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挑衅

第一百九十一章 挑衅

  穆连慧抬头,静静与云华公主对视,眸中镇定如水,不见一丝一毫心虚忐忑。

  良久,她的视线慢慢挪开,落在了脚边的茶盏上。

  茶盏里原本盛满了热茶,打翻之后,湿了地面,滚到穆连慧脚边时,里头已经空了,这才没有沾湿穆连慧的鞋子。

  穆连慧弯腰,微微向前探了身子,细长手指捏住了茶盏,而后站起身来,把手中的空茶盏递到了云华公主面前。

  云华公主的黑眸倏然一紧。

  公主不接,穆连慧也无所谓,转身递向穗雨。

  穗雨的心扑通扑通直跳,她看得清清楚楚,云华公主已经火冒三丈了。

  刚才一脚踹翻了几子,等下说不准就一脚踹到她腿肚子上了,穗雨两只脚直打颤,可她又不能忽略了穆连慧,只好颤颤巍巍伸出手,接过了茶盏。

  穆连慧勾起唇角,似笑非笑道:“县主这是得罪什么人了?连采薇都叫人惦记上了。”

  南妍县主迎着穆连慧的目光,淡淡笑了。

  杜云萝说得对,她们两个都很了解穆连慧,穆连慧此刻看起来是镇定万分,但实际上,她在挑衅。

  若这事情是穆连慧做的,她会心如止水,不见丝毫动摇,她要想蒙混过关,就有能力做到被人逼问都面不改色。

  就好似望梅园里的事体,饶是皇太后与皇太妃心中都认定了,穆连慧在回话时也没说错过一个字,她不想认,就断不会在言辞表情上叫人抓到小辫子。

  而穆连慧此刻选择了挑衅,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,所以才给云华公主挖了个坑。

  南妍县主与杜云萝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杜云萝暗暗想,刚才跟着云华公主去骑马,穆连慧肯定没少吃亏,这才想在采薇的事情上扳回一局。

  公主越是怀疑她,越是生她的气,朝穆连慧撒一顿气,等到算计南妍县主的人被揪出来,公主的立场会越微妙。

  就算气个半死,公主也不能再咬着穆连慧不放,免得叫人传到皇太后、皇后跟前,公主少不得惹一顿训斥。

  对穆连慧来说,虽不能一劳永逸,好歹能得几天太平,起码在围场的这几日,她能舒坦些。

  反正,总不至于比现在更糟些。

  穆连慧朝公主福了福身,退出去了。

  云华公主一口气没处出,扬手就把穗雨手中的茶盏拍落在地。

  哐当一声,瓷片碎开。

  穗雨被唬了一跳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一脚踩在了一块碎片上,痛得她呲牙咧嘴。

  杜云萝瞧在眼里,问道:“伤着了?”

  穗雨喏喏不敢言。

  云华公主大手一挥:“伤着了?那还不下去!等着我伺候你吗?”

  穗雨垂着头,连连告罪,一撅一拐出去了。

  云华公主坐回椅子上,气闷着不说话。

  南妍从外头唤了两个宫人进来收拾一地狼藉。

  杜云萝快步跟上了穗雨。

  穗雨寻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,脱了鞋子查看伤势。

  “伤得厉害吗?”杜云萝走到穗雨跟前。

  穗雨一怔,急忙要站起身来,却失了平衡,要不是杜云萝眼疾手快拉了她一把,就要一屁股摔到地上去了。

  “查看伤势要紧。”杜云萝柔声道。

  穗雨红着眼睛点了点头,褪了袜子一看,脚后掌一个红红的血印。

  杜云萝瞅了一眼,穗雨运气不好,一脚踩在尖锐碎片上,刺破了鞋底袜子,扎在了脚上,亏得没有踩实,破了一道小口,不算深,但走路肯定会觉得痛。

  “你这两日怕是不好在公主跟前做事了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穗雨咬着下唇摇了摇头:“公主身边惯用的人手,跟来围场的就这么几个,奴婢不能躲懒。”

  杜云萝笑了:“你这哪里是躲懒。你是怕她们伺候不好公主吗?”

  穗雨垂着头,叹道:“公主她,不好伺候……这些日子,尤其是……”

  杜云萝又问:“这些日子,是说南妍县主嫁了之后吗?”

  穗雨紧着眉头,半晌含糊应了一声。

  做奴婢的哪里敢大咧咧说公主的不是,穗雨说的这两句,已经是她的极限了,真要她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是不可能的。

  杜云萝心里透亮,也就不再追着问了,好生安慰了穗雨几句,又往公主的帐篷处去。

  刚走到近前,就见南妍县主撩开帐子出来。

  两人避开了人,杜云萝附耳与南妍县主道:“公主身边的人手,你比我熟悉。”

  南妍县主微微颔首:“也算是意料之中。”

  南妍县主一介孤女,自幼在宫中长大,落在别人眼中,也是可怜多过羡慕,换作任何人,也不愿意失去父母亲人换来一个县主名头,须知那一切都是虚的,唯有父母家族顶在身后,才是踏实的。

  嫁给李栾为嫡妻,倒是叫好些人羡慕了一把,可羡慕归羡慕,哪里会妒忌到要伤人的地步?

  跟来围场的内外命妇、太太奶奶姑娘们,南妍一一寻思过,并没有哪个与她有大仇大怨的。

  撇开穆连慧,她还真没得罪过谁。

  因而,她把怀疑的心思落在了公主身边伺候的人手上。

  杜云萝与她想到一块去了,这才会去问穗雨几句,穗雨是个老实的,年纪也不小了,再熬上半年就能放出宫去,不至于行那等糊涂事。

  倒是几个年纪小些的,容易冲动。

  有了方向,后头的事情就要耐心查证了,想到云华公主还在帐篷里,南妍县主也不好多耽搁,与杜云萝一道往回走。

  才到帐篷外头,就听见云华公主的声音。

  “穗雨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们的?”冰冷不带半点温度,像刀刃在皮肤上擦过,不至于割破了,却冷得让人心慌。

  南妍和杜云萝一前一后进去。

  帐篷里跪了两个小宫女,垂着头不敢应声。

  云华公主挑眉,指了指几子,道:“南妍,你来摆给她们看看。”

  南妍一瞧几子,新端上来的茶壶茶盏、点心攒盘、新鲜瓜果一一排开,却不是云华公主会满意的摆放方式,云华公主在这些细节上很讲究,就好比点心攒盘,五六样点心若是排错了顺序,她也是要不高兴的。

  南妍上前一一调整,而后浅笑着道:“青烟、绿淳,仔细记下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