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可惜

第一百八十八章 可惜

  <=""></>  在杜云萝打量黄婕的时候,黄婕也在打量她。

  杜云萝的个头在同龄姑娘里本就偏娇小些,而黄婕截然相反,她个子偏高,因而杜云萝只到黄婕的下颚处。

  一路坐马车来,杜云萝也就没有穿骑装,而是如平日里一般,素白色的琵琶袖袄子,配了条白罗绣了春花的马面裙,外头罩了件桃红色的比甲,梳了双平髻,拿桃花状的珠钿插在髻上,耳上垂着温润的南珠耳饰,整个人看起来娴雅中透了几分活泼娇俏。

  黄婕看了两眼,垂下头盯着自己露出的尖尖的鞋面,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人比人,真是气死人的。

  这身衣服穿在杜云萝身上合适,若是她黄婕来穿,就要惹大笑话了。

  个子比同龄姑娘高,这也就罢了,偏偏她的身量随了父亲黄大将军,骨架很大,就算是她每日里不敢大鱼大肉的,她看起来还是比别人粗壮<="l">。

  不至于虎背熊腰,但和窈窕两字是半点不搭边的。

  她的母亲很喜欢给她做新衣,两套粉色的齐胸襦裙自打拿回了府里,黄婕穿过一回后,就再也不敢尝试了。

  人家穿粉色是姑娘家的俏丽,到了她身上,简直惨不忍睹,连她母亲都看不下去,可见有多凄惨了。

  黄婕知道自己长得不难看,就是叫这骨架给拖累了,脸盘子看着也大,可这些比浑身是肉的胖姑娘还可悲,人家能靠不吃不喝瘦下来,而她,总不能把骨头敲碎了吧?

  即便清楚这些,黄婕心里还是止不住难受。

  十四五岁的姑娘家,最爱漂亮,可她,先天如此,只能自己跟自己怄气,看着杜云萝,心底由不禁一阵羡慕。

  她若有杜云萝这身段,那该多好呀。

  小巧玲珑,伴着春花秋月,手中执一书卷,细细品读,光是想象一番,就跟画中仕女一样。

  书香人家的姑娘就是与将门出身的她的几个姐姐不同,她自己是叫母亲压着改了改,可将军府里的氛围怎么和书香人家的底蕴相比,她完全就是个半吊子。

  思及此处,黄婕睁大眼睛在杜云萝的面上多看了两眼,猛然间,似是想到了什么,她咬住了下唇,目光幽幽的,叹道:“可惜了……”

  杜云萝叫她一会儿炙热一会儿犹豫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,突然又听见一句“可惜”,她完全猜不到黄婕的这一番心境变化,一时一头雾水。

  黄婕没有解释,而是道:“今日舟车劳顿,时辰不早了,也该歇息了,若不然,明日睡得迟了,就要错过日出了。”

  “日出?”杜云萝好奇。

  黄婕颔首:“我听别人说过,日出时,光芒洒在行宫各处的琉璃瓦上,光彩熠熠,很是好看的。我先回去了,杜姑娘,明天见。”

  等黄婕迈着小步转身回房,杜云萝也跟着宫女回了自己屋子。

  锦灵赶紧收拾东西。

  这趟出来,每人都从府里带了个人手,知根知底伺候主子们起居,只是她们都不能去围场,白日里就在主子们的院子里休息着。

  锦灵替杜云萝梳头,低声道:“那位黄姑娘,说话的口气总觉得哪儿怪怪的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她多少有些理解杜云诺所说的“画虎不成反类犬”了,不过,这就是性子上的别扭和不协调,牵扯不到人品本性,只看刚刚几句话,杜云萝倒不会讨厌黄婕。

  她只是有些在意,黄婕那句“可惜”到底是在可惜什么。

  这一夜杜云萝睡得很沉,直到天亮时才被锦灵叫了起来。

  早膳还没有送来,杜云萝便出了屋子在天井里走了走。

  天亮之后,看起来就和夜里不同了。

  即便是分给杜云萝和黄婕的这小小的宫室,都透着皇家院落的大气和精致,抬头远望,能看到琉璃瓦一片连着一片延展开去,目光所及之处,都是行宫的范围<="r">。

  黄婕倚着庑廊柱子,嘴上轻声念叨着什么,杜云萝听不清,可见黄婕一副投入模样,就没有去打断。

  很快,宫女送了早膳来,杜云萝用完之后,就与黄婕一道随着宫女出发了。

  围场离行宫不远,坐车两刻钟的工夫。

  女眷们到的时候,已经很是热闹了。

  南妍招杜云萝招了招手,笑道:“昨夜歇得如何?”

  两人还没说上几句话,就被请去了云华公主的帐篷前。

  穗雨请她们进去,杜云萝一眼看见了坐在帐中的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的心情似是不错,笑盈盈捧着茶盏吃茶。

  “磨磨蹭蹭做什么?”云华公主见两人来了,手握马鞭站了起来,“走了,骑马去。”

  南妍县主笑道:“我那点本事可跟不上公主,公主与乡君一道才尽兴。”

  “还用你说。”云华公主挑眉,“我和嘉柔玩我们的,你们两个也别躲懒,难得出来。”

  杜云萝嘴上应下,目光略过穆连慧,穆连慧缓缓抬头,似笑非笑对着她。

  四人出了帐篷,宫女们把马牵了过来。

  云华公主翻身上马,等穆连慧准备好了,她扬手在穆连慧的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。

  穆连慧似是早知道公主会如此一般,丝毫不见慌乱,拽紧缰绳往外跑去,云华公主冷笑一声跟了上去。

  杜云萝和南妍县主早定打定主意让那两个人纠缠去,并不想去凑她们的热闹,各自从宫女手中牵过了马,在营地边上信步走了会儿。

  遥遥的,能听到围场中心的号角声。

  两人便走便说,迎面遇见了黄婕与惠郡主。

  惠郡主一身鹅黄色的骑装,坐在马上,哼道:“我要是你,我就不来了,将军府出身的姑娘却不会骑马,笑都叫人笑死了。”

  黄婕神色郁郁,并不搭腔。

  惠郡主一眼瞧见了南妍与杜云萝,赶紧给南妍见了礼,又打量了杜云萝两眼,道:“看起来倒像是这么回事,你能骑马吗?”

  杜云萝笑而不答,她看得出来,惠郡主根本不在乎她的答案。

  果然,话音一落,惠郡主又扭头与黄婕道:“杜太傅家的姑娘不会骑马也就算了,你这样的,可就太说不过去了吧。”

  惠郡主说完,冷笑了两声,调转马头跑开了。

  黄婕暗暗叹息,见杜云萝牵着的雪衣很是温顺模样,便试探着开了口:“马厩里的马,看起来都有些凶,杜姑娘,你的马能不能借我,我就在这里绕上两圈,也免得她们****说我上不了台面。”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