主从中搅局,但公主再怎么搅和,皇太后已经恼了乡君了,肯定会再寻出其他合适人选,并不会再让乡君顶上去。那她这么做……”

  这么做就只有一个缘由了。

  杜云萝叹了一口气。

  南妍县主苦笑:“是啊,她自己不想嫁,还不想我嫁,不是心大又是什么?”

  杜云萝上下打量了南妍县主几眼。

  她是知道穆连慧的,穆连慧做事不会没有理由。

  “县主得罪过乡君?”杜云萝问道。

  南妍县主摇了摇头,苦笑:“我还没来得及得罪她呢。”

  杜云萝失笑:“说的好像你很想得罪她一样。”

  南妍县主再一次跪在了韦驮尊天菩萨跟前,低低念诵了几句经文,道:“杜姑娘,其实我们都一样。前事难料,坐以待毙是不行的。你知我所想,就请高抬贵手吧。寡妇一词,太过沉重,不是吗?”

  杜云萝的身子微微一晃。

  寡妇一词,有多沉多重,她最是知道,她守了五十年,品了五十年,佛前香炉里的青灰都能倒满整整一个屋子了。

  能把她住得那间屋子给埋了,连她的人她的心一并埋了!

  若不是年老时终明白前尘过错,她只怕醒不过来,随着青灰入地,了却这悲苦一生。

  杜云萝望着南妍县主的背影,暗暗叹息,她从前守着穆连潇是她甘愿,南妍县主就不同了,她是云华公主的附属品,若嫁去镇国公府,就是等着那个病痨子咽气,而后在公主府里渡过余生。

  眼前的南妍县主与自己一样年华,杜云萝仿若看到了从前的自己。

  她狠狠地偏过头,不去看南妍县主,她自问狠不下心看她走上那条路,更做不到成为推她进火坑的那双手。

  “我本就不想害你,公主跟前,我什么都不会说。”杜云萝哑声道。

  南妍县主眉宇渐舒:“谢谢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