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如饴

第一百七十三章 如饴

  数年没有出过瑞王府的南妍县主跪在了公主府前,她想求的是李栾的一条命。

  云华公主恨了她数年,可最终还是见了她。

  公主说,一命抵一命,你既离我而去,我身边也就再没有你的位置,我不喜欢被别人碰过的东西。

  南妍无路可退,她也不想退,能拿命换李栾的命,她没有什么舍不得的。

  若是当年,母亲拿命能换回父亲的命,那自刎的一刀只怕会更快更绝。

  南妍回了瑞王府,等圣上下旨让李栾永守皇陵之后,她盛装悬梁。

  瓷娃娃总是要碎的,她自己了断,总好过云华公主出手砸了毁了。

  拥有重来一回的机会,南妍县主很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么。

  若无法改变李栾和穆连慧的婚事,她想,她还是会选择嫁给李享,只要能在近处看着李栾,旁的东西,她不在乎。

  而命运终是亲睐了她,她要是还抓不住机会,那就真的是辜负了上苍了。

  在别人眼中,守皇陵也许是无止尽的痛苦,是从云端被打落在地,可对南妍县主来说,在李栾身边,无论是奢华的瑞王府还是艰苦的农家院,只要李栾在,她甘之如饴。

  杜云萝努力平复了心绪,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今生没有乡君向皇太妃求情,没有你在公主跟前以命抵命,瑞世子可还有守皇陵的机会?”

  南妍县主笑了,双眼弯弯,梨涡浅浅:“那我还是陪着他,陪他生,陪他死,从前那种只能以继母的身份看着他的日子我都过来了,我还有什么不敢的?起码,我有八年时间,便是八天,我也不悔。”

  杜云萝紧紧咬唇,这种情绪旁人不懂,她却是深有感悟,她不就是这样吗?

  她一心要救穆连潇的命,可到底能不能成功,杜云萝没有十成十的把握,也许一个不慎,依旧是青灯古佛。

  可那又如何,她敢赌,她敢拼,就算粉身碎骨,偷三年五年,也是幸福。

  明知前路坎坷,依旧头也不回地往前走,这一点上,杜云萝和南妍县主真的是一个样的。

  唯一不同的是,杜云萝有翻盘的可能,但南妍县主没有,李享和李栾的谋反之路不会停下来,南妍无力改变瑞王父子的选择。

  所以杜云萝才说,她自愧弗如。

  南妍县主长长舒了一口气:“这些话压在心里很久了,这些年无人能说,能有一个人与我如此相似,也算是让我找到了说话的人了。杜姑娘,在那之后呢?你等了多久?”

  杜云萝淡笑:“五十年,他死后,我一个人整整过了五十年。”

  虽是笑着,声音却不喜不悲,即便如此,南妍县主也是心痛万分。

  她走得决绝,没有忍受独自孤老的苦,眼睛一闭,一切痛苦都了结了,再睁开时,又有了新的希望,而杜云萝不同,她足足等了五十年。

  五十年,多少前尘往事都作古了,偏偏心中的那个人却依旧不灭。

  南妍县主望着杜云萝,低声道:“你看,我把自己的一生都改了,你也可以。”

  这样的鼓励倒是比什么都有说服力,杜云萝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“县主,”杜云萝斟酌了片刻,问道,“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?从前我们没有打过多少交道,彼此不知性格,你为何会知道?”

  这个问题,南妍县主并不意外。

  她没有隐瞒,道:“是在天王殿里,你提到了镇国公府。”

  杜云萝一怔。

  “镇国公府的事情,现在也只有皇太后、圣上、皇后、公主和镇国公夫人知道,因为没有定下来,就没有漏过口风,可你却知道了,我就怀疑你同我是一样的。”南妍县主道。

  杜云萝抿唇:“仅仅只靠这一点?”

  “就如你说的,我们从前没有来往过,我能抓住的也只有这些细节了。”南妍公主顿了顿,又道,“别人也许想不到,但我是这么走过来的,就想着你会不会也是。”

  杜云萝拧眉,南妍县主的话让她觉得豁然开朗,而更多的,是不安。

  见杜云萝神色严肃起来,南妍县主不由也是一愣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闭上了眼睛,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,然后又握紧,反反复复。

 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出现,她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,如此犹豫思索了一炷香的工夫,杜云萝才睁开了眼睛。

  杏眸乌黑,清辉微凉,浮着一层很浅很浅的亮光,却还是让人看不透。

  杜云萝小小上前了一步,几乎附到了南妍县主的耳畔,道:“天王殿里,县主说过,你还没有来得及得罪乡君,但事实上,你在几十年前,就把她得罪透了,不是吗?”

  南妍县主的眸子倏然一紧,强忍住了几乎出口的惊呼。

  从前的穆连慧有多恨她,南妍县主一清二楚。

  不管穆连慧爱不爱李栾,那都是她的丈夫,她的儿子的爹。

  南妍的心思瞒得过天瞒得过地,连云华公主到最后都没有看明白,要不然,以公主的性格,怎么会让南妍拿命去换李栾的命?

  可这些都瞒不了穆连慧。

  ****在瑞王府里住着,穆连慧自然感觉的到南妍对李栾特殊的感情,可她只能忍着憋着。

  告诉李享,南妍根本不在乎,李享最多冷落南妍,却不可能夺走南妍的王妃身份;告诉李栾,更是自寻苦恼,李栾和南妍就算称不上青梅竹马,也是从小就认得的,连穆连慧都不敢确定在少年懵懂时,李栾是不是对南妍动过心,万一李栾知道后生出些异样情绪来……

  碍于继子与继母身份,穆连慧肯定这两人即便彼此有情也不敢胡来,但毕竟膈应。

  若是其他妾室通房,穆连慧定然毫不留情地打压,可那是南妍县主,是瑞王妃,是她名义上的婆母。

  穆连慧不用提防南妍会与李栾滚到一张床上去,她甚至不用提防南妍会和李栾说一些暗示性的话,南妍和李栾相处,就像是继母与继子一样,南妍把心思掩藏得很好,除了穆连慧,再没有其他人知道了。

  穆连慧很清楚南妍的心理,南妍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李栾讨厌她。

  南妍要是不怕李栾恨她,当初她纠缠的就不是瑞王而是李栾了。

  可南妍不出手,就这么不远不近地看着李栾,穆连慧不能告状不能打压,除了每日看着气着,她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