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融雪

第一百八十五章 融雪

  杜云萝看见云栖就有股子亲切感。

  走到马儿边上,杜云萝伸手在马脖子上轻轻拍了拍。

  马儿极其温顺,低低嘶叫一声,却透着一股对人的亲昵。

  杜云萝很是喜欢,尤其想到这匹马儿是穆连潇特特替她选的,就不禁弯了唇角。

  偏过头,杜云萝问道: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

  云栖垂眸,道:“这匹马儿还未取名,世子说,它以后就是姑娘的马了,名字当由姑娘来取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微微点头,指腹在马脖子的白色鬃毛上来回揉了揉,笑道:“就叫雪衣吧。”

  白得仿若是披了一件雪做的衣裳。

  “替我谢过世子。”杜云萝说完,见云栖应了,便又问道,“世子呢?今日进宫吗?”

  云栖道:“世子去德安了,大约要**天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一怔。

  昨日她不曾听穆连潇提起,怎么突然之间就去德安了?

  如此算来,连清明节时,穆连潇都在路途中,不能给先祖们敬香磕头了。

  定远侯府很重视清明、中元这样的日子,穆连潇若无军令在身,都是留在府里的,而且七八日的工夫,等他回来后就是围场狩猎,等狩猎后,他又要去岭西两个月,这么算来,竟是排得满满当当的,半点空闲都没有。

  实在是太辛苦了些。

  杜云萝想了想,还是道:“什么时候出发的?”

  “早上世子被唤去了御书房,回来后就收拾东西启程了,走之前让奴才把马儿给姑娘送来,说是这些日子没办法教姑娘骑马了。”云栖一五一十道。

  杜云萝挑眉,去德安竟然是这般着急。

  云栖送了马,领了赏钱走了。

  杜云萝从马厩里取了些马草来,亲自喂给雪衣。

  雪衣很是愉悦,鼻子哼哧哼哧的,鼻息全喷在杜云萝的手上。

  杜云萝觉得有趣,忍不住笑出了声,抬眸见杜云琅神色微微有些凝重,奇道:“二哥哥,怎么了?”

  杜云琅迟疑片刻,道:“之前原本有一批货是从德安运到京城来的,左等右等没到,父亲就使人去催了,去的人没几天又回来了,说是德安到京城的官道出了些状况,单骑能过,车队就不行了,想来货物是因此耽搁了。父亲就说再等等,等到昨日里,还是没有消息。”

  杜云萝皱了眉头,官道出了状况是什么意思?天灾?**?

  从前的这个春天,她在安华院里闭门不出,外头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这会儿只靠这点讯息,实在回忆不出什么来。

  杜云琅既然已经开了口,就原原本本说了:“今年冬天,德安下了好几场大雪,开春了都没有化干净,前些日子山上雪化了,冲下来不少泥石堵了官道,一直在清理。”

  融雪、泥石、官道?

  杜云萝隐约有些想法,可一时半会儿又抓不住,只能作罢。

  杜府占地说小不小,说大,也大不到有个马场,杜云萝不能在家里练习,自然也不会进宫里,便把雪衣交给马厩的下人好生照顾,自个儿回了内院。

  下午时落了一场雨,春雨缠绵,杜云萝躺在榻子上昏昏欲睡,半梦半醒之间,一个激灵,倒是想起来了。

  前世她虽不曾离开杜府,但德安的事情其实她是有听过的。

  三月中旬化雪,泥石堵得官道来往不畅,官府衙门一直在赶工清理,成效却不显著。

  到了月末,德安一连下了几日暴雨,本就因雪水涨了的河道越发难以容纳这突如其来的水量,德安这座沿水而建的小城几乎是浸在了水中,脆弱不堪的山体再一次滑坡,不单是堵了官道,还埋了德安城外山脚下的几个村庄。

  杜家的铺子有些货就是从德安来的,如此天灾之下,京城里的货就断了。

  杜家虽是官身,在光靠那点儿俸禄银子哪里够让这一大家子吃好穿好,银钱都是靠各处铺子庄子赚回来的。

  叫德安耽搁了货,不至于让杜家伤筋动骨,以杜家的家底,便是关了铺子,没了庄子,只吃余粮都能吃一年,何况还有家底在。

  可杜怀平是生意人,能赚钱的路子出了问题,他就不舒坦,急得每日在府中团团转,叫夏老太太训了两次。

  当时杜云萝也在,因而对这事儿有些印象。

  如此看来,之前的泥石挡了官道,圣上并不是特别上心,由地方官员们处置着,哪知突然就暴雨倾城,圣上夜里知道了消息,就迫不及待地让穆连潇去了。

  杜云萝在榻子上翻了个身。

  要她说,德安城里的情况,要工部的人过去才是,穆连潇能行兵打仗,却不是治水的人才。

  偏偏圣上就爱用他,经常让他跑前头,一会儿岭东一会儿岭西的。

  杜云萝撇嘴,对圣上,她即便有些抱怨,但却是半句不敢挂在嘴上的。

  她更担心穆连潇。

  官道被泥石挡了,之前还能单骑通过,这会儿雪上加霜,这路定是更加难行了。

  德安的水势若没有退去,穆连潇行走也困难重重。

  不过,总要有人去的。

  官道不挖通,工部那些大老爷们怎么去德安?救援的人手都进不了德安城,更别说去顾及城外的村庄了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就觉得云栖说的七八天太过乐观了,若穆连潇全程参与,半个月一个月都有可能,那就是连围猎都赶不上了。

  只是,德安出了状况,圣上围猎的行程也不知道会不会改变。

  杜云萝的这些记忆在莲福苑里得到了印证。

  午后,太子李恪就请了杜公甫进宫,杜公甫只当是去给皇太孙讲书的,哪知直接被请到了御书房。

  杜怀平依旧为了货源的事情糟心,夏老太太看不得他唉声叹气的,开口说了他两句。

  杜怀礼没有回府用晚饭。

  他虽是礼部员外郎,但对水利一事颇有几份心得,被工部叫去一道出主意了。

  如此过了一日,连杜怀恩都早出晚归。

  夏老太太逮了个机会问他,说他不懂水利,只知道太仆寺里的那些活计,怎么也闲不下来了?

  杜怀恩的答案在情理之中,又有些出乎意料。

  圣上去围场的计划并没有改变,太仆寺这几日都空闲不得,都在准备这次围猎。

  杜云萝愕然,德安的情况还不明朗,圣上却丝毫没有改变行程?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