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气性

第一百七十五章 气性

  杜云萝刚迈进慈宁宫就遇见了云华公主。

  云华公主今日的衣着打扮与平日里完全不同,没有穿裙子,而是方便骑射的胡服。

  窄袖、翻领的上衣,裤子紧窄,腰上束着郭洛带,脚上踏了一双皮靴,衣服合身又挺括,云华公主个头不高,却也有一股英姿飒爽,巾帼不让须眉之感。

  杜云萝福身行礼。

  云华公主踏着皮靴快步过来,脚步声蹬蹬,到了杜云萝跟前,她猛得从背后抽出一根马鞭子,在手中耍了耍:“云萝你来了呀。”

  饶是杜云萝胆大,也被公主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唬了一跳。

  马鞭子就在鼻前略过,没有碰到杜云萝分毫,却也够让她惊出一身冷汗了。

  杜云萝暗暗吸了一口气,道:“来给皇太后请安。”

  “你和南妍的关系不错嘛!”云华公主咯咯笑了起来,“听说你们刚才就在园子里说话?”

  杜云萝抿唇,她和南妍县主说了不少话,对于云华公主的性子自然有些了解了。

  南妍县主昨日出阁,云华公主这会儿正是气头上,杜云萝不愿意火上浇油,可又不能胡说八道。

  思忖了一番,杜云萝道:“本该是早些来给皇太后请安的,只是皇太后还有客,我就在园子里候着,也就跟县主说了会儿话。”

  “都说了些什么?”云华公主眨着眼睛问。

  杜云萝垂眸:“说下棋,前回与县主切磋了两盘,还未分一个高下。”

  云华公主脸色一沉,一口气哽在了胸口。

  她之前有很多办法毁了南妍与李栾的婚事,只不过没有完全的把握,她不想轻易出手。

  皇太后那里只是起意,离最终定下还要些时日,云华公主没有孤注一掷的打算。

  谁知,她还没有准备好,就叫穆连慧坏了事。

  国宁寺里那一番变故,皇太后寻了南妍不说,还亲自问了李栾,李栾一点头,后面的事情跟星火燎原一般,快得云华公主措手不及。

  她不是没有狠招,但她还有顾虑,真让皇太后和皇后看出端倪来,云华公主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这口气,云华公主只能忍了。

  这会儿叫杜云萝一提,公主猛得想起罪魁祸首就是穆连慧,要不是穆连慧多事,让她再安排个一年半载,她不信没有办法成事。

  真真是可恶之人!

  云华公主手中的鞭子在地上重重抽了一鞭。

  茗姑姑从正殿出来,见此状况,心中不由一紧。

  公主这几日气性大,谁都看在眼里,茗姑姑怕她一个没收住,手上鞭子歪了,落在宫女内侍身上也就罢了,万一落在杜云萝身上……

  茗姑姑悄悄念了声阿弥陀佛,赶紧堆着笑容过来,请了云华公主与杜云萝进去。

  杜云萝给皇太后、皇太妃与太子妃见礼。

  皇太后坐在罗汉床上,指着云华公主道:“你这孩子,半点闲不住。”

  云华公主咯咯直笑,原地转了两圈:“皇祖母,我穿着好看吗?”

  “又要去马场折腾?”皇太后拉着云华公主在她身边坐下。

  云华公主点头:“对呀,我好久没骑马了,过些日子,父皇不是要去围场吗?他应了我带我去的,我要好好练习一番,不能叫他小瞧了。”

  皇太后了然:“是了,开春了。”

  京城外有个围场,老虎豹子之类的猛兽差不多都没了,多的是些鹿、黄羊、狍子、兔子,前些年秋天时,圣上去围猎过,春天狩猎,已有五六年未行了。

  皇太妃笑着问杜云萝道:“会骑马吗?”

  杜云萝摇了摇头。

  杜家是书香人家,男人们倒是会骑马,但也只是日常出行的程度,如今骑术最好的可能就是杜云荻了,历山书院请了骑射先生,杜云荻学得很认真。

  杜家的姑娘们都不会骑马,她们对马儿的了解就是平日出行的马车了。

  不过,杜云萝其实是上过马的。

  从前穆连潇教过她,可惜她的心思全然不在那上头,叫穆连潇带着骑了回马,下来时整个人都快被颠散架了,往后再不肯尝试了。

  她的水平么,大概就是坐在马上,有个人在前头牵着缰绳让马儿信步了,自个儿让马儿撒蹄子跑,即便是小跑,她也不敢。

  实在不能说自个儿会骑马。

  “骑马多好玩呀。”云华公主笑着插了进来,“你跟着我去马场,我教你好不好?”

  杜云萝微怔。

  这话要是太子妃亦或是南妍县主说出来,杜云萝指不定就应了,可那是云华公主,杜云萝可不敢应下。

  云华公主喜怒不定的,又是在马场,出了什么事儿都不奇怪,杜云萝是断断不会跟着她去的。

  杜云萝有些为难,正斟酌着要怎么拒绝,却听太子妃笑了。

  “皇妹,你的骑术太过奔放,连太子殿下都遭不住,你来教杜姑娘,岂不是要把娇滴滴的姑娘给吓坏了。”太子妃嗔笑道。

  云华公主撅了嘴,皇太后亦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说的就是你!你哪回去骑马,不把跟着的人吓得脚软了才回来?你母后每次都提心吊胆的,这回你要跟着去,我不拦你,但绝不能再那么没分寸了。”

  皇太后开口,云华公主也没有办法了,嘟着嘴与太子妃道:“嫂嫂别说我呀,你的骑术远在我之上。”

  “可我向来都是慢慢骑的呀。”太子妃笑道。

  云华公主才不信她呢,太子妃在嫁给太子之前可半点儿没收敛过,不禁是骑术,也射猎都是好手,直到生了皇太孙之后,才不再那般奔放的骑马了。

  皇太妃低低与皇太后说了几句。

  皇太后颔首,道:“骑马也不难,回头让人教你。”

  杜云萝心中诧异,怎么三言两语之中,就已经定下了让她学习骑术了?

  太子妃掩唇笑了:“定远侯府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不会骑马的,皇祖母,我曾听说过,吴老太君不仅骑射出众,还跟着老侯爷打过仗吧?”

  “你倒是什么都知道些。”皇太后睨了她一眼,“老太君老太君的叫她,我都有些忘了,她年轻的时候可真是与众不同的呢。”

  提起吴老太君,杜云萝亦是有些了解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