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过分

第一百八十一章 过分

  <=""></>  穆连潇颔首,走到杜云萝边上,扶她跳下了马。

  杜云萝才刚刚站稳,就见云华公主策马往他们这儿来。

  太子的马步程极长,云华公主的速度又快,就像是直直往两人这里冲撞过来一样。

  快得几乎要撞上一般。

  杜云萝愕然瞪大了眼睛。

  几乎要到面前时,云华公主勒紧了缰绳,马儿硬生生扬起了前蹄,在杜云萝和穆连潇三步开外停了下来。

  尘土扬得厉害,杜云萝呛着了,好一阵咳嗽。

  云华公主坐在马背上喘气,尘沙迷了她的眼睛,她拿手不住挥着,半晌道:“阿潇你怎么不避开呀。”

  穆连潇挑眉。

  公主来势汹汹,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撞他们,紧紧是吓唬而已,他若特意避开,愈发会惹得云华公主气恼。

  没有人搭话,云华公主也不在意,偏过头与杜云萝道:“云萝,你那般慢慢吞吞的哪里叫骑马呀,你这样可不行<="l">。”

  杜云萝垂眸,淡淡道:“刚开始学,不敢像公主这般飞驰。”

  云华公主挑眉,在穆连潇牵着的马脖子上拍了拍:“它也跑得不尽兴的。”

  话音未落,手中长辫一挥,抽在马匹股上。

  马儿一惊,嘶叫着撒开了蹄子,穆连潇还牵着缰绳,被马儿一带,整个人几乎失去平衡。

  杜云萝低呼一声,就看到穆连潇一脚踏住马镫,调整姿势翻身上马,手上用劲,把要飞奔的马儿控制住了。

  电光火石之间,杜云萝的心一起一伏。

  云华公主咯咯直笑:“阿潇果然好身手。”

  穆连潇也是后怕不已,他自己也就罢了,若杜云萝还在马上,云华公主这突然的发难定是会出事的。

  杜云萝心里清楚,只是面对的是云华公主,她再急再气,也只能先忍住了。

  李恪三步并作两步过来,道:“胡闹!”

  云华公主哼了一声,跳下马来,一把将缰绳塞还给了李恪,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李恪抿着唇瞪她,待云华公主走远了,他才开口道:“阿潇,她就是这么个破脾气,你别与她计较。”

  穆连潇应了一声。

  闹了这么一出,也没有人有心情跑马了。

  穆连潇把马儿交给了内侍,杜云萝跟着他一道往宫外走。

 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,直到出了宫,杜云萝抬眼就看见了候在不远处的杜家的马车。

  锦蕊朝穆连潇行了礼,正要扶杜云萝上车,却叫穆连潇打断了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开口唤她,“如果我不在,就别去学骑马。”

  杜云萝怔怔看他,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印象里,今生再见,她和穆连潇说话时极少有像现在这般气氛凝重,从前无论是哭也好笑也好,心境与此刻是大不同的。

  穆连潇有此叮嘱,可见他也知云华公主心性,怕她万一又为难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,压着声儿问道:“我也就罢了,公主这般为难你,传到圣上那儿……”

  穆连潇抿唇,黑眸微沉,他在杜云萝的眼睛里读到了满满的担忧,就像他此时一般。

  毫不掩饰的关心让穆连潇的心情放松许多,浅浅笑了:“公主不敢对我太过分,刚刚还有太子在,不会让她为所欲为的。”

  杜云萝撇了撇嘴。

  李恪也就训了一句“胡闹”而已。

  可平心而论,李恪除了这么说一句,他也做不了什么,总不能让人把云华公主架回寝宫禁足处罚吧?

  即便是太子有这个魄力,上头还有圣上、皇后、皇太后<="r">。

  云华公主的行径只能说是淘气使坏,圣上顶多罚她一两回,公主这般记仇,往后越发要盯着他们不放了。

  杜云萝想起了去年中元时夏老太太训斥杜云瑛和杜云诺的话,说到底,就是她自个儿不够机灵,她没有和公主叫板的实力,却偏偏叫公主盯上了。

  夏老太太说,除非她和爬得比云华公主高。

  这一点上,杜云萝是不奢望了,她就是杜家的幺女,定远侯世子的未婚妻,出身婆家都定了,这辈子是爬不上公主头上去了。

  那她能对付公主的路子就不多了。

  要么让公主早些嫁去镇国公府中,嫁人后的公主不比现在空闲,应当是没空与她计较了;

  要么,就是公主寻到了一个新的目标,她有了一个更想折腾的人,就不会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。

  穆连潇见杜云萝撇嘴,就知道她并不认同,斟酌一番,道:“前阵子圣上与我说了,等从围场回来,让我去一趟岭西,一来一回差不多也要两个多月。”

  杜云萝的心思瞬间被拉了回来:“又要走?”

  声音绵软,透着几分不舍,杜云萝下意识地伸手捏住了穆连潇的衣袖。

  穆连潇心头一软,反手握住了她的手,拇指指腹在她的掌心轻轻擦过,却见杜云萝小吸了一口凉气,鼻尖都皱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?”穆连潇抬手看去。

  杜云萝白皙的掌心磨破了皮。

  穆连潇皱眉,他知道杜云萝的手很软很嫩,柔若无骨,细腻得跟白玉豆腐似的,刚刚骑马握了会儿缰绳,就让她磨破了。

  杜云萝忍着痛,见穆连潇仔仔细细看她的掌心,不由有些心慌,想抽手回来,试了几次都没成功。

  站在不远处的锦蕊一直在留心自家姑娘和未来姑爷的状况。

  刚才见杜云萝去拉穆连潇的衣袖,锦蕊的眼皮子就一阵跳,待见到此刻两人拉拉扯扯的样子,一张俏脸涨得通红,心里纠结起来,她到底要不要过去打断他们?

  去吧,杜云萝一定不会给她好脸色,不去吧,传到甄氏那儿,她也要跟着褪层皮。

  锦蕊纠结万分,心一横,到底还是往前走了几步,刚想开口说话,眼尖地看到杜云萝的掌心,她忍不住惊呼。

  “姑娘,好端端的怎么就伤着了?”

  杜云萝睨了锦蕊一眼。

  穆连潇放开了杜云萝的手,道:“我送你回去,你先随我去取药。”

  杜云萝一怔,垂头道:“家里有的。”

  穆连潇弯下腰,柔声道:“听我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