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烦心

第一百八十三章 烦心

  杜云萝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。

  那药膏是透明的,涂在掌心薄薄一层,看不出什么端倪,只是这个感觉有些熟悉,她从前似乎也接触过。

  从前的杜云萝极少受皮外伤,又过去了这么久,一时半会儿的,她想不出个结果来,只凭直觉,这药膏她原也是用过的。

  却不知道用到何处去了。

  锦蕊把药膏收好,杜云萝也就先不纠结了,对穆连潇道了一声谢。

  离开医馆后巷,回到东街上,这条路杜云萝就熟悉多了。

  东街热闹,便是她不喜欢出门走动,也知道街上有京中最好的珍宝行、首饰铺子、成衣铺子,杜家也有一两家铺面就在东街上,往前行一段,拐个弯就是清水胡同,是定远侯府的所在。

  穆连潇一直把杜云萝送到了杜家的角门外头。

  杜云萝撩开帘窗。

  穆连潇笑道:“明日里会送匹马儿过来,离去围场还有十多天,你别着急,我要是不在就先别练。”

  杜云萝点头应了。

  就在杜府外头,该说的话之前也都说了,杜云萝没有磨蹭,朝穆连潇眨了眨眼睛,就要回府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突然开口唤她,见杜云萝看着他,道,“姜糖,还有吗?”

  不提姜糖也就罢了,一提起来,杜云萝只觉得两根手指的指尖滚烫滚烫的。

  锦蕊捧着食盒咬着红豆饼,闻声噎住了,捶胸咳了两声。

  知道锦蕊无心,可杜云萝就是脸上直冒烟,偏偏抬眸看去,穆连潇笑意温润,并不像在暗示什么的样子。

  杜云萝暗暗咬牙,这般理所当然又一本正经,真是……

  顾不上掌心伤口,杜云萝抓了一把姜糖,一并塞到穆连潇手里,嘟囔道:“没了,就这些了!”

  说完,也不等穆连潇反应,放下了帘窗,催着车把式进府。

  穆连潇捧着姜糖,看着马车入了角门,不由自主就笑了。

  取了一颗含在口中,甜而不腻,果真好吃。

  另一厢,杜云萝在垂花门上下了车,等走到莲福苑外时,已经神色如常了。

  东稍间里,夏老太太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听着苗氏说话。

  过几天就是清明,苗氏这段日子忙个不停,可她最最上心的还是春华院的整修翻新。

  春华院是常年不住人了,可日常都在打扫,说是整修,要修补的地方也不多,只是苗氏讲究,娶媳妇一定是要住新房的,这才里里外外都粉刷了一遍。

  “老太太,春华院现今就跟新的一样,不止是正房,左右厢房、跨院、倒座后罩,都刷好了,”苗氏笑盈盈的,整个儿精神头也很好,“就跟前回我们说的,正房里的家具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,厢房跨院里的,媳妇瞧着增补了些,正房里的摆设不多,只从库房里挑了花瓶字画,空余的地方,等馨丫头进门了之后照她喜欢的摆。这几日花房里的花开得好,我让人选了些摆在院子里了。”

  夏老太太颇为满意,点头道:“听起来不错,等过两****也过去看看。娶媳妇是要紧事情,云韬媳妇在我跟前没转上几天就去了岭东,馨丫头是要****在府里的,孙媳妇里的头一份了。”

  苗氏连连称是,她从前是不喜欢夏安馨,可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她娘家又不争气,苗氏也不好硬着头皮和夏老太太顶着来,一来二去的也就接受了。

  再者,春华院捏在手里,她做事儿也有劲,尤其是看廖氏那要喷火一样的眼神,她心里就舒坦。

  廖氏坐在苗氏对面,手中捧着茶盏,唇角微微扬着,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,反倒是眼睛下面发青,与春风满面的苗氏一比,差异立现。

  她在操心廖姨娘的事体。

  安冉县主嫁出去半个月了,廖氏听廖姨娘说了三朝回门时的状况,小夫妻两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,看起来也算凑合。

  可廖姨娘眼下最烦心的是她的长子,安冉县主的兄长的婚事。

  十八岁的少年还没有说亲,说晚吧,京中权贵家的公子还有更晚的,可要说不心急,廖姨娘快急成心病了。

  小公爷夫人是强弩之末了,听大夫的意思,也就这几个月的事体,要不然安冉县主也不会急匆匆嫁出去。

  这个长孙的婚事,老公爷从前是怎么挑怎么不满意,廖姨娘当时只以为是要挑个好的,现在想来,就是故意耽搁着了,可再耽搁下去,等小公爷夫人过了,孝期一耽搁,孩子要什么时候才能娶妻生子?

  到了小公爷的填房进门,事情变化更多。

  成家立业、成家立业,连媳妇都没有娶,没有子嗣,怎么在这风云变幻的景国公府中站稳脚跟?

  廖姨娘说来说去,就觉得是廖氏命好,嫡子出色,说了门好亲,庶女又听话,不给她添堵,哪里像廖姨娘自己,在国公府里风风雨雨这么些年,到头来竟然是什么都不剩下。

  廖氏劝归劝,心里也不太舒坦,她在杜府里可没廖姨娘说得那样平顺风光,就打杜云澜成亲后要住的院子来说,她就还没拿下呢。

  此刻听苗氏张口闭口春华院,廖氏心中的火气蹭蹭蹭地往上窜。

  杜云萝进去时,正好听见廖氏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  “现在就摆花了?馨丫头进门还有差不多两个月呢,二嫂,摆花还是要应景的好,五月的花可与现在的大不同哩,你也忒心急了些。”

  苗氏心里轻哼一声,她全面占了上风,廖氏酸不溜丢的话落在她耳朵里,反倒是叫她舒心,她漫不经心道:“无妨,总归是要换的。”

  廖氏撇着嘴还想说什么,见杜云萝来了,怏怏闭了嘴。

  杜云萝上前行礼。

  夏老太太把她叫到跟前,道:“这身骑装穿得还舒服吗?看起来有模有样的,能骑马了吗?”

  杜云萝笑了:“哪有那么厉害的呀,我能坐稳,还不敢快跑呢。”

  夏老太太哈哈大笑。

  杜云萝想到穆连潇明日里要送马过来,便和苗氏提了一句。

  苗氏奇道:“宫里还会缺马?”

  云华公主的那些事体,杜云萝不想跟苗氏细说,含糊道:“就是因为是宫里的马,才不好一直都去借。”

  宫里规矩多,夏老太太和苗氏听了这话也就没放在心上了。

  反倒是廖氏似笑非笑道:“别人家给岳家送大雁,咱们家的姑爷却是送马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