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章 念想

第一百七十章 念想

  杜云萝依稀记得,从前南妍县主嫁得很匆忙。

  按说是瑞王娶妻,即便是填房,也该是礼数周全,风风光光的,可事实上,那场婚礼很低调。

  穆连慧说过,以那等姿态进门,哪里还有什么体面风光?

  皇太后是恨不能没有这样一个儿媳妇的,云华公主恼了她,南妍县主亦无娘家可依,匆忙过门。

  她当时是从宫中嫁出去的,从事发到完婚,也就十来天的工夫,哪里有时间让她多做准备?

  这亲事办得蹊跷,其中差了一辈的关系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,只是事关瑞王府,倒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去打听,杜云萝都是从穆连慧那里听来的。

  这一次,南妍县主是要从宫外老宅出嫁……

  杜云萝暗暗琢磨,大抵不单单是因为这婚事让皇太后满意,最要紧的,是云华公主不满意了吧。

  安冉县主挺着腰板坐在梳妆镜前,她仔细看着自己的眉眼妆容。

  她长得称不上精致,但相由心生,安冉县主果敢无畏的性子还是体现在了眉宇之间,搭配她一直爱穿的红衣,整个人就跟一团火一般,烧得轰轰烈烈的。

  今日盛装,这种气质越发明显,凤眼上挑,锐气逼人,又不失妩媚。

  她静静看了一会,扑哧一声笑了:“南妍长得跟我一点都不一样呢。”

  南妍县主窈窕温婉,笑起来如江南烟雨中撑开的纸伞,朦胧,却像一副画。

  一副让人过目不忘的画。

  她明明不是最漂亮的,可五官组合在一起,就是说不出的舒服好看。

  “我以前总是想,我和南妍都是县主,她在宫中长大,受皇太后喜爱,又是公主的伴读,可她没有父母,孤零零一个人,而我呢,我有祖父祖母,有父亲有姨娘,有景国公府,京中那么多贵女,就算是惠郡主,我都不怕她……”安冉县主顿了顿,笑容几分无奈几分苦涩,“可现在一比,她的命比我好多了。瑞王府,恩荣伯府,天差地别。”

  杜云诺的樱唇嗫了嗫,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。

  这种无力攀比的感觉真的很不好,她深有体会,也正因为她懂,所以才什么都说不出。

  杜云萝浅浅笑了。

 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  若安冉县主知道八年后瑞王必反,嫁给瑞世子的南妍即便不死,最好的结局也就是一生守着皇陵,她是不是还会这么想?

  可这话,杜云萝是断断不能出口的,她左思右想,最后冒出来一句话:“起码,霍子明会听你的。”

  安冉县主一怔。

  她想起了那日的望梅园,霍子明本还要挣扎,叫她一句话堵得没有再出声,后头的事儿都由着她拿捏了。

  早就听说过,霍子明的性子有些软绵绵的,安冉县主起先很看不起,一个男人,那么绵软的性子算怎么一回事?

  但叫杜云萝这么一说,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了。

  好歹,这个人会听她的,她说往东,霍子明不会往西,她要收拾施莲儿,霍子明不会阻拦,她要霍子明当帮手,大抵霍子明也会由着她指挥。

  “你这算是开导我?”安冉县主抬眸问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失笑:“做人总要有点念想。你眼红南妍县主嫁得好,但她绝对指挥不了瑞世子,这么一来,你岂不是比她好些?”

  安冉县主咬牙。

  这话听起来有道理,可偏偏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劲,思前想后总是怪怪的,只好回了一句“歪理”。

  歪理也好,正理也罢,安冉县主总算是舒坦多了。

  杜云诺抿唇没出声,只是上下看了杜云萝两眼。

  到了吉时,安冉县主去给老公爷夫妇磕了头。

  按说后宅大事上,廖姨娘是插不上手的,可小公爷夫人卧病多年,老公爷夫人又上了年纪不理事了,这两年府中事体廖姨娘还是能管一管的。

  廖姨娘心中清楚,等小公爷夫人闭了眼,新夫人进门,她手中的权利一并都要被收回去。

  不甘也好,愤怒也罢,她这回就拿着鸡毛当令箭,安冉县主的婚事怎么风光怎么来,怎么费钱怎么办。

  老公爷与小公爷看在眼里,见廖姨娘也没红着眼到发狂的地步,就随她去了。

  反正,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。

  后宅讲究平顺和气,往后还要过日子的,没必要把廖姨娘逼得失了理智,最后闹得乌烟瘴气。

  鞭炮声中,安冉县主被送上了花轿。

  国公府后院摆了酒席。

  等用了之后,宾客们陆续走了,廖氏不急着走,等廖姨娘空闲下来,便跟她暗悄悄说了一番贴己话。

  杜云诺带着杜云萝,在廖姨娘住的院子旁的小花园里随意走了走,低声问道:“五妹妹,你刚才与县主说的那些话,是认真的?”

  “哪些?”杜云萝不解,待想起来是她的歪理的时候,她笑道,“苦中作乐?既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不这么想,为难的是县主自己。”

  杜云诺一怔,扭头望着杜云萝的杏眸,脑海里却浮现了杜云萝接旨时的模样。

  她记得很清楚,那时杜云萝的眼睛是红的,跪下的位置有水渍,她分明是哭了的。

  “那你呢?你也是苦中作乐?”杜云诺追问。

  杜云萝垂眸,她没有忘记她曾经“算计”过杜云诺,让那时的杜云诺以为她是不想嫁给穆连潇的。

  她们两姐妹的关系不至于喊打喊杀,但也没好到可以让杜云诺忍下这样的算计,杜云萝可不想点火烧身,道:“我认识了世子之后,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,所以我现在不是苦中作乐,是真的挺开心的。”

  杜云萝没有扯谎,这的确是事实,只是她认识穆连潇的时间远远比杜云诺知道得早。

  杜云诺含糊应了一声:“岭东那里,二姐姐也嫁人了……”

  杜云瑚的婚期是五日前,在岭东办的喜事,京中没有人赶去观礼,但杨氏做事讲究,想来是不会亏待了庶女,定是风风光光送出门去的。

  如此算来,这日子过得也是飞快。

  她醒来已经要整整一年了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