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抬举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抬举

  </>

  吴老太君出身将门,她从小随着父亲去了边关,一身本事都是在辽阔的草原上练出来的。

  嫁给老侯爷穆世远之后,年轻的吴老太君没有留在京中,而是跟着穆世远戍守。

  战事吃紧,穆世远征战在外,有敌军夜袭边陲小镇,吴老太君没有躲避,与守城的兵士一起舞着长刀杀敌。

  那一夜,她一个女人,也夺了几个敌人的性命。

  虽然远远比不上戏台上代父从军的花木兰,但吴老太君的这一番作为,在当世女子之中,也是叫人惊讶的故事了。

  杜云萝从前听定远侯府的老仆们说过那段往事,反倒是吴老太君,从不把这些挂在嘴边,也不喜欢晚辈追着问她。

  不过,就如太子妃所说的,定远侯府里的女人,没有一个不会骑马的。

  不管是嫁进来的儿媳,还是穆家的姑娘们,骑马都是好手,只有杜云萝是一个异类。

  没有人逼她学,杜云萝也就躲懒了。

  但这会儿皇太后吩咐下来了,她只能点头应下。

  皇太后没有给她多少时间,下个月圣上狩猎,杜云萝也要跟着去。

  杜云萝出了慈宁宫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  待回了杜府到了莲福苑,夏老太太听了杜云萝的话,沉着脸良久没出声。

  直到过了差不多一刻钟,西洋钟咣咣响了,夏老太太才醒过神来,吩咐许嬷嬷道:“赶紧给云萝做两身骑装。”

  杜云萝从不骑马,也就没有那样的衣服,这会儿临时抱佛脚,不单单是要学骑马,连骑装都要赶工。

  许嬷嬷应了。

  夏老太太握着杜云萝的手,叹道:“云萝,皇太后这般抬举你,你想过原因吗?”

  杜云萝垂眸。

  她头一回进宫是皇太后要问望梅园里的事体,而那之后,时不时地就被唤进宫里去,替皇太妃抄经,跟着皇太后去国宁寺祈福,这等体面抬举,京中能有几个姑娘拥有?

 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和偏袒。

  仅仅因为问了一回话,就对杜云萝这般关心,别说夏老太太不信,杜云萝自己也不信。

  其中缘由,杜云萝是明白的,因为她是穆连潇的未婚妻。

  前世,她也是这么一个身份,却从未被慈宁宫单独召见过,逢年过节进宫磕头时,皇太后亦没有给过她一个多余的眼神,这和从前杜云萝与吴老太君并不和睦的关系有关,却也不是唯一的原因。

  最大的原因是穆连慧。

  皇太后看重的是定远侯府,前世抬举的是穆连慧,封为乡君,随皇太妃在普陀山诵经三年,回京之后许给了李栾,皇家对于定远侯府的“关心”就已经足够了。

  而现在,穆连慧让皇太后不高兴了,皇太后不想再抬举穆连慧,却又要给定远侯府体面,这一份恩荣就落到了杜云萝头上。

  “因为定远侯府。”杜云萝轻声回答道。

  夏老太太的眉头一紧,杜云萝的通透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,可犹豫再三,还是叹了一口气,道:“云萝,圣上只怕是又要兴兵了。”

  话音未落,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,抬头望着夏老太太,红唇微启。

  夏老太太见她如此,只当她是猛然间不能接受,便拍了拍杜云萝的手心。

  杜云萝岂会不知夏老太太是在安抚她,但她此刻并不是害怕,还是吃惊。

  因为夏老太太看得太准了。

  圣上在位十九年,战事频繁,应该说,从先帝甚至是高祖皇帝在位时开始,边境战事就时有发生。

  直到永安十三年,也就是穆世远与两个儿子战死的那一年之后,边疆只有小打小闹,休养生息了几年,以圣上好战的脾气,是时候再兴兵事了。

  打仗不能缺少统兵的将才,一旦开战,定远侯府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。

  圣上看重定远侯府,皇太后的抬举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杜云萝很清楚,依从前的进程,来年元月一过就有战事,穆连诚奉旨去了边疆,而吴老太君进宫求来皇太后懿旨,让穆连潇在三月里娶了杜云萝进门,五月时,他也去了边疆。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祖母,我知道的,世子早晚都是要去打仗的。太子妃说,定远侯府的女人没有一个不会骑马,那我也要好好学。”

  夏老太太静静看了杜云萝一会儿,见她沉着,不似逞强,也没有怄气,不由心情一松,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骑装连夜赶了出来,杜云萝换上试了试。

  甄氏围着她仔细一顿瞧:“囡囡,你多动一动,哪儿紧了拘了就赶紧说,一定要穿得舒舒服服的才好,不能束手束脚的。”

  杜云萝叫甄氏催着又是抬手又是蹲下,还踢了踢腿,确定没有哪儿不合身的,甄氏才算满意了。

  水月拿着一封信进来,笑着递给甄氏:“太太,四爷来信了。”

  一听是杜云荻的家书,甄氏赶紧接过来,杜云萝亦凑过去看。

  杜云荻在信里报了平安,说邵家的人来书院报喜了,知道杜云茹有了身孕,邵元洲欢喜得走路差点儿都撞到柱子上去了,叫同窗们好生笑话了一通。

  邵元洲很挂念杜云茹,只是他们几个都是两年后要下场比试的,这些日子功课抓得很紧,邵元洲抽不出身回京了。

  又说到了段观清和施仕人。

  望梅园里,施莲儿是跟着段华言去的,却闹出了那样的事体,段观清与穆连潇是好友,愈发觉得抬不起头来,自打那之后就不肯与施仕人来往了。

  段观清在书院里绕着施仕人走,与他交好的世家子弟虽然闹不明白具体事端,但也是一个鼻孔出气的,对施仕人多有疏远,而段观清则和杜云荻亲切了许多。

  施仕人渐渐成了独行侠,再没有之前的好人缘了。

  对这变化,杜云萝并不意外。

  段观清又不是傻子,叫施家兄妹坑了一回,又怎么还会再凑上去?

  施莲儿进了恩荣伯府,但施仕人还是一介书生,没有功名在身,看不到锦绣前程,无法成为施莲儿的靠山,反过来,施莲儿在伯府里站不稳脚跟,与施仕人来说,也不是什么助力。

  施莲儿这一回的出手太过急切,反倒是把他们兄妹的路都断了。

  金榜题名,真材实料固然要紧,人脉和助力也不可缺少,施仕人不说是有人相助,不被打压就已经阿弥陀佛了,他这辈子想出头,基本不可能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