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碎花

第一百七十二章 碎花

  <=""></>  三月末尾,早已扫去了冬日严寒,虽还未到百花争艳时,但空气中的清新味道沁人心脾。

  微风拂过,绽开的杏花随风而落。

  有一片正巧落在了南妍县主的额头乌发上,使得她那张清丽温婉的容颜添了几分妖娆,如画龙点睛的一笔。

  杜云萝的目光落在了那片花瓣上,她突然间想起了安冉县主。

  “那日安冉县主出阁,我去观礼了,”杜云萝轻轻道,“她说,你的命比她的好。”

  南妍县主诧异,愣了半晌,道:“我倒觉得,她也不错的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嫁去恩荣伯府,她一生无忧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一怔,喃着“一生无忧”,她总算有些抓到心中的异样之感了。

  莫非,南妍县主很清楚,她这一生,远不如安冉县主平顺?

  是因为她身在权利斗争的中心,所以才看得这般明白吗?

  这个猜测,杜云萝自己就先推翻了,若只是因为生活在宫中就能知道这些,圣上怎么会坐视瑞王的暗中招兵买马?

  要说是顾忌皇太后,皇太后定是最不愿意看到瑞王有异心的人了。

  那南妍县主……

  怎么可能?

  可静心一想,又为何不可能?

  她能重头再来一次,南妍县主为何不可以?

  这种经历的确匪夷所思,但谁又能保证,自己是唯一的那一个呢<="l">。

  所以,南妍县主才说,她们两个是一样的。

  杜云萝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,原来在她看透南妍县主之前,人家已经彻底看透了她了。

  杜云萝想问,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犹豫了片刻,想到眼下情况,便开口问道:“既然县主知道自己不会一生无忧,又为什么……”

  又为什么要嫁给李栾呢?

  正如杜云萝跟安冉县主说过的那样,李栾是不会听南妍的。

  李栾天生一双桃花眼,即便是不笑的时候,目光也是温柔如水的,可杜云萝知道,李栾根本不是一个温和无害的人。

  一个敢跟着父亲谋划造反篡位,又在自知无路可走时胆敢弑父的人,怎么可能温和?怎么可能无害?

  李栾有他自己的心思和主意,南妍县主无力阻拦和改变。

  前世,南妍县主为了瑞王府跪在公主府外求情,落得一个投缳自尽的结局,今生何苦又要去掺合瑞王府的事情?

  为了瑞王府?

  为了已经死在李栾手里的瑞王李享?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。

  原来……

  原来这才是理由。

  原来这才是南妍县主说的“我们是一样的”。

  南妍县主注意到杜云萝的神色变了,就知道她已经猜出了来龙去脉。

  “汝之砒/霜,吾之蜜糖。”南妍县主笑了,清风吹走了她额发上的花瓣,她的视线追着碎花,不知落到了何处。

  而她的声音,却如擂鼓一般,一声声、一字字地撞进了杜云萝的心。

  嗓子一涩,眼眶不由热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以为我够拼的了,与你相比,我自愧弗如。”

  南妍县主抿了抿唇角,笑意若有似无,带着三分苦涩与无奈。

  她喜欢李栾,情不知所起,但在她领会的那日,就发现那个人已经深深埋在了她的心中了。

  因着在宫中生活,从小到大,她见过李栾很多次,也说过不少话,她甚至跟着李栾悄悄出宫过,当然不止他们两个,还有云华公主与太子李恪、诚世子李豫。

  李家兄弟耐不住云华公主的脾气,被公主磨得没办法了,这才偷偷带公主出宫,而公主都会带上南妍。

  最后一次溜出宫时,南妍十二岁。

  那日上元,城中没有宵禁,宫中的宴席上醉的醉了,闹的闹了,到叫他们几个抓着了机会,一溜烟出了宫。

  城中观灯的人极多,走着走着就冲散了,南妍县主的身边只剩下一个李栾<="l">。

  南妍有些慌,公主若是有什么事儿,她要如何交代?

  李栾安慰了她几句,拉着她的手到处寻人,直到半夜时五个人才在宫门口齐聚。

  第二日,少不得叫皇太后、皇后训斥了一番。

  南妍低着头听训,手心却一片滚烫,仿若李栾还牵着她一般。

  只是这些心思,她只能埋在心中,她知道自己无依无靠,她的将来,从不在自己手里。

  后来,李栾娶了穆连慧,南妍哭过怨过,浑浑噩噩过了一年,而后猛然醒悟,她已经被云华公主定了前路。

  嫁给一个药罐子,跟着公主度过余生?

  她知道云华公主的脾气,她不想哪一日变成那套碎了的瓷娃娃,她更不想变成韶媛。

  韶媛从小体弱,受寒夭折让人伤心,却也没有出人意料,只有南妍一直挂在心中、惶惶不安,可惜当时她还年幼,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。

  可就算她记得清清楚楚又如何?

  只靠一点蛛丝马迹,她根本不敢去告诉皇太后和皇后,说了也是没有用的。

  随着云华公主与镇国公长孙的婚事一点点摆到台面上来商议,南妍知道,她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她不想放弃自己的一生,就像她不想放弃自己的心一般。

  李栾已经大婚,而只要有云华公主在,便是南妍不计较,她也做不了李栾的侧妃。

  远离公主,接近李栾,南妍的选择是瑞王李享。

  不顾结果,豁出去了所有,她成功了,就在她现在站着的慈宁宫后花园的假山下,她和醉酒的李享纠缠在一起。

  她成了李享的继妃,也惹怒了皇太后,惹怒了云华公主,但南妍不后悔,有得到必定有牺牲。

  南妍进了瑞王府,李享待她不算好,也不算坏,南妍不在乎这些,她只要能见到李栾就好了。

  也仅仅只是见到而已,爱慕之情深深埋在心底,她不敢表露也不能表露。

  她看着穆连慧替李栾生下嫡长子,看着他们夫妻举案齐眉,直到皇太后宾天。

  一夜之间,什么都变了。

  知道李栾弑父的时候,南妍没有哭,她对瑞王没有感情,而对于孤注一掷的李栾,她心疼得无以加复。

  南妍很清楚,若说世上有什么人是李栾最珍视的,不是嫡妻,不是弟子,而是他的父亲李享。

  亲手弑父,李栾此刻心中撼动有多剧烈,南妍一想便知,可李栾咬牙挺住了,她就不会替他落一滴眼泪。

  李栾不需要眼泪。

  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