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共识

第一百八十四章 共识

  杜云萝不声不响地睨了廖氏一眼。

  她知道廖氏的心态,廖氏现在是肚子里有气没处撒,苗氏的得意让她怒火中烧了。

  可在夏老太太跟前,廖氏除了阴阳怪气地刺苗氏几句,并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这会儿有个机会说杜云萝,其实就是寻了口子泻点火罢了。

  杜云萝才不想去理她呢。

  廖氏的火不是冲着她来的,她才不逞口舌之利,把廖氏的火气往自个儿身上引,连苗氏都不乐意搭理廖氏,她才不做那个榆木疙瘩。

  一句话出口,没招来杜云萝半个字,廖氏腾起了的火只能有压下来,脸色越发难看。

  夏老太太看得明明白白,暗道杜云萝果真懂事不少,拍了拍她的手,道:“累了一天了,赶紧回去洗洗,等下该用晚饭了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。

  回了安华院,锦灵赶忙指挥着粗使婆子们打水送水,伺候杜云萝梳洗。

  杜云萝手上有伤,锦灵格外小心,等一切妥当了,才放下心来。

  长发由锦灵仔仔细细来回擦干,杜云萝趴在榻子上小憩,锦灵轻手轻脚退出去。

  见厢房的门还关着,锦灵过去敲了敲:“锦蕊,你收拾好了就赶紧去给姑娘梳头吧。”

  屋里没人应声。

  锦灵抬手又要敲门,就见那门从里头拉开了一个宽的缝,露出锦蕊的脸,面无表情看着她。

  “时候不早了,别误了去清晖园。”锦灵催了一声。

  锦蕊探出头来,东张西望了两眼,朝锦灵努了努嘴:“你进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  锦灵不知何意,见锦蕊已经转身进去了,也只好跟上。

  锦蕊坐在梳妆台前,挖了点儿香膏抹脸,嘴上道:“你前几次随姑娘出去时,见到世子了吗?”

  锦灵挑眉:“怎么?你今儿个遇见了?”

  “你老实与我说,姑娘和世子怎么说话的?”锦蕊压着声,道,“我今儿个瞧着,似是……”

  锦蕊没往下说,转着眸子看向锦灵,给了一个“你知道的”的眼神。

  锦灵头皮一麻,就想起前回穆连潇送杜云萝回府时候的事情了。

  当时还未到上元,说起来其实也就两个多月前的事体,那两人说话也没个顾忌,脸还靠得那么近,锦灵坐在车里,恨不能有条地缝给她钻下去。

  那时她答应过杜云萝的,一个字儿都不会说出去,见锦蕊问起,锦灵只好道:“我那时瞧着还行吧,怎么?你今日觉得怪怪的?”

  锦蕊白了锦灵一眼:“不说实话就算了。”

  锦灵抿唇不语。

  锦蕊轻哼:“你怕我去太太跟前告状呀?我像是那么没眼识的?咱们往后可是要跟着姑娘去侯府里伺候的,我去太太跟前交了底,回头姑娘和姑爷知道了,我还怎么做事?你不担心这个,你只管去说好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锦灵被她一番话堵了个正着,半晌道,“我也没想东想西的,总归姑娘成亲后,和世子感情好些,我们伺候的人也高兴些,不是吗?”

  这话倒是实在话,有谁愿意自家主子两夫妻****夜夜吵七吵八的?

  碰见廖氏那种脾气的,今儿个为了妯娌矛盾,明日里为了妻妾之争,和杜怀恩折腾了多少年了,身边伺候的都是倒霉人。

  锦蕊和廖氏身边的秀玉熟悉,秀玉嘴上不说,唉声叹气就听得锦蕊心慌慌了。

  两个丫鬟达成了共识,也就不在屋里耽搁工夫了。

  锦蕊摇着腰肢就往正屋里头去,锦灵晚了一步,带上了房门才过去。

  水嬷嬷搬了把杌子坐在庑廊里纳鞋垫,花嬷嬷从她边上的窗子里伸出头来,低声道:“这腰身,嘿!再扭下去,这半个主子还真要成了。”

  水嬷嬷抄起鞋垫去捂花嬷嬷的嘴:“轻点轻点!锦蕊不是那个性子的,这话可别乱说,她性子烈。”

  “反正成不成,她都把自个儿当半个主子看。”花嬷嬷不以为意。

  水嬷嬷不想再和花嬷嬷讨论这个话题了,祸从口出,平素里在背后“半个主子”、“半个主子”的讽一讽也就罢了,现在说锦蕊的腰身扭得厉害,这就等于在说锦蕊往后要爬床的,就锦蕊那烈性子,不抄家伙拼命才怪。

  婆子们之间的话题,自然是没传到锦蕊和锦灵耳朵里。

  锦蕊伺候杜云萝梳了头,又重新替她上了一次药膏,这才扶着姑娘去了清晖园。

  甄氏细心,又是她的心尖尖囡囡,杜云萝手掌心的那点儿伤哪里能瞒得过她,当即眼眶发红,可嘴上还是道:“娘知道骑马不好学,囡囡不急不怕,咱们慢慢来,就算这回不能撒开蹄子跑,往后嫁过去了,一年两年的,总能学得有模有样的。”

  杜云萝听得心里暖暖的。

  甄氏性子柔和不爱争,但骨子里并不是一个软弱之人,杜云萝既然说了要学好,她这个当娘的就不会扯后腿。

  明日穆连潇要送马过来的事体,杜云萝也没瞒着甄氏,理由还是她在莲福苑里说的那一套。

  甄氏听了连连点头:“世子想得在理,他常在宫中行走,规矩进退看得比你清楚,你听他的就好。”

  杜云萝有些诧异,还以为甄氏会追问穆连潇叫她骑马的细节呢,结果竟是一个字都没提,反倒是让她听穆连潇的就好。

  这还是有些怪。

  其实,甄氏的想法倒也简单。

  杜云萝的一颗心就粘在穆连潇身上了,岂是她几句话就能拦得住的?

  不过,两人是在宫里的马场,又有太子他们在赛马球,杜云萝跟着穆连潇学骑马,能有什么打眼的举动?

  杜云萝脸皮子再厚,也不敢在太子、瑞世子、诚世子跟前放肆呀,穆连潇也不像是那等不知轻重的人。

  既然不会有什么僭越的举动,甄氏也就不纠结了。

  第二日上午,苗氏就使人来安华院里报,说是定远侯府里送马儿过来了。

  马厩在前院里,杜云萝要添马匹,就不能避在后院里,再说这是定远侯府里送来的,苗氏就让杜云琅陪着杜云萝,又叫了四个嬷嬷一块过去。

  远远的,杜云萝就看见了那匹白色的马儿,一人牵着缰绳,等看到他们来了,赶紧行礼。

  杜云萝认得他,是穆连潇身边伺候的云栖,当年是他从乱军从中把重伤的穆连潇背了回来,却到底是回天乏术。

  那年哭得跟个稚子一般的青年人,此时还是一个俊秀少年。

  他躬身行礼,道:“姑娘,奴才是世子跟前的云栖,给您送马来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