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章 务实

第一百九十章 务实

  不是云华公主,难道是穆连慧?

  南妍县主也想到了这一茬,眸子一暗,抿了抿唇。

  杜云萝下意识地收紧了手中雪衣的缰绳,扭过头看着雪衣清澈的眼睛,缓缓摇头道:“乡君若要出手,她会动雪衣,而不是采薇。”

  前世今生,南妍与杜云萝都和穆连慧打过交道,一个是情敌加继母,一个是弟媳加拦路虎,几十年下来,便是当初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,隔了一世之后也就通透了,因而两人对穆连慧的性格也算得上是知根知底。

  穆连慧做事有她自己的想法,她很务实,算计也好,害人也罢,都有她的目的在其中。

  便是心中有恨意,穆连慧也不做无用功。

  国宁寺里,穆连慧可以为了云华公主几句话而对南妍县主下手,但此一时彼一时,当初南妍与李栾的婚事未定,穆连慧出手还能有些收获。

  现在,李栾已经娶了南妍过门,穆连慧再朝南妍县主出手,除了出口气之外,没有其他收益。

  相对的,穆连慧折腾折腾杜云萝,才算是不忘初衷。

  两者选其一,穆连慧若出手,一定会在雪衣身上做文章。

  采薇的异动提醒了杜云萝,因而她才不敢把雪衣借给南妍县主。

  南妍县主抬声唤了个宫女过来,吩咐了几句,那宫女速速去了,没一会儿带过来一个内侍。

  “仔细瞧瞧雪衣。”南妍县主道。

  在宫里做事,但凡是个聪明的,就不会多嘴多舌,那内侍只管办事,仔细检查了雪衣一番。

  雪衣温顺,由着内侍一个接一个地抬起它的四条腿查看。

  内侍看完了,指着右后腿,道:“马掌掉了钉子,若是跑起来,容易松脱,世子妃您若要上马,奴才让人重新钉一钉马掌吧。”

  南妍县主不置可否,让宫女取了些赏钱给内侍。

  杜云萝伸手理了理雪衣的鬃毛,心中一片清明。

  穆连潇虽是将门出身,但他绝不是粗心大意的人,雪衣是他特特挑来给杜云萝的,即便他要赶着去德安,也一定会吩咐云栖检查妥当,断不可能刚送来就松了马掌。

  从京中出发来围场,所有的马匹都是集中在一起照顾的,要下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。

  马掌的钉子掉了,不是一眼能看得出来的。

  杜云萝若是骑着雪衣小跑还不打紧,可若是云华公主性子上来了,对着马屁股来一鞭子,雪衣撒蹄子一跑,马掌松脱,一时失去平衡,杜云萝这个新学骑马的一定遭殃。

  到那时候,一团混乱,谁还会去注意雪衣的马掌是否有状况,外人看来,就是杜云萝学艺不精,雪衣突然加速导致她落马的。

  这个法子,容易成功,且不容易引火烧身。

  穆连潇不在围场,等有人想起来查看马掌,也没法顺藤摸瓜了。

  这个手法,才像是杜云萝认识的从前的穆连慧所为,今生望梅园和国宁寺里的大胆、不计后果,反倒是让杜云萝吃惊些。

  南妍县主松了一口气,亏得杜云萝留意到了,不然她骑着雪衣去救黄婕,人没救下来,她自个儿说不定都要搭进去。

  “可要不是公主和乡君,采薇又是怎么回事?”南妍县主喃喃道。

  两人还没琢磨明白,就听着一阵马蹄声过来。

  杜云萝抬眸望去,是云华公主策马回来了,后头不远处跟着穆连慧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云华公主在南妍县主身边停下,居高临下望着她们,“我听说采薇惊马了?”

  南妍县主回道:“是,我把采薇借给了黄婕,采薇惊马了,亏得她兄长来得及时,不然怕是要摔伤了。”

  云华公主哼了一声:“黄婕?她那蹩脚的骑术,连采薇都受不了了?”

  杜云萝垂眸,公主有这个想法是极其自然的,因为黄婕骑术不精,所有人都会以为问题在黄婕身上,尤其采薇还是一匹性格极其温顺的马。

  先入为主,要是杜云萝从雪衣上摔下来,众人也会认为是杜云萝自己的缘故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不动声色地瞟了穆连慧一眼。

  穆连慧纵马之后有些气喘,脸颊发红,视线望着远处,似是没有在留心云华公主和南妍的对话。

  南妍县主摇头,道:“采薇性子极好,黄婕骑术是不好,但也没有差到不能骑着采薇慢慢踱步的地步,我总觉得采薇今天很焦躁。”

  云华公主挑眉,翻身从马上跳下,叫了个内侍过来把马儿牵走,踩着皮靴快步往前走:“焦躁?使人看了没有?”

  “未曾看过。”

  云华公主闻言,停下脚步转身睨了南妍县主一眼:“你倒是心大。我这两日一直在想,你的运气真的不错。要不是有黄婕拦在前头,摔了的就是你了。”

  这几句话说得阴阳怪气,“运气”两字咬牙切齿般蹦出来。

  杜云萝知道,这是在说国宁寺里南妍县主在她屋里下棋逃过了算计,杜云萝瞧见公主瞪了穆连慧一眼,穆连慧却似浑然不觉。

  云华公主要查,底下人自然不敢躲懒推托。

  四人在帐篷里才坐了一刻钟的工夫,就有内侍捧着一小把马草过来。

  “奴才鼻子灵,闻到采薇呼出的气里有淡淡的酒味,奴才就去堆马草的地方找了找,找出来这么一小把。”

  云华公主让穗雨把马草接过来,穗雨闻了闻,冲公主点头:“公主,有酒味。”

  杜云萝和南妍县主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秦叔宝的坐骑忽雷驳嗜酒如命,采薇却不行,性子温顺的它只要沾染上一点就会不安焦躁,碰上个骑术厉害的自然无所谓,偏偏是黄婕这个半吊子里的半吊子,这才惊马了。

  看采薇的状况,这马草应该吃得不多,可能是时间有限,下手的人没有来得及让采薇全部吃完,多下来的这一小把就混在其他马草堆上。

  要不是碰见一个酒鼻子,大抵就蒙混过去了。

  “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”云华公主站起身来,漫不经心走了两步,突然抬起脚,皮靴用力踹在几子上,霹雳哐啷一阵响,几子上的果盆水壶茶盏全部落到了地上,“还不去查明白!”

  内侍吓得结结巴巴应声,赶紧出去了。

  茶盏咕噜咕噜滚了两圈,最终停在了穆连慧的脚边。

  云华公主冷冷看着她,目光如箭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