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喜事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喜事

  皇太后回了慈宁宫。

  南妍县主又晕车了,整个人站都站不稳,被一顶小轿抬回了寝宫。

  杜云萝只在车上半梦半醒地睡了会儿,此刻也有些晕头转向,想早些回杜府去,刚走出两步就被人唤住了。

  她转身一看,是镇国公夫人。

  镇国公夫人的年纪只比太后小了一两年,这一趟来回,也损了她不少精力。

  她的头发花白,脸上不少褶子,声音也不如昨日未出发前精神。

  杜云萝上前行礼。

  镇国公夫人亲手扶住了她,顺势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道:“你这丫头,我昨儿个还是头回见到,也是有眼缘,看了就欢喜,只是这来去匆匆的,也没说上什么话,今日出宫就一道走吧。”

  镇国公夫人表示得如此亲切,杜云萝自不能回拒,便笑着应了。

  老人走路,腿脚不如年轻人请便,镇国公夫人走得不快,又时不时停下来歇歇脚。

  杜云萝就在一旁陪着,镇国公夫人问什么,她便答什么,不失规矩,不疏离,也不亲厚。

  “难为你一个小姑娘家陪着老婆子走路,”镇国公夫人笑着道,“上了年纪就不中用了,我年轻的时候,还与皇太后在这园子里放鹞子、打雪仗,现在是两个老太婆,谁也别想胜过谁了。她老人家要我坐轿子出入,我偏不,我就走,慢吞吞地走,急死她。”

  杜云萝忍俊不禁。

  她对老人走路的速度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,也不会觉得烦闷,真算起来,不到一年前,她走路比镇国公夫人都慢呢。

  而这股子拧劲儿,几乎每个老人都有。

  镇国公夫人扶着杜云萝穿过花园,道:“我记得你是许给了定远侯府吧?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“定了人家就好好过,夫妻和睦,皇太后和圣上也高兴,”镇国公夫人顿了顿,笑道,“皇太后说得是,定远侯府真会挑人,一挑挑了个上上下下都满意的,也是杜家会养姑娘,养得如此讨喜。”

  杜云萝谦虚了几句。

  “你是家中幺女吧?姐姐们都说亲了没有?”镇国公夫人又问。

  杜云萝张了张嘴,刚要说还有一个姐姐未定亲,突然想起身边这个是镇国公夫人,她立刻把话咽了下去。

  之前,她和镇国公夫人并没有说过几句话,夫人却待她如此亲切,两人说了一路,仿佛像是祖母与孙女一般,可杜云萝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。

  镇国公府上,还有一个药罐子呢。

  云华公主的本意是让南妍县主嫁给那个药罐子,可若是皇太后把县主许给了李栾,镇国公府中,不得不为了病弱的孙儿再寻一个姑娘。

  京中权贵之中,谁肯把姑娘嫁给药罐子?

  那是真真正正在鬼门关上走的,与其嫁去镇国公府,那还不如选定远侯府这样的人家。

  刀剑虽无眼,可领兵打仗又不是必死之局,药罐子才是改明儿说没了就没了的。

  要是杜云萝几句随意出口的话,让镇国公夫人惦记上了杜云诺,那杜云萝可要怄死了。

  她不会推南妍进火坑,更不会去害杜云诺。

  “姐姐们都说亲了。”杜云萝答道。

  镇国公夫人缓缓点头,没有再问。

  杜云萝见此,心中大抵也有数了。

  镇国公夫人是有些想法,但也就是临时起意,并没有过分执着,杜云萝随口一答,也不会让夫人过多放在心上。

  出了宫门,送了镇国公夫人登车,杜云萝这才上了自家马车回了杜府。

  去莲福苑里给夏老太太请了安,甄氏有不少话要与女儿说,见她神色疲惫,到底心疼她,让她在身边睡了会儿。

  杜云萝一觉睡到了天黑,等醒来时,外头已经点灯了。

  甄氏让锦蕊伺候杜云萝梳洗,道:“怎么像是昨儿个一夜没睡一样?”

  “岂不就是一夜没睡吗?”杜云萝嘀咕了一声。

  甄氏听见了,疑惑不解,杜云萝只说是和南妍县主下棋,又出了宫女看走眼的事体,旁的没有再多说,甄氏是聪明人,只听这几句就知道其中必有猫腻,可贵人们的猫腻事体还是少说为妙,她也就不再多问了。

  隔了几日,杜云萝正陪着甄氏说话,邵家那儿就有婆子来报喜,说是杜云茹怀上了。

  甄氏喜上眉梢,拉着那婆子仔细问了,知道杜云茹诊出来小两个月,这两日有些困倦,但胃口还是极好的,她双手合十念了几声佛号,让水月封了一个大红封给了婆子。

  杜云茹有喜了,杜家上下也都喜气洋洋的。

  杜云萝心中有底,她记得从前大姐的孩子也是这时候诊出来的,怀胎十月落下来,是个俏丽的姐儿。

  虽不是个儿子,但也是邵元洲的第一个孩子,打一生下来就是宝贝疙瘩,比杜云茹后来生的两个哥儿都受他们父亲喜欢。

  而在邵家长辈跟前,因着邵元洲的大哥已经得了一个儿子了,做为小辈里头一个姑娘,姐儿也是心尖尖。

  甄氏和夏老太太商量着过几日去邵家探望杜云茹。

  廖氏捏着请帖进来,递到了夏老太太跟前:“老太太,景国公府上,县主的好日子定下了。定了三月十七。”

  夏老太太挑眉:“那也没多久了。”

  “总要赶在那一位前面。”廖氏低声解释了一句。

  杜云萝坐在一旁,一时没领会,等夏老太太摇着头叹了声气,她就通透了。

  景国公府里很清楚小公爷夫人的身体,看得出来,她已经撑不了多久了。她是安冉县主的嫡母,若是病故,县主是要守孝的,这么一来,必定耽搁了婚期。

  老公爷急着让安冉县主出阁,就要赶在小公爷夫人过世之前送出门去。

  好在这婚事是从年前就商议下来的,两家不缺银子不缺人手的,准备到三月里,也不算特别赶。

  “是要去吃酒的吧?”夏老太太问了一声。

  廖氏点头:“请了我,云诺,还有云萝。”

  杜云萝闻声抬头,诧异不已。

  就她和安冉县主那种敌不敌、友不友,能让别人在背后说道一番故事的关系,安冉县主竟然请了她?

  这还真是稀奇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