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兴庆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兴庆

  96人蠢了,标题打错了,是庆幸。

  不能随意改vip章节标题,大家意会,捂脸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“那瑞世子呢?”杜云萝不由又问了一句,“你觉得瑞世子好一些?”

  南妍县主低着头,就在杜云萝以为她又会拿糊弄穆连慧那套“不是我能左右的”、“拿主意的是皇太后”之类的话来搪塞她的时候,县主却微微勾了唇角:“也许吧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腮帮子微微鼓起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  镇国公府不是条出路,若真的拖下去,成了前世状况,说不清又要成了瑞王李享的填房。

  若最终不得不和瑞王府牵扯上关系,嫁给李栾,一生守着皇陵,也比做一个年轻的继室,早早了断了性命要强。

  起码杜云萝是这么想的,只是,南妍县主若得知嫁给李栾的后果,她还愿不愿意接受。

  兴许还是愿意接受的吧。

  两害相较取其轻。

  南妍县主想离开云华公主的身边,也就只能如此了。

  以她的身份和立场,是极难再寻一个能让皇太后点头的合适人选了。

  南妍县主理了理衣摆,转过身遥遥望着前方的大雄宝殿,想起李栾在殿内与她说的话,她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。

  李栾说得很直接,若从穆连慧和南妍之间选一个,他毫无疑问会选择穆连慧,因为穆连慧的背后是定远侯府,而南妍身后,什么都没有了,就算南妍的父亲曾是为国捐躯的骁勇战将,十几年过去了,也是尘归尘土归土。

  穆家还有几个兄弟可以指望,南妍没有母族依靠了。

  这也是最初皇太后看好穆连慧的原因。

  但,经过望梅园的事情,李栾不想娶穆连慧了,他不是傻子,岂会不知道那日事情有猫腻。

  强扭的瓜不甜,李栾身为瑞王世子,以他的身份地位,何须娶一个无心于他的女人来两看两相厌?

  李栾问了南妍两个问题,一个是南妍真心愿意还是不能违背皇太后的意思,另一个,他看得出来,穆连慧并非心中有人,那她对他避之不及的原因到底在哪里?

  南妍当时愣在原地,两个问题的答案都让她难以出口。

  可她不得不答。

  云华公主要阻拦她,她唯一的希望就在李栾身上,只要李栾开口,她又没有什么过错和小辫子,皇太后那儿就稳当了。

  南妍说:“甲之砒/霜,乙之蜜糖,乡君为何避之不及,我并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真心愿意,无论皇太后和公主怎么想,我都愿意。”

  李栾沉默良久,桃花眼中没有波光没有涟漪,平静得仿佛他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,他最后什么都没有说,背手走了。

  南妍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。

  她没有父母,没有靠山,她所仰仗的公主在这事情站在了她的对立面。

  南妍真的很想告诉李栾,作为瑞世子,除了圣上太子皇太孙,他已经足够尊贵,真的已经够了。

  可这种话是绝对不能出口的,一旦出口,被人曲解一分两分,便是致命的。

  南妍县主侧过身来,冲着杜云萝嫣然一笑:“我有我想走的路,无论用哪种方式。”

  说完,不等杜云萝反应,南妍县主拎着长裙,迈出了大殿,沿着青石台阶莲步而下。

  直到视线里再也寻不到南妍县主的身影,杜云萝才转过身去。

  穆连潇知道南妍县主已经离开,便从角落里出来了。

  杜云萝不疾不徐走到他跟前,抬头看着他。

  因着南妍县主和穆连慧这两个不速之客,杜云萝和穆连潇之间的旖旎早就散了,便是之前躲在角落里挨得太近而有些尴尬,到了现在也全化解了。

  “都听见了?”杜云萝淡淡一笑,眼中几分无奈,“是不是觉得我们姑娘家特别来事儿?一点芝麻绿豆的事情都算来算去的?”

  穆连潇一怔。

  南妍县主与穆连慧打太极时,他领会到的内容不多,可刚才杜云萝与南妍县主的对白没有半点儿遮掩,他便是不知道来龙去脉,也都听懂了。

  穆连慧与李栾的婚事,穆连潇也是最近才知道的,不过穆连慧既然不愿意,他这个做弟弟的也不会指手画脚,再说了,家里还有老太君做主,好与不好,轮不到他来指点。

  至于算来算去的……

  穆连潇垂眸,笑了:“我只觉得庆幸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不解极了。

  这事儿哪里值得庆幸了?

  见杜云萝脸上写满了不解,一双杏眸直直望着他,等着他的答案,穆连潇忍俊不禁,弯下腰来,平视着杜云萝,道:“我兴庆你是个很直白的人,高兴还是不高兴,都能让我明白。”

  俊秀的脸庞在眼前倏然放大,杜云萝甚至能数清穆连潇的睫毛,她脸颊一烫,也不管穆连潇说了些什么,含糊地猛点了点头。

  穆连潇笑意越发深了,她真的很好懂,不用他费心思去猜。

  他不擅长猜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,像杜云萝这样的便刚刚好。

  若像南妍县主与穆连慧那样打太极,他怕是琢磨上一两个时辰都要一头雾水了。

  殿外又响起了钟声。

  穆连潇看了眼日头高度,这个时辰了,要是再耽搁下去,寺中的师父们都要做晚课了,到时候这附近走动的人多了,他和杜云萝一道总归不太方便。

  杜云萝也明白,指了指穆连潇腰间的玉佩络子,道:“我出来就是想把这个给你,现在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“好,”穆连潇笑道,“你从殿后出去,我走前殿。”

  杜云萝了然,刚走了两步,穆连潇突然又唤她:“云萝。”

  杜云萝顿了脚步,转身看着他。

  穆连潇摸了摸鼻尖,道:“公主那儿,你应付就是了,若她要求过了你推托不了,尽管来寻我,我们一块想办法。”

 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落在心田间,却是暖洋洋的,这是穆连潇在担心她的安危吧,怕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,拒绝不了云华县主,反倒要把自己坑了。

  杜云萝不由灿然一笑:“好。”

  灿烂笑容感染了他,穆连潇亦扬了唇角,他目送着杜云萝离开,这才从天王殿的正门走了出去。

  外头,夕阳染红了天空,红霞下的云彩像极了杜云萝烧红的脸颊,穆连潇倚着柱子看了许久,耳边仿若又听见了杜云萝的声音。

  她说,她求父母长辈安好,夫妻携手赴老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