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宁神

第一百六十四章 宁神

  南妍县主跟着她进来,惊讶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微微抬了抬下颚,示意南妍县主看着银香球。

  南妍县主怔了怔,凑到近前闻了,道:“可是觉得这味道新奇?阿碧说,是公主向皇太后要了香料,她厚着脸去讨了,穗雨给了她一点。”

  阿碧是南妍县主跟前伺候的,早上留在穆连慧与南妍县主马车上的宫女就是她。

  穗雨是云华公主身边的,白日里沏茶给杜云萝的就是穗雨。

  杜云萝抿着唇摇了摇头,附耳与南妍县主道:“不要点。我在公主那里闻到的根本不是这个味道。你这里面……”

  话才说了一半,阿碧已经回来了。

  杜云萝赶紧闭了嘴,南妍县主捏了捏杜云萝的掌心,示意她知道了。

  杜云萝回了自个儿的房间。

  宫女要伺候她歇下,她却了无睡意,坐在北窗边的榻子下出神。

  真要算起来,银香球里的香料味道她已经有五十年未闻了,可许是从前印象太过深刻,刚刚一闻到,熟悉感就扑面而来。

  而后,很快就想到了出处。

  那是极好的宁神香,点上之后,饶是心思太重睡眠再浅之人,都能睡得昏天暗地。

  杜云萝从前点过,穆连潇过世后的头一两个月,她夜夜难眠,若不是有这香料,只怕精神上还未走出痛苦,身体就已经扛不住了。

  香是三房太太徐氏给她的。

  徐氏说,她点了十多年了,从丈夫战死、儿子失踪开始点,慢慢的,也就能睡上几个时辰,不用瞪着眼睛等天亮了。

  徐氏还说,这家中点这香的人多着呢,这东西助眠,不损身子,一家子孤儿寡母的,连吴老太君那儿都点。

  杜云萝靠这香料度过了最初的一两年,后来,许是心慢慢沉了死了,睡得虽浅,却也不用靠燃香了。

  却没料到,今夜她竟然在南妍县主那里闻到了这宁神香。

  外头一声闷雷,眨眼之间,磅礴大雨,狂风呼啸,连雷声都被掩盖了。

  杜云萝吓了一跳,她知道要下大雨了,却没想到竟然是这般狂风暴雨。

  见坐在桌边守着她的宫女昏昏欲睡,杜云萝便打算歇了。

  宫女一个警醒睁开了眼睛,过来与她宽衣,突然响起几声轻轻的扣门声。

  在风雨声中,其他声音都特别轻微,杜云萝一时只当自个儿听错了,抬眼见那宫女亦是一脸茫然地看向房门,她便道:“你去看看。”

  宫女应了,举着灯台过去,走到门边时,声音清楚了一些,确实有人敲门。

  打开了门,还未看清来人,门板就叫狂风吹得不住晃悠,要不是宫女手快,只怕要重重砸在墙上。

  来人迈了进来,转身帮着关上了房门,而后解开了斗篷。

  杜云萝定睛一瞧,惊道:“县主。”

  南妍县主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几步走到杜云萝跟前:“我只能来投奔你了。阿碧睡着了呢。”

  杜云萝抬眸,诧异看了南妍县主一眼。

  阿碧这么快就睡熟了,连南妍县主出来了都不知道,可见那银香球一直都点着,那……

  南妍县主伸出了左手,一把撸高了袖子。

  青紫一片。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:“你……”

  “若不如此,我也倒下了。”南妍县主重重晃了晃脑袋。

  那味道不难闻,却很霸道,她要不是防备在先,咬牙忍着,只怕也跟阿碧一样睡得打鼾了,可饶是她对自己下了狠手,也被熏得昏昏沉沉的,亏得出来时风雨吹了一脸,这才扫去了些许昏睡之感。

  “县主想与我挤一夜?”杜云萝低声问她。

  南妍县主浅笑,无奈道:“不然我能去找谁?我不知道是谁,可一定不是你。”

  杜云萝斜斜睨了她一眼:“你就不怕我是故意引你来的?”

  “你不会的,”南妍县主说得很笃定,“你也许救不了我,但你不会做公主的帮手。”

  四处相对,杜云萝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她承认南妍县主说得极对,她是不会帮着云华公主把南妍推到镇国公府中的。

  杜云萝受过那等苦楚,她看到跪在佛前的南妍时,她一瞬以为是看到了她自己。

  今生重来,她虽不想搅和进这些神仙打架的事情里,可全然漠视,杜云萝又自问做不到那般冷血无情。

  若不然,她也不会提醒南妍县主了。

  “那只是宁神香,除了让人昏睡不起,没有别的用处了。”杜云萝坐回到榻子上,淡淡道,“今夜定有后手。”

  “所以我躲到你这儿来了,要不是风大雨大,我出来也瞒不过左右厢房的人,且静观其变。”南妍县主说完,寻了个椅子坐下,转头与一旁不知所措的宫女道,“你睡你的就好。”

  杜云萝摇头:“取棋盘来,我和县主下会儿棋。”

  宫女唯唯诺诺应了,取出了棋盘棋娄,给两人添茶时,低声道:“奴婢刚才什么都没听见,也没看见。”

  南妍县主勾了唇角,她捏着一颗白棋,在指尖转了转,没有抬眸去看那宫女:“你年纪不小了,秋天就能出宫了吧?等半年就好了。”

  没有人再说话,棋子一枚一枚落在棋盘上。

  外头风雨渐止,除了远远几声雷鸣,就再也没剩下什么了。

  时间过了三更,棋局下到了第二盘。

  室内的光照被控制得极暗,除了相对而坐的两人和中间的棋盘,四周都隐在了黑暗里。

  杜云萝捏着棋子沉思。

  相较于第一盘两个人都心不在焉,随意落子,到第二盘时,她们已经静下心来,每一手都慢了许多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尖叫声划破了夜晚的寂静,杜云萝的手一颤,指尖棋子啪嗒落在棋盘上。

  南妍县主亦是被吓了一跳,差点失手打翻了棋娄。

  叫声惊醒了沉睡的人,外头一点点亮了起来,应当是有人起来点灯了。

  南妍县主亦拿了剪子,拨了拨桌上的灯芯:“要不要出去看看?”

  “不如等等。”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南妍县主一怔,回过神来点头:“等等也好,看这到底是场什么戏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