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章 忌讳

第一百八十章 忌讳

  <=""></>  云华公主坐在椅子上,凤眼看着球场。

  她坐得舒适又随性,仿若这儿不是马场,而是在寝宫之中一般。

  虽不是端端正正的,可仪态上也挑不出错处。

  李豫刚刚进了一球,云华公主笑着鼓掌,不住叫好。

  等令官扬旗,云华公主眸子一转,远远看向杜云萝和穆连潇。

  杜云萝似是才适应,马儿由穆连潇牵着走,缓缓前行。

  那两人不知道在说了些什么,杜云萝脸上的笑容挡都挡不住。

  云华公主瞧了两眼,轻笑道:“那样哪里算骑马呀?慢吞吞的,云萝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呢?早知如此,就不该让阿潇教她。”

  穗雨站在云华公主身后,垂着头没有应声<="r">。

  云华公主咯咯笑了两声,猛得握紧了放在一旁的马鞭,用力挥手:“要我说呢,就该这么抽马屁股,颠上一程,就学会了。”

  马鞭是折叠了的,云华公主握着一挥,并没有甩开,可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还是叫穗雨吓了一跳,整张脸霎时白了。

  云华公主偏过头来,抬眸看她:“你慌什么?我又没有让你去骑马,你这细胳膊细腿的,要是吓坏了,谁来伺候我?”

  穗雨勉强挤出笑容。

  她想说,杜云萝也是细胳膊细腿的,一个书香人家养出来的姑娘,头一回上马,能坐稳了就不错了,跟从小“野”的将门女子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只是,这些话穗雨只能在肚子里转悠,一个字都不敢往外冒。

  云华公主这两日的脾气越发阴晴不定,她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都难保了,哪里还敢替别人说好话。

  暗暗叹了一口气,穗雨悄悄看了场上策马的李栾一眼。

  她颇为怀念南妍县主,县主在宫里的时候,还能帮着劝一劝公主,她们底下人的日子才舒坦些,眼下,全靠她们自己顶着,穗雨作为大宫女,整日里惶恐极了。

  尤其是……

  她盼着云华公主永远不知道。

  云华公主身子突然后倾,靠在了椅背上,高高仰着头,直溜溜地看着穗雨:“我倒是忘了,阿碧呢?”

  穗雨背后一凉,高悬在空中的太阳没有给她带来半点暖意,场上拼出了一身大汗的少年与她仿若身处两个季节,穗雨暗暗吞了口唾沫,道:“奴婢不知。”

  “不知?”云华公主疑惑地眨了眨眼睛,“也是,一个宫女做错了事儿,自有管事的姑姑收拾她,你不知道也寻常。”

  穗雨提着的心丝毫没有落下去,她在公主身边伺候了多少年了,又怎会不知道公主的脾气。

  果不其然,云华公主话锋一转,又道:“你也去管事姑姑那儿走一遭,不就知道了?”

  穗雨整个人一僵。

  云华公主就跟没看出穗雨的紧张一样,道:“前回我和云萝说了要调香玩的,这事儿你上点心,去内务府里走一趟,缺什么就让他们补上。”

  穗雨咬了咬牙,恭谨应了。

  等云华公主坐直了,视线不再停留在她身上,穗雨才忍不住整个人发起抖来。

  交叠在身前的手紧紧交握,穗雨的脑海里全是一个念头——公主知道了。

  那日国宁寺里,云华公主问皇太后讨了檀香,回屋里就让穗雨点上了。

  阿碧鼻子灵,穗雨就在香炉前站了那么一会儿,身上沾染的味道就叫阿碧闻出来了。

  阿碧缠着问她讨香,说是她自个儿疏忽了,就从宫里带了一种香料来,之前南妍县主小憩时点上了,县主醒来说,味道有些腻,叫夜里换一种<="l">。

  “县主是坐不惯车,身子不舒服,闻着惯常用的香料都觉得腻味,可我就带了这一种,夜里换不出别的来了,好姐姐,你分一些给我吧,只要够点一夜的就好,不然等县主回来,我怎么交代呀。”

  阿碧又是求又是讨的,穗雨拗不过她,便答应她去和公主说一声。

  只是当时公主在皇太后那儿,阿碧又等不及,穗雨大着胆子自个儿拿了主意,分了一小撮给阿碧。

  穗雨是一番好意,却没防备阿碧是别有用心。

  虽然后头的事情与她给穗雨的檀香没有什么大关系,但那日事情是公主心中的一根刺。

  最要紧的,是她犯了公主的忌讳。

  公主对南妍县主是很大方,平日里高兴了赏给县主的东西,足够记上厚厚一叠簿子了,仅仅那么一小撮香料,公主根本不介意。

  公主介意的是她的自作主张,便是要给县主东西,公主自个儿会给,轮不到穗雨做主。

  穗雨暗自叫苦,她最知道云华公主的性子,怎么当日偏偏就犯了糊涂?

  阿碧那日夜里就被带走了,穗雨提心吊胆的,还当可以蒙混过关,直到现在,她总算明白了,公主其实都知道了。

  穗雨看着云华公主的背影,公主既然知道了,为何没有罚她?只在言语上敲打几句,实在不是公主的脾气。

  不过,敲打总比处罚强些。

  场上的比试结束了,胜负毫无悬念。

  过程有来有回,精彩纷呈,太子参与其中,也很是尽兴,大笑着与众人说着话。

  云华公主站起身来,朝牵着太子坐骑的内侍招了招手。

  内侍牵着马儿过来,云华公主一把夺过,翻身上马,道:“你们散了,该轮到我了,皇兄的马儿借我。”

  说罢,也不管李恪答应不答应,双腿夹着马肚子,手上鞭子一挥,飞驰出去。

  杜云萝此刻正指挥着马儿小跑,说是跑,其实也比信步快不了多少。

  穆连潇松开了缰绳,站在一旁看着她,杜云萝并不贪心,就慢吞吞地在这一片打转,姿势说不上好看,好歹也是坐稳了的。

  听见那边动静,两人抬眸望去。

  李恪的坐骑又高又壮,身材小巧的云华公主却是半点不虚,她的脚勾着马镫都有些困难,可又骑得很稳。

  太子妃说过,云华公主的骑术出色,公主并没有做些花哨的动作,她只是加鞭再加鞭,马儿奔驰,扬起一片尘土。

  策马跑了一圈,经过杜云萝这半边时,尘土刺得杜云萝都有些睁不开眼,身下马儿不安地刨着蹄子。

  杜云萝勒着缰绳的手收紧了,与穆连潇道:“世子,我下来吧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