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替罪

第一百九十四章 替罪

  朱芊已经完全乱了,泪水如珠子一般落下,除了“不知道”之外,她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求助一般地东看西望。

  杜云萝拧眉看着她,低声问南妍县主道:“她就这个性子?”

  南妍县主微微颔首。

  云华公主被朱芊哭烦了,正要开口让人把朱芊拖出去,杜云萝拦在了前头。

  “我问你,你去找了耳坠子之后,为什么去了河边?”杜云萝沉声问她。

  朱芊身子一晃,张了张口,支吾了会儿,到底在云华公主发怒之前,结结巴巴说了两句:“奴婢、奴婢翻了马草,手上味道臭,就去洗手了。”

  “遇见绿淳了?”杜云萝又问。

  朱芊这回反应稍稍快了些,猛一阵点头,末了补了一句:“就在她边上洗手的。”

  杜云萝看向绿淳。

  绿淳低着头,道:“就在奴婢边上,所以奴婢闻到了酒味。”

  话音一落,不仅是杜云萝笑出了声,穆连慧和南妍县主都笑了。

  绿淳和朱芊一脸莫名,云华公主又抓起了一块绿豆糕扔了出去,这回是朝着绿淳的脸砸过去的。

  绿淳唬了一跳,愕然看着云华公主。

  穆连慧指着朱芊道:“嘴巴这么笨,难怪叫人挑出来做替罪羊。”

  朱芊垂泪,她是嘴笨,被穆连慧这么一说,越发不敢开口了。

  这一番闹腾,费了不少工夫了,云华公主没那个耐性,叫了人进来,道:“这么个不机灵的也只能扫扫院子,至于绿淳,呵……交给管教姑姑,看着处置吧。”

  绿淳身子一歪,一屁股瘫坐在其上,听到“替罪羊”三个字时,她已经知道要糟了,却还咬牙顶着一口气,就像穆连慧说的,没有证据的事情,她可以不认。

  哪知道云华公主这般直接,不问也不查,直接认定了她的罪。

  是了,什么证据不证据的,公主要打发她,哪里需要那些东西。

  让管教姑姑看着处置?

  云华公主送去管教姑姑那儿的人,还能有什么好下场?

  绿淳突然想起了阿碧和蓝巧。

  听说,蓝巧从国宁寺回来之后就悬梁了,说的是畏罪自杀,而阿碧被送去了浣衣局,前些日子疯魔了,这里头若是没有猫腻,绿淳说什么也不信。

  这两人就是她的前车之鉴!

  她大着胆子对南妍县主出手,就是因为这法子不会留下什么线索,就算有人发现了马草的问题,还有一个嘴笨的朱芊当替罪羊。

  以云华公主的性子,才不会等朱芊冷静下来慢慢说话,定是快刀斩乱麻把人拖走了,可偏偏……

  偏偏叫杜云萝打断了。

  刚才,分明云华公主已经要拖人了的。

  绿淳越想越不甘,她用力想甩开两个婆子,嘴上大喊道:“公主,不是奴婢,奴婢是无辜的!公主,奴婢没有理由做这种事情的,奴婢与瑞世子妃无冤无仇……”

  “然后呢?”云华公主嗤笑着打断了绿淳的话,“这些关我什么事儿,你为何要这么做,你是不是讨厌南妍,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只要知道是你做的就好了,别的,没兴趣。”

  拖人的婆子见云华公主要发怒了,哪里敢再耽搁,而绿淳被她这番话说得愣住了,没有再挣扎,直接被拖了出去。

  云华公主乏了,在榻子上翻了个身,背朝着众人。

  南妍县主见此,便起身告退。

  众人一并退了出来。

  穆连慧打量了杜云萝两眼,笑了:“还是云萝心细,要不然,朱芊可就遭殃了。”

  朱芊抹了抹眼泪,一张脸狼狈不堪,嗫道:“奴婢谢过杜姑娘。”

  杜云萝打发了朱芊下去,暗暗吸了一口气,笑着与穆连慧道:“其实乡君心里也明白的,只是我憋不住话,想问什么就问了。”

  “直爽些有什么不好的。”穆连慧弯着眼儿,道,“公主吃了酒,下午大抵是不会去骑马了,你呢?我教你骑马好不好?”

  杜云萝摇头:“我还要去看看黄婕。”

  穆连慧没有多勉强,转身走了。

  南妍县主嘱咐了青烟两句,青烟鼓起勇气,问道:“世子妃,往后朱芊就不能进里头伺候了吗?”

  南妍颔首:“这样对她反而好些。”

  在主子身边伺候,不仅要机灵,嘴巴也要讨喜,而朱芊是个不会说话的,与其往后在云华公主身边惹来祸事,不如在院子里扫地打水安稳。

  今日之事,朱芊分明是被陷害的,可她就是急得说不明白事情经过,若是能讲明白,这么简单的事体,早就有定论了。

  就像杜云萝说的,绿淳的鼻子太灵了些。

  她们都闻过剩下来的那一小把马草,酒味极淡,那朱芊手上的酒味又能有多浓?

  行事之后,朱芊知道要洗手去酒味,河水蜿蜒,朱芊大可以选一个无人的地方,而不会选在绿淳的身边。

  朱芊毫不避讳地走到绿淳边上,可见她根本没有那个意识,她想洗掉的只是马厩的味道,而并非酒味。

  况且,就朱芊这性子脾气,连句话都说不明白,怎么有胆子去算计南妍县主?

  倒是绿淳,云华公主没听她的辩白,但绿淳的心思谁都明白。

  她觉得南妍背叛了云华公主,以至于公主越来越难伺候,连累着她这个当宫女的提心吊胆,一来二去的,她就恨上了南妍。

  绿淳怕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。

  她不仅仅是谋害瑞世子妃,更重要的是她犯了云华公主的忌讳。

  不喜欢了的东西,亲手毁掉,不成套了的瓷娃娃,亲手砸掉。

  云华公主做这些都是亲力亲为,她就算针对南妍,也会亲自上阵,一个小宫女敢私自出手,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了。

  这是云华公主最最不能接受的事体。

  杜云萝和南妍县主一块往黄婕那里去,倒不是真的要和黄婕说些什么,不过是避一避穆连慧的风头罢了,免得真叫穆连慧叫去骑马,雪衣的马掌还没钉上呢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脚下一顿,道:“刚刚那个来认人的内侍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马德海,”南妍县主道,“你问他做什么?”

  “他说人有三急,可急起来能花多少工夫?他没看见绿淳动手还说得过去,有人动采薇的时候,他不可能一点都没发现。”杜云萝解释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