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关心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关心

  杜云萝惊讶地看着朝她走过来的穆连潇。

  云华公主坐在椅子上,掩唇轻笑:“云萝,要说话可别在这儿说,这些马儿跑起来,一嘴尘土。”

  这还真不是云华公主胡说的,她已经拿帕子掩唇了。

  令官准备扬旗,场中的人也就不笑话穆连潇了,一心扑在了球上。

  穆连潇把马绳交给内侍,独自走到杜云萝跟前,道:“怎么皱着眉头?”

  杜云萝长长的睫毛颤了颤。

  阳光强烈,逆光下,穆连潇的面容并不清晰,杜云萝能看清的只剩下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。

  杜云萝的心猛得一紧,想起穆连潇刚才打马球的模样……

  她是外行人,亦觉得那身姿格外英俊,抓人眼球,可那样的动作,印在她脑海里,多少有些惶恐。

  从前,穆连潇是坠马而死的。

  冷箭射中后背,他没有控制住身形,摔落马背,乱军之中,再也没有站起来。

  杜云萝是听人说的,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,可那一幕却经常出现在她的梦中,梦中的她站在城墙之上,看着城外千军万马,看着穆连潇中箭落马,她只能看着。

  无能为力。

  噩梦之中,她连惊叫声都无法发出来,连眼泪都是惊醒之后才翻滚而出的。

  无论过去多少年,只要回想起那一幕杜云萝就惊恐万分。

  杜云萝嗫唇,强作镇定,低声道:“那样子看得有点慌。”

  穆连潇微怔。

  他骑术极好,马上翻身一类的动作难不倒他,场上都是习武之人,彼此知根知底的,也没有人会觉得慌乱。

  只有杜云萝……

  一个不会骑马的书香出身的姑娘,不怕才是不寻常的,而且,与其说是怕,更多的是关心他吧。

  思及此处,穆连潇深邃的双眸猝然有了一丝笑意,而后越来越深,到最后,唇角扬起,他柔声道:“那下回我不那样了。”

  杜云萝没料到会换来他这么一句话,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,怔怔看着穆连潇,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。

  场地之中,比赛还在继续。

  不知道太子殿下如何进了一球,引得云华公主连声叫好。

  穆连潇回头看了一眼,又把目光挪了回来:“这里尘土大,再走远些吧。”

  马场地方大,两人前后走着,等远离了众人,穆连潇才停下脚步。

  杜云萝到底还要顾忌那边的人,只不远不近地站在穆连潇身边。

  穆连潇笑着问她:“今日怎么这副打扮?”

  杜云萝垂眸看了自己一眼,道:“皇太后让我学骑马,说是过些日子圣上要去围场,让我跟着公主一道去。我今日是来学骑马的。”

  圣上要去狩猎,穆连潇是知道的,听闻杜云萝也要跟着去,他多少有些意外。

  杜云萝是外行人,在围场骑马可不是绕着这马场小跑,哪里是说学会就学会的。

  “时间不多,大抵只能学个花架子。”杜云萝很清楚自己的斤两。

  无论学什么技艺,无外乎天分和努力,从前她跟着穆连潇学过,杜云知道自己在骑马上没什么天分,至于努力,她时间紧,几日之内是难有大成的。

  穆连潇笑着上下打量着她:“起码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。”

  “是说这身衣裳?我都没有骑装,这身是连夜赶出来的。”杜云萝笑盈盈的,眸子里如蕴着一汪清泉,抬手看了看,“是和平时相差好多。”

  骑装修身,线条明显,翻领露出细长白皙的脖颈,腰上束着郭洛带,越发显得杜云萝的楚腰不盈一握,踩着皮靴,使得本来有些小巧的人都添了几分窈窕之感。

  而且,衣服挺括,勾画了起伏,正面还瞧不出什么,穆连潇正好站在杜云萝身侧,横看成岭侧成峰,他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,不敢再细想什么,赶紧转过了头。

  杜云萝见他神色变化,起先不解何意,待反应过来了,脸上霎时烧得通红。

  这可不是光一个厚脸皮就能顶用的。

  穆连潇先收敛了心神,道:“云萝,挑马儿了吗?”

  杜云萝摇头:“我和公主一来就见你们在打马球。”

  “走吧,我替你挑。”

  杜云萝赶忙应了,穆连潇替她挑的马儿,怎么看也比云华公主挑的稳妥得多。

  穆连潇带杜云萝走到马厩。

  杜云萝虽不是伯乐辨不出千里马,但好赖之分还是有些概念的。

  送入宫中的良驹早就叫贵人们挑完了,留在这里的却也不差,杜云萝身材娇小,穆连潇便替她挑了一匹身量相对小些的马儿。

  “看起来温顺,”穆连潇解释了一句,见四周无处注意他们,他稍稍弯下腰凑到杜云萝耳边,道,“公主还为难你吗?”

 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杜云萝心跳慢了一拍,她瞅了穆连潇一眼:“公主的心思,我猜不透。”

  就算这两日云华公主待她如春风和煦一般,但杜云萝半点不敢放松警惕,云华公主的性格太过刁钻,喜怒不定,杜云萝没有把握说她定然会如何如何。

  “狩猎时,瑞世子妃也是去的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挑眉。

  南妍县主也去?

  今生与从前不同,南妍县主并未惹了皇太后厌恶,自不用在瑞王府里闭门不出,可她毕竟是新嫁,云华公主的情绪未定,按说南妍县主要避一避锋芒的,就像是她从宫外发亲一般,与公主两不相见,才能平平稳稳的。

  狩猎时,南妍县主称病避而不往,不失为一个好主意,而现在她却要去,是南妍县主自己的意思,还是李栾的意思,亦或是皇太后的意思?

  一时之间,倒也难以分辨,但对杜云萝来说,有南妍县主相陪,总比一个人应付云华公主好些。

  杜云萝浅浅一笑,道:“与县主一道挺好的。”

  穆连潇抿唇,当日天王殿中,他并不觉得杜云萝与南妍县主的关系有多亲近,可现在听杜云萝的口气,两人关系似是更近了一步。

  杜云萝看出穆连潇疑惑,道:“县主与公主不同。”

  毕竟是在宫中,再往下说下去并不妥当。

  穆连潇拉开两人距离,牵着马儿往回走。

  杜云萝跟在他身边,正寻思着狩猎的事情,突然听见穆连潇唤她。

  他说:“云萝,明日我挑匹马儿送去杜府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