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姜糖

第一百八十二章 姜糖

  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杜云萝直直望着穆连潇近在咫尺的细长黑眸,清辉清透,映出了她说不清是惊讶还是慌乱、亦或是带了几分喜悦的影子。

  说话时,杜云萝甚至感觉到了穆连潇的呼吸,温热的,尽数喷在了她的鼻尖上。

  杜云萝想,她的鼻尖应该是冒汗了,有些痒,有些烫。

  她赶忙点头,动作有些大,嘭的一声,额头撞在了穆连潇的额头上。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。

  穆连潇愣住了,一时没有动,直到反应过来,才发现这个样子委实是靠得太近了,穆连潇赶紧退开了一步,杜云萝低了头。

  虽是意外,但两人之间一扫云华公主带来的阴霾,不知不觉间,穆连潇的心跳都快了不少。

  暗暗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此处毕竟是宫门外,杜家的马车、丫鬟都在,饶是穆连潇心跳一下快过一下,他也不好再刚才那样再去握杜云萝的手的。

  清了清嗓子,掩饰了尴尬,穆连潇道:“上车吧,先去取药。”

  杜云萝抬眸看他,见他有些局促,不由忍俊不禁,弯起了唇角。

  不说好,也不说不好,杜云萝扶着锦蕊的手,踩着脚踏上车。

  锦蕊朝穆连潇行礼,亦跟了上去。

  刚刚入了车厢,锦蕊就见杜云萝靠着引枕坐着,视线落在绡纱帘窗上,就这么看着窗外。

  锦蕊坐到杜云萝边上,给她添了一碗杏仁饮,目光随着杜云萝的视线往外看,正好瞧见穆连潇翻身上马。

  杜云萝捧着杏仁饮抿了两口。

  杏仁饮不冷也不热,这个季节里喝起来正好,因着她喜好甜口,调入了些蜂蜜,入口柔滑甘甜,让杜云萝很是喜欢。

  “锦蕊儿,”杜云萝依旧看着窗外,并没有回头,“你看,我的手伤了呢,哎……”

  锦蕊垂眸,关切道:“姑娘,破了些皮,痛是肯定的,您忍一忍。”

  “其实也不痛,”杜云萝轻声笑了,“只要母亲别恼得再打我手心便好。”

  锦蕊微怔,心说姑娘的手都伤了,太太怎么还会打手心,刚要张口问上一句,见杜云萝笑盈盈的,她一个激灵,不说话了。

  姑娘这是在告诉她,让她莫要告诉太太吧。

  锦蕊苦恼万分,说了,姑娘不饶,不说,回头太太知道了,又要怎么办?

  两头为难,锦蕊犹豫万分,要知道今日跟着姑娘出来会遇到这样的状况,她情愿跟锦灵换一换,留下来守安华院。

  思及此处,锦蕊眼睛一亮。

  锦灵,对了,就是锦灵!

  锦灵跟着姑娘出来好几回了,上次世子送姑娘回府时,身边伺候的也是锦灵。

  看姑娘和世子说话模样,显然也不是头一回这样了,可锦灵却从没有提起来过。

  锦蕊轻咬下唇,这个死丫头,竟然瞒得死死的,这是个姑娘一个鼻孔出气呢……

  罢了罢了,锦灵睁只眼闭只眼的,她若是去太太跟前说道,往后还怎么在姑娘跟前跟锦灵别苗头?

  锦蕊想明白了,笑嘻嘻道:“姑娘,太太最疼您了,见您伤了,指不定怎么掉眼泪呢。姑娘,世子给的药肯定好,您伤好得快些,太太也放心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半晌低低应了声。

  锦蕊这才放下心来,又取出红漆食盒打开,让杜云萝挑选。

  杜府厨房里的点心,比不得御膳房,也比不得素云坊,但依着杜云萝的口味添了糖,杜云萝吃惯了也很喜欢。

  圆形的攒盘,外圈四等分,装了红豆饼、绿豆糕、百合酥、云片糕,内圈装了些姜糖。

  杜云萝挑眉。

  穆连潇不太用甜口的,杜云萝尝着正好的,叫穆连潇用了,都是太甜了。

  唯独姜糖,许是穆连潇本就爱吃姜糖的缘故,两人的口味竟然差不多。

  杜云萝挑了一颗塞进嘴里,含着允了允,辛辣味道叫蜜糖冲淡,留下生姜的香味,她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撩开帘窗,杜云萝笑着唤道:“世子。”

  骑在马上的穆连潇偏过头看她,见她笑容满面,不由也笑了:“怎么了?”

  手指从食盒里取出一块姜糖,杜云萝把手伸出了车窗:“吃姜糖吗?”

  姜糖?

  穆连潇的目光落在了杜云萝的指尖。

  青葱手指纤细如玉,指甲上的丹蔻染了有几日了,底部长了些,露出原本的颜色来,拇指与食指捏着一颗姜糖,而这只手的主人就抬眸看着她。

  杏眸晶亮,如有星光。

  像极了写了一张好字,急匆匆等着父母夸赞的孩子。

  穆连潇失笑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那上头去,可就是觉得杜云萝的眼睛好看极了,好看得让他心头一烫。

  没有想太多,穆连潇轻轻拽了拽缰绳,靠近了车厢些,突然弯下腰来,张嘴含住了姜糖。

  微凉的薄唇触及杜云萝的手指,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就感觉到手中的姜糖被卷走了,温热的舌尖划过指尖,她怔怔看着穆连潇笑着又直起身来,拉开了距离。

  她的胳膊有些僵,慢吞吞收回来,指尖触觉清晰到她不知道怎么和穆连潇说话了。

  这人,这人真是!

  从前也是这样,不动声色就乱人心神,这会儿他分明就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人,竟也是如此,直白得让人……

  穆连潇自己也有些发怔,杜云萝递糖给他,是在等他拿手接过来的,可他却直接含住了。

  他知道刚才的举止无疑是孟浪了,可他就是不禁欢喜,舌尖划过白皙指尖,甜过姜糖。

  穆连潇望着杜云萝显然还未完全回过神来的双眸,道:“很甜。”

  杜云萝心头一颤,银牙用力咬开了口中的姜糖,一把将帘窗给落下了。

  锦蕊蒙头吃绿豆糕,杜云萝转着眼眸嗔了外头的穆连潇一眼,也不管他看不看的见,手悄悄握空拳,下意识地磨了磨指尖。

  马车停在了东街上一家医馆的后街。

  穆连潇翻身下马,转身进了医馆,过了会儿才出来。

  杜云萝又撩开了帘窗,接过穆连潇递给她的一盒药膏。

  “试试看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点头,锦蕊拿了药膏过去,打开后是一股清雅味道,取了一小块,锦蕊小心翼翼吐在杜云萝的掌心,就怕一不小心又弄痛了姑娘。

  有些凉,有些麻,却并不痛。

  见杜云萝神色正常,锦蕊松了一口气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