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明白

第一百六十九章 明白

  <=""></>  既然安冉县主下了帖子,杜云萝也没有不去的道理。

  见夏老太太也点头,便笑着拍了胸脯,定会把当日事体安排得妥妥当当的。

  廖氏提笔给景国公府回了帖子,使人送了过去。

  杜云诺寻机来了安华院,一面吃着绿豆饼,一面问杜云萝道:“县主怎么突然想到要请你了?”

  杜云萝手上针线不停,嘴上道:“她为什么不能请我?”

  “五妹妹,你是假糊涂还是真糊涂?”杜云诺拍去手上沫子,道,“我知道,你们两个私底下没有闹得不可开交,反倒是能说上几句话,真论关系呢,县主看你肯定是比看惠郡主顺眼的。可在明面上,别人都不那样看的。”

  在明面上,安冉县主当街拦住穆连潇的事体才过去不到一年,便是安冉县主要嫁人了,别人在背后都要嘀咕几句她对穆连潇的“痴心”。

  杜云萝不露面还好,若她去了,谁也逃脱不了被人说道一番的下场。

  这一些,杜云萝心知肚明,安冉县主那儿应该也知道的,因而杜云萝也很疑惑。

  可转念想了想,也就慢慢放下心来了。

  杜云萝笑着道:“这里头的缘由,你该去问县主而不是问我,我怎么知道她在想些什么<="r">。不过呢,县主做事哪里讲究过旁人的闲言碎语了?”

  杜云诺闻言怔了怔,缓缓点了点头:“这倒是。”

  若安冉县主是个讲究名声的,她就做不出当街拦人的事体,也不至于和惠郡主大庭广众之下推挪打架了。

  她连霍子明先抬了妾室进门的流言都忍了,还怕别人说道她和杜云萝的关系?

  “五妹妹,她会不会有旁的安排……”杜云诺转着眸子道。

  放下手中绣绷,杜云萝叹道:“就为了恶心我,毁了自己的大婚?”

  杜云诺认识安冉县主这么久了,自问知道对方的脾气,可就算是前些年风光无限时,杜云诺想,安冉县主也没有这样的胆子,更不用说是如今了。

  她撇了撇嘴,道:“好吧,你说得对。”

  姐妹两人又东拉西扯说了会儿闲话,这才散了。

  隔了几日,甄氏去了一趟邵家。

  杜云萝原本想跟着去,被甄氏拦了,她求了两句,甄氏不松口,也就作罢了。

  甄氏高高兴兴地去,愁眉苦脸地回来。

  杜云萝叫她唬了一跳:“母亲,可是大姐在邵家被怠慢了?是谁?邵元洲的妹妹?”

  杜云萝有些急了,过年时杜云茹就说过这个小姑不好处,莫非是趁着邵元洲去了书院,又明里暗里给杜云茹使绊子了?

  “囡囡,”甄氏见杜云萝急得团团转,一副恨不能冲去邵家说理的架势,她不由扑哧笑出了声,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,道,“瞎说什么!邵家那儿,把云茹当个宝贝一样,哪里会怠慢。”

  杜云萝皱眉,看着甄氏道:“那母亲为何不高兴?”

  “云茹吐得厉害。”一提起来,甄氏就心疼。

  杜云茹本就不胖,叫这肚子折腾了几日,眼瞅着又瘦了一圈。

  别说吃饭了,喝水都吐,安胎的汤药一碗碗的,咽下去的还没吐出来的多。

  “女人怀孩子就是这样辛苦,云茹挨过了这几个月就好了,就是我这个当娘的看着心疼。”甄氏说了几句,想到杜云萝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,根本不懂孕妇的事体,便打算略过不提了,可转念一想,杜云萝离及笄也就半年多,便低声与她说起了这十月怀胎的事体。

  “家里你最小,你大嫂进门就去了岭东,你也没见过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,娘跟你说,怀孩子难受不难受,都是看人的。云茹是个好孩子,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可听话了,从来不折腾,云荻也收敛,哪像你这臭丫头,让我吐个不停,又整日里拳打脚踢,娘当时还以为又是个儿子呢……”

  说起当初的事体,甄氏颇为怀念,声音轻柔温和,眼底全是笑容。

  杜云萝静静听着。

  从前,甄氏从未与她说过这些,而怀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滋味,她也难以体会。

  虽然她看着蒋玉暖生了儿女,看着继子媳妇挺着大肚子说话走路,可她都是看着<="l">。

  她也只能看着。

  甄氏见杜云萝有些沉闷,笑了:“没事儿没事儿,这些事体啊,等你以后嫁人了就都知道了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挤出了笑容来。

  她从前嫁过人了,她知道刚怀上的时候会吐,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会动,知道生孩子是鬼门关。

  杜云萝都知道,也仅仅是知道而已。

  转眼到了安冉县主大婚的日子。

  杜云萝穿戴齐整,在莲福苑里给夏老太太请安之后,便跟着廖氏和杜云诺去了景国公府。

  虽然廖氏心中并不满意这门亲事,可毕竟是到了大喜的日子,她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。

  本以为景国公府外头会很热闹,可今日胡同里的马车比预想中的少了许多。

  “云萝,”廖氏掏出镜子来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妆面,见胭脂粉黛都得体,这才放心了,道,“你头一回来,就跟着云诺吧。你连慈宁宫都去过了,不用担心国公府的规矩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马车停在二门上。

  廖姨娘使人候着,迎了她们进去。

  等先去拜见了老公爷夫人之后,杜云诺带着杜云萝去看安冉县主。

  安冉县主这里,颇有几分冷清。

  她已经梳了头,穿着大红喜服坐在梳妆台前,屋里只有丫鬟喜娘和全福夫人。

  杜云萝和杜云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安冉县主挑着凤眼,自嘲道:“是不是在想,为什么都没有其他人?我自个儿请的没几个人,余下的都是祖父、祖母、父亲的客人,都陪着他们说话呢,不会来我这儿。”

  杜云诺在绣墩上坐下,道:“今儿个大喜,干嘛不弄得热闹些?”

  “热闹?”安冉县主大笑,“我请她们来看我的热闹吗?不如不请。”

  杜云萝一愣,失笑摇头。

  安冉县主做事倒是越来越明白了,所以才会大大方方请了自己过来,杜云萝不会看安冉县主的热闹,那些爱指指点点看热闹的又被拒之门外,就算她们得了风声要笑话,安冉县主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“你这些日子有没有进宫去?”安冉县主突然问起了杜云萝,见杜云萝摇头,她低声道,“前回与你说的事情,似是已经定下了,那一位这些日子就要出宫了,她家里都没人了,宅子一直留着没卖,这回少不得修缮一番,她要从家里发亲的。”

  安冉县主没有指名道姓,但杜云萝听明白了。

  这说的是南妍县主。

  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