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希望

第一百七十四章 希望

  <=""></>  总不能弄死南妍县主吧。

  自从南妍县主进门,穆连慧就恨极了她,直到南妍为了李栾而死,她更是恨不能把南妍的尸骨都挖出来。

  南妍幽幽叹息,杜云萝说得一点都不错,她早就把穆连慧得罪透了。

  难怪穆连慧会说“县主你又岂是个由着别人指到东扔到西的人”,看来,穆连慧很清楚她的性子了。

  她不肯给公主左右一生,就胆敢做出拉扯瑞王的事体来。

  南妍县主垂眸,眼底闪过一丝苦涩,道:“杜姑娘的意思是,乡君也是同道中人?”

  杜云萝不置可否。

  南妍县主自顾自点了头:“也是,如此一来,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。”

  杜云萝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只有这个答案,很多事情才能解释清楚。

  杜云萝熟知穆连慧的脾气。

  前世叫南妍县主膈应了这么多年,今生穆连慧就算自己不嫁给李栾,也绝不想看到南妍顺心如意。

  在穆连慧心中,李栾娶谁都行,就南妍不行,而偏偏南妍最终成了瑞世子妃,这几日定远侯府里,穆连慧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了<="l">。

  那日天王殿里,穆连慧说过,她一直以为自己了解南妍,后来发现自己错了。

  可见心结颇深。

  杜云萝又静静回忆了一遍国宁寺里的事情。

  南妍县主让穆连慧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,穆连慧当时气得转身就走,但她也是动摇了的。

  芝麻是南妍和李栾的婚事,西瓜……

  穆连慧眼中的西瓜自然是穆连诚的世子之位。

  在国宁寺里对南妍县主下手,若无全身而退的把握,偷鸡不成蚀把米,让皇太后、皇太妃彻底烦了她,那穆连慧能帮到穆连诚的地方就少多了。

  原本,穆连慧是打算再忍一忍的,可云华公主的一席话,把她所有的苦恨都激了出来。

  杜云萝到皇太后的厢房时,里头正在说娃娃经。

  穆连慧不插嘴,却是一字不漏地听着,云华公主听不懂什么孩子哭了笑了摔了,穆连慧却是懂的。

  她生过儿子,却只养到了五岁。

  太子妃和夫人们说的孩子们的趣事,与穆连慧来说,仿佛昨日一般清晰,因为她对儿子的记忆停在了五岁那年,在往后的几十年来,翻来覆去回忆起来的都是那五年的时光。

  娃娃经,无疑是勾起了穆连慧的记忆,而云华县主却说穆连慧根本听不懂。

  穆连慧岂会舒坦?

  她对南妍县主是旧恨,对云华公主是新仇,新仇旧恨加在一块,她设计南妍县主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那日若毁了南妍,也等于是毁了云华公主的计划。

  以云华公主的性子来说,动了她手中的东西,比直接与她硬碰硬,更让她难以接受。

  杜云萝想明白了很多,但也另生出了一些疑惑来:“乡君既不想你如意,为何望梅园里算计瑞世子之后,没有留后手?她本该连你的机会也一并抹去,而不是拖拖拉拉到让皇太后萌生了念头。”

  南妍县主轻笑,抬头往慈宁宫的方向看了一眼,道:“因为她不知道,从前,我不是皇太后的第一人选。”

  杜云萝想了想,也就明白了。

  穆连慧以经验判断,她被皇太后排除在外之后,另有其他人选排在南妍县主之前,却没想到,南妍这几年的经营,已经使得自己在皇太后心中地位大涨,打个穆连慧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“她毕竟离京三年,回来之后,有些事情并没有全部弄明白。”南妍县主说道。

  三年时间,多少小事积累,让皇太后对南妍县主越来越满意,穆连慧回京之后,压根没有意料道南妍已经改变,这使得她吃了亏。

 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。

  南妍县主准备了很多,在机会出现的时候,她抓住了。

  “杜姑娘,”南妍县主唤她,“你跟乡君……”

  杜云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<="l">。

  定远侯府里的那些事体,外人知道得并不清楚,饶是南妍县主知道杜云萝几年后的处境,依旧不敢断言那些是意外还是人为。

  可从前,穆连诚既然得过爵位,穆连慧又是再活一世的人,即便从前真是意外,以她的性子,也会在今生变成人为。

  唾手可得的爵位,有几人能风轻云淡?

  就好比李享与李栾,从不曾放弃过对皇位的争夺。

  因而南妍县主很是担心,毕竟是“一样”的两个人,她自然不希望杜云萝孤苦一生。

  “如你所想。”杜云萝答得很简单。

  短短四个字,南妍县主懂了。

  “不好对付呀,”南妍县主叹道,“不过,很多都是我们的猜测,并没有实证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:“就算没有实证,也不得不防她。县主,我们在这里猜她,她又是否猜过我们?”

  南妍县主莞尔:“她猜了也一样没有实证。”

  虚虚实实,彼此都有疑惑,彼此都是试探。

  前世今生,改变颇多,谁又敢说自己一定比别人看得远,想得深?

  无非尽力一搏。

  花园游廊尽头,一人信步而来。

  隔得有些远,杜云萝一时瞧不出来人身份,只瞧见他是一身红衣,待走近些,才看清他穿着圆领衮龙袍,头戴翼善冠,面如冠玉,一双桃花眼含着笑意。

  杜云萝赶紧福身:“瑞世子。”

  李栾朝她点了点头,目光就落在了南妍县主身上。

  南妍县主几步上前,柔声问他:“皇太后那儿……”

  “皇祖母舍不得你,叮嘱了我一堆,”李栾的声音如春风拂面,“杜姑娘过去吧,别让皇祖母久等了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,朝南妍县主笑了笑,便告退了。

  她沿着游廊走了一段,回过头看了一眼。

  李栾和南妍县主还站在假山下,不知道李栾说了些什么,南妍县主笑盈盈的。

  杜云萝不知不觉弯了唇角,还好她没有做云华公主的推手,还好她没有毁了南妍县主这一次的努力,要不然,等她明白南妍的心的时候,她大抵是很难原谅自己的。

  不是宽容,不是良善,而是,南妍是她的希望。

  南妍可以改变一生,那她杜云萝也可以。

  就算前头还是一个穆连慧,她也要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