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怀疑

第一百六十七章 怀疑

  云华公主咬紧了下唇,杜云萝眼尖,在公主的唇上发现了一颗红色血珠,而公主却仿佛浑然不觉一般。

  手中的青瓷茶盏被捏得紧紧的,云华公主的指关节发白,若不是手劲儿不够,只怕是要把茶盏捏碎了。

  穗雨见她如此,垂着头不敢再说话,心里七上八下的,想着公主会把茶盏往谁脚边砸。

  云华公主看了眼杜云萝,又看着南妍县主,眼底里惊讶、愤怒、不甘、疑惑,无数种情绪夹杂在一块,她的身子微微颤着,良久,道:“我乏了,你们先回去吧,也该收拾收拾准备回宫了。”

  语调平稳,若不是云华公主皓齿上的血色,只听这话,谁都想不到公主此刻心里憋了多少火气。

  杜云萝起身告退,南妍县主亦退了出来,两人刚出了厢房,就听得里头清脆的瓷器碎裂声。

  看来,云华公主到底还是把茶盏砸了,杜云萝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南妍县主去了杜云萝的厢房。

  两人一夜未眠,这会儿除了身子有些疲乏感之外,并无多少困倦。

  杜云萝低声问道:“你知道穗雨禀了些什么吗?”

  南妍县主似笑非笑:“我前脚从皇太后那儿出来,后脚就有人去请瑞世子了,大抵是皇太后与瑞世子说了些什么,才惹得公主这般生气吧。”

  杜云萝挑眉睨了南妍县主一眼。

  能叫云华县主发大脾气,莫非瑞世子帮南妍县主说话了?

  皇太后选了南妍,若瑞世子也点了头,这事情基本就板上钉钉了,云华公主的算盘没了着落,不生气才怪。

  杜云萝回忆起云华公主刚才的眼神,心中不由又是一惊。

  南妍县主望着窗外,淡淡道:“公主是个心思极细的人。”

 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杜云萝却听懂了,她和南妍县主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昨夜之事,云华公主固然会怀疑穆连慧,但今日这些变化之下,她一样会把怀疑的目光再落回到南妍县主身上。

  南妍县主没有吃半点儿亏,只要她和杜云萝在下棋,蓝巧和阿碧无论说什么,都损害不了她的利益,甚至,皇太后前后召见了南妍和李栾,若婚事就此定下,南妍县主反倒是获利的那个人。

  这在公主看来,也许会以为是南妍县主自导自演的一场戏。

  一旦怀疑的种子发芽,看什么都会觉得疑惑。

  公主依旧会怀疑穆连慧,她并不知道穆连慧和南妍在天王殿里的对话,她还是会认为这两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昨夜就是两人携手做戏。

  她也会怀疑杜云萝,在这场戏里,杜云萝到底是被利用了还是她本就是推手之一。

  所有人都变得不可信,所有人都有嫌疑,这些念头足够公主气上一阵子了。

  南妍县主偏转过头来,看着杜云萝,道:“那你呢?你觉得这是我设计的吗?我是求助于你还是把你当成局中的一环?”

  如此直白的问题让杜云萝一时有些错愕,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,轻轻笑了。

  “谁知道呢。”杜云萝莞尔,指尖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,“明知前路多舛,若不在此刻奋力一搏,难道要等到被逼到绝路上再鱼死网破吗?占得先机,有谁不喜欢。县主你是被设计的、还是将计就计,亦或是主动出击,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南妍县主睁大了眼睛,她直直看了杜云萝很久,才弯了唇角笑了:“你看,我们果真是一路人,想的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杜云萝浅浅一笑,不置可否。

  宫女进来收缀了东西,皇太后那儿已经吩咐了,过半个时辰就出发回宫。

  各处都不敢耽搁,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。

  坐着轿子到了半山腰,马车已经候着了。

  云华公主捧着手炉站在车旁,等南妍县主下了轿子,她憋着嘴道:“南妍你上车,昨儿一夜没睡,再颠簸一程,回去少不得大病一场。”

  南妍县主应了,扶着宫女的手上了公主的车架。

  云华公主朝杜云萝招了招手,待杜云萝走到近前,公主附耳道:“你陪南妍下棋,是故意的,还是巧合?”

  杜云萝垂眸,公主果真是在疑心的。

  云华公主似乎也就是随口一问,她并不想要答案,不等杜云萝反应,板着脸登车。

  杜云萝自不会追着去解释,这等事情,越是挂在嘴边越是说不明白。

  南妍县主坐了公主的车架,杜云萝只能和穆连慧一道。

  穆连慧倚在车厢,闭着眼睛养神,杜云萝上来时,她连眼皮子都没有睁开。

  如此行了半程,杜云萝有些昏昏欲睡了,突然听得穆连慧唤她。

  “云萝,你也真是的,公主和县主是从小到大的交情,公主再生气,也不会不管县主,而你呢,就因为陪县主下棋,惹了公主猜忌,得不偿失。”穆连慧说道。

  杜云萝抿唇,她对穆连慧说的这些没兴趣,干脆头一歪倒在引枕上,装睡了。

  她太知道穆连慧的性子了,这几句话瞧着是在为她不平,实则是想让杜云萝去厌恶南妍县主。

  毕竟,她帮南妍县主挡灾,却被殃及,若是从前的杜云萝,定然是会不高兴的。

  可她到底不是从前的杜云萝了。

  当着南妍县主的面,杜云萝没有说透,但她心中自有一杆秤。

  南妍县主没有必要做这等事情,她真正要防备的是云华公主,从指婚到完婚,她在公主身边最少也要三个月、半年的,这会儿就锋芒毕露,把自己的爪子亮出来,惹了公主脾气,这日子就要提心吊胆了。

  直到昨日里,皇太后心中依旧是南妍占了上风,南妍没有必要铤而走险。

  会下手的也只有穆连慧了。

  毕竟等回宫之后,穆连慧要算计南妍就难多了。

  买通蓝巧和阿碧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,穆连慧大约是早就想趁着这次机会下手的,但昨日叫南妍县主一番话给动摇了许多,却不知道又受了什么刺激,最后依旧依计行事。

  只可惜,叫南妍县主脱身了。

  穆连慧的郁气只怕不比公主小,公主还能发泄一番,穆连慧却只能憋着,半点不能露出端倪来。

  心定然是在滴血的吧。

  这么一想,杜云萝心里舒坦些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