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马球

第一百七十七章 马球

  杜云萝练习骑马的地方是宫中的马场。

  马场位于皇宫的西南角,历代圣上都尚武,爱骑射,因而马场占地不小,也养了不少名驹宝马。

  圣上喜欢马球,此处也是马球场。

  杜云萝是头一回来这里,她穿着新做的骑装,头发编成了长辫挽在了脑后,没有带什么首饰头面,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爽利。

  云华公主走在前头,皮靴蹬蹬作响,头也不回地往前走:“云萝,骑马可好玩了,你千万别怕,我等下给你挑匹马儿。”

  杜云萝跟在公主后头,听着公主说个不停,她却一个字也没有接。

  让云华公主给她挑马,杜云萝还真没有这个胆子。

  走到半途,听见前头马蹄声阵阵,隐约有叫好声。

  云华公主一怔,加快了脚步,等入了马场,眼睛不由一亮:“在打马球?那不是豫哥哥吗?”

  守在马场边的内侍见云华公主来了,赶紧过来请安,道:“公主,太子殿下与几位世子爷在与中军都督府的打马球。”

  云华公主瞪大了眼睛。

  打马球左右各五人,一队着红衣,一队着白衣,场上你来我往,马匹奔跑扬起的沙尘遮挡了些视线,但并不影响对场上之人的辨认。

  云华公主看了一圈,奇道:“我怎么没瞧见太子哥哥?”

  内侍赶忙又道:“太子殿下刚刚下场休息,就在对面坐着,奴才引您过去?”

  云华公主点头。

  杜云萝自然跟上。

  刚走了两步,就见场中央一白衣人扬手轻挥,拳头大小的马球飞起,在空中划出长长的弧线,不偏不倚传到了前头队友的马前。

  队友面前空无一人,他轻轻一拨,马球便滚进了球门。

  杜云萝的目光落在那白衣人身上,饶是背对着她,她也能一眼认出,那是穆连潇。

  他今日竟然是在宫中陪着太子与诚世子打球……

  说起来,她还从没有看穆连潇打过马球呢。

  沿着马场外圈绕过去,杜云萝跟着云华公主给太子李恪见礼。

  李恪一副刚下场的模样,在日头下晒得久了,他的肤色发红,额上不停冒着汗水,眼睛却一直盯着场上。

  刚刚进了一球,两方人员勒马停在己方球门前,马球放回了场地中央。

  杜云萝仔细看了看,穿着红衣的她一个都认不出来,想来是中军都督府的人,而白衣这边,居中的是李栾,左右是李豫与穆连潇,另两人瞧着有些面熟,杜云萝琢磨着应当也是京中哪一家将门出身的少年人。

  令官手中的小红旗高高扬起,十道尘烟向着场中央冲去。

  李豫的马儿脚程极快,一马当先,马蹄起落之间,李豫球杆挥起,马球往对方球门飞去,却没有一击命中,在球门上一撞,弹了回来。

  中军都督府的人亦是高手,也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束手束脚,弹回来的马球正好落在了回防之人的马前,他一杆传向前场,队友抓住空挡,把球直直传入了球门。

  这一回合,杆起球落,迅速进球结束。

  场上之人还没说什么,李恪却有些急了:“我说你们呐,我一休息就泄劲儿了?进攻,狠狠地进攻,不用给他们留颜面。”

  李豫转过头来,笑道:“我们哪有泄劲啊,之前我不是还进了一球吗?”

  “那是你的功劳吗?阿潇都把球传你马蹄子跟前了,你要是还打不进,这马蹄子回头都该踢你了。”李恪哈哈大笑,“阿潇,你别光给他们喂球,你媳妇来了,露两手给她瞧瞧。”

  站在场边的杜云萝愕然。

 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太子如此称呼,而且还都是男子,亏得杜云萝脸皮够厚,才没有转身就跑,但也不敢直直盯着穆连潇瞧了。

  穆连潇轻咳了一声,除了李栾的笑容还温和些,其他人就没那么顾忌了,他们彼此之间本就熟悉,又都是习武的少年人,没有那么弯弯绕绕的规矩,甚至有人与他挤眉弄眼。

  好在是在大太阳下打了许久马球了,即便是阳春,穆连潇也出了一身汗,此刻脸上烧得慌也无人能瞧出来。

  杜云萝刚刚到马场时穆连潇就看到她了,与平日里全然不同的装扮,叫他不禁眼前一亮,只是球场上分不得心,他望了两眼,就把注意力转回到了场上。

  现在叫李恪喊破了,穆连潇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。

  幸亏令官摆好了球,准备扬旗了。

  双方蓄势待发,刚才还笑闹着的少年们一下子专注起来,等令官抬手,又齐齐策马。

  一时之间,场上你来我往,杜云萝此刻也不用矜持什么了,瞪大眼睛瞧着。

  纵横驰骋之间,杜云萝有些眼花缭乱,飞扬的尘沙差点儿让她寻不到马球的位置。

  直到她看清,马球被穆连潇控在了球杆下。

  中军都督府的五人立刻围了上来。

  穆连潇丝毫不显慌乱,偏过头看了一眼李栾,李栾策马往前跑,而穆连潇球杆一动,精准把马球自乱踏的马蹄子当中拨了出来,直溜溜地往李栾滚去。

  “快抢!”对方高喊,球杆往马球追去。

  只见穆连潇翻身,只用一只脚尖勾住了马镫,身子轻巧如燕般探出,球杆挡住了对手挥到半途的球杆,顺势化解了对方的攻势,又快速翻身回到马上。

  李豫堪堪挤进乱战当中,球又被往前带了带,朝着前头的李栾飞去。

  他高声道:“太子说了,这种球要是打不进,马蹄子会踢你的。”

  李栾转过头来,桃花眼睨了李豫一眼,最后落在飞起了马球上,手中球杆轻轻一截,不偏不倚地让球停在了身侧,他扬手一推,马球滚进了球门。

  李恪连连鼓掌:“这球打得不错!”

  李豫夹了马肚子,调转马头看着穆连潇,打趣道:“刚才那一手可真不错,够花俏。”

  穆连潇一怔,他自己清楚,那一下并非故意为之,只是当时恰巧合适而已,只是这话说给李豫听,对方肯定是不信的,反倒会越描越黑,惹了更多笑话。

  他下意识地往杜云萝那儿看去,却见她眉头微锁,仿若是有些心事。

  李恪站了起来,牵着他的高头大马又走进了场内,道:“阿潇,一心不得二用啊。”

  穆连潇回过神来,把球杆交给李恪,翻身下马,牵着马儿朝杜云萝走去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