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走神

第一百七十九章 走神

  <=""></>  挑匹马儿送去杜府?

  杜云萝闻言,脚下顿住,看着走在前头的穆连潇,又看了眼他牵在手中的温顺的马儿。

  听到身后的杜云萝停住了,穆连潇回转过身来。

  四目相对,穆连潇的眸子深邃不见底,他抬手在马儿的背上拍了拍,声音不轻不重:“毕竟是宫里的马。”

  杜云萝通透了。

  她这几日骑着这匹马儿练习,等去围场时,带上的也是它。

  而宫里的马,看着稳妥,其实变数极大。

  杜云萝骑术本就不精,万一云华公主做些什么,真出了事情,就后悔莫及了<="l">。

  自家驯养的马匹在这方面多少能够安心一些。

  杜云萝知道,穆连潇是为了她的安全在考量,他虽不懂她们姑娘家的歪歪扭扭的心思,但也不是愣头青,能受圣上器重,与众多宗亲子弟们关系亲近,又能领兵作战的人,岂会是一个没点儿想法的人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不由心中有些苦涩。

  从前的他没有逃脱二房的算计,并非是穆连潇不够聪明谨慎,而是他被忠孝情义蒙住了眼睛,他没有想到会被至亲捅了刀子。

  杜云萝暗暗叹息,没有人愿意拿恶意去揣度自己的亲人,这是人之常情。

  就像现在若有人告诉她,她的伯父伯娘兄弟姐妹们虎视眈眈盯着她要取她性命,她一定也不会愿意接受和相信的。

  只是,今生她必须面对,穆连潇有一日也必须面对。

  虽然痛苦,可杜云萝相信,穆连潇会知道要如何做的。

  杜云萝缓缓勾了唇角,莞尔道:“那你挑一匹温顺听话的。”

  两人走回马场时,场上的比试还在继续,弥漫的烟尘之中,李恪传球进球的动作潇洒利落,得意大笑。

  杜云萝瞅了两眼,压着声音问穆连潇道:“太子打马球很厉害?”

  嘴上这么问着,语气里却没有半点惊叹味道,甚至是透着几分揣测和调侃。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他听得出杜云萝的意思,想了想,低声答道:“太子打得不错的,毕竟是太子。”

  杜云萝眸子一转,嘻嘻笑了。

  她就说呢,太子的水平太高,也不至于能一人控制比赛,力挫对手,可他是太子,中军都督府的人再是刚正果敢,该悠着点儿的时候也是要悠着点儿的。

  马场地方大,杜云萝一个新手又不用撒开马蹄子跑,就在一旁空地上。

  穆连潇仔细与杜云萝说着要领。

  这些东西,从前杜云萝都听穆连潇说过,彼时她并不上心,听了个七七八八,到最后记得稀里糊涂的,上马之后手忙脚乱,反倒把教她的穆连潇吓了一跳。

  回忆前事,杜云萝忍不住笑弯了眼,以至于穆连潇说完了,她才醒过神来。

  呜……

  完全就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了。

  杜云萝抿着唇,抬眸看着穆连潇,乌黑晶亮的杏眸闪烁着道:“我、我没听明白。”

  穆连潇早瞧出来她走神了,见她睁眼说瞎话,接着马儿挡住了马球场的方向,微微弯下腰逗她:“是没听明白,还是走神了?”

  笑容在面前骤然放大,眼底是毫不掩饰的笑意,杜云萝心头一烫,嘟哝道:“就许你走神,不许我走神?”

  穆连潇哑然<="r">。

  她说的是国宁寺里,她在他掌心写字,他的心思全落在她身上,酥酥麻麻的一笔一划到底写了什么,他竟一点儿都不知道。

  想起当时情境,穆连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杜云萝的声音本就是娇娇的,嘟哝时更是带了些许撒娇味道,落在耳边,格外扣人心弦,穆连潇轻咳一声,拉开了两人距离,手却不由自主地抬起来,在她头上轻轻揉了揉:“许,当然许。”

  杜云萝觉得整个头顶的发丝都点着了一般。

  她自觉脸皮够厚,别说是打趣话说不过三句就扭头要跑的杜云茹,连甄氏都要被她的没脸没臊闹得哭笑不得,都说她是驴皮脸,厚得能熬出一大锅阿胶来,可偏偏对上穆连潇时,她的厚脸皮就有些顶不住了。

  前世两人做过夫妻,关起门来时,什么话没说过,什么事儿没做过?按说无论穆连潇此刻说什么做什么,杜云萝都该稳如泰山,左不过牵她的手,眼神粘着她不放而已,又不是多臊人的事体。

  可偏偏,杜云萝就是心跳加速面红耳赤,浑然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。

  她望着穆连潇,他眸中温柔如潮水涌动,让她沉溺其中,杜云萝想,这都怪因为穆连潇。

  对穆连潇而言,她是在一年前才出现在他意识里的未婚妻,他慢慢觉得欢喜,慢慢想要亲近,这种少年情怀感染了杜云萝,使得她也忍不住跟着他的情绪起伏。

  不得不说,这样的体会其实很好,暖得她整个人都甜蜜起来。

  从前,她待穆连潇可没有这种心境,等真的明白何为浓情蜜意何为执子之手时,她已经再也握不住他的手了。

  什么甜蜜,什么幸福,都成了镜花水月,成了掺了无数砒/霜的红豆糕,入口有多甜,回味就有多痛苦,好像心肝肺都烧了起来。

  如今重来一次,两个人这般相处,也算是杜云萝的一种新体会了。

  杜云萝嗔了穆连潇一眼。

  穆连潇收回了手,笑意不减,又把骑马的要领说了一遍,道:“还有哪儿不明白的,我再说一遍。”

  杜云萝轻哼:“我这回又没走神。”

  话虽如此,可骑马又不是写字画画,知道了要领与能学会,是两码子事情。

  杜云萝扶着穆连潇的手,踩着马镫翻身上马,居高临下时,多少有些心惊。

  穆连潇看在眼中,道:“云萝,你先习惯坐在马背上吧。”

  杜云萝知道自己斤两,也不逞强,就直挺挺坐着,这匹马儿也算温顺,可也少不得哼哧哼哧喘个气,拿脚蹄子在地上刨一刨尘。

  每每有一番动作,杜云萝的心都少不得漏跳一拍。

  穆连潇一面与杜云萝说话,一面牵着马儿随意走了走。

  杜云萝渐渐放松下来,依着穆连潇的意思,在马背上感觉重心的平衡。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