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隐瞒

第一百九十五章 隐瞒

  叫杜云萝这么一说,南妍不由睁大了眼睛,可再顺着细细想一想,也就明白其中道理了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  这个马德海,离开的时间太久了些。

  绿淳给采薇喂马草时没有遇见马德海,也没有遇见朝雪衣下手的人,要不然,以绿淳的性子,眼见着朱芊被摘出去了,为了自保,也会咬出另一个人来。

  弄松雪衣的马掌可不是眨眼间就能做成的,少说也要一炷香的工夫。

  马德海错过了绿淳,又错过了朝雪衣下手的人,他到底离开了多久?

  就算是人有三急,也有点儿说不过去了。

  南妍小声告诉杜云萝道:“为了采薇,之前使人去查过,马厩那里管事调走人手只留下马德海一人,到内侍去把采薇、雪衣牵出来,顶多不过一刻钟。”

  “所以说,马德海没有说实话。”杜云萝哼了一声。

  贵人们去狩猎了,马厩里没剩下几匹马儿,又不用打扫清理,也不用喂食照顾,马德海一个人清闲着呢,不至于要躲懒去。

  至于马厩里的味道,对不习惯的人来说是难以忍受些,但马德海****守着马厩,早就闻惯了,鼻子没那么娇贵。

  马德海很有可能是看到了对雪衣下手的人的。

  他选择不说,是明哲保身,还是被买通了?

  杜云萝想起马德海进云华公主帐篷时的表现。

  一地狼藉,两个宫女跪在那儿发抖,他却跟没看见一样,低头问安回话。

  如此看来,这个人精是明哲保身了?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下意识地又摇了摇头。

  马德海看着马厩,雪衣出了状况,他难辞其咎。

  可……

  可要是人人都以为是杜云萝不擅骑术呢?就算事后发现马掌松了,谁又能说这马掌是在围场马厩里被弄松的?

  杜云萝和南妍公主对视一眼,彼此都明白对方想法。

  这事儿没有半点证据,马德海一个内侍,装没看见也能理解,宫里这种吃人的地方,一腔热血正义十足可换不来长命百岁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生存之道。

  谁也怪不了马德海什么。

  说到底,杜云萝可不是云华公主,不管有证据没证据,就能把人拉出去处置了的。

  两人一道去了黄婕那里。

  黄婕还歪在榻子上,眼中水雾不散,道:“都怪我,搅得瑞世子妃与杜姑娘都没了骑马的兴致,难得来围场一趟,叫我搅局了。”

  杜云萝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,笑道:“我的骑术比你还不如呢,来时就打定主意了,能不上马就不上马。”

  “你与我是不同的……”黄婕哀哀叹息。

  杜云萝被她一句话堵了。

  杜家是书香人家,杜云萝不会骑马是正常的,谁要笑话她,那就像是文人笑话武人不会吟诗作赋一般,纯属无理取闹,但黄婕是将门出身,不会骑马的将军女儿,被人笑死都不奇怪。

  杜云萝不再劝了,再说下去,倒显得她是站直了说话不腰疼了。

  南妍县主也劝不得。

  她是将门之后不假,但她父母早亡,没住过几天将军府,反倒是住着深宫内院了,她是公主的伴读、李栾的嫡妻,哪个敢笑话她?

  惠郡主那样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姑娘,从前仗着封号品级压了南妍一头,现在见了南妍,一样要低头请安。

  黄婕一句话叹完,心里还是不舒服,可见到南妍县主和杜云萝对她如此关心,一日来探了她两回,也不敢再自怨自艾,怕把人赶跑了,硬打起精神来想说些趣事。

  可一张口,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黄婕对杜云萝和南妍县主都不了解,不晓得人家喜欢听什么,要说自家趣事,她****叫母亲拘着,除了念书写字,哪还有什么乐子?

  情绪又一点点低落下去。

  杜云萝倒也不在意,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直到外头天色渐暗,号角声起,这才散了。

  天黑透之前,一行人回了行宫。

  锦灵在天井里等着,见杜云萝回来,笑盈盈迎了上去,转眸见一旁的黄婕精神萎靡,暗暗吓了一跳。

  等回了房,锦灵才试探着问杜云萝道:“黄姑娘怎么了?”

  “惊马吓着了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锦灵脸上一白:“还好只是吓着了,没受伤比什么都强。姑娘也千万小心些。”

  杜云萝含糊应了,想起今日事体,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  她想探一探马德海的底。

  马德海是宫里的内侍,别说是杜云萝了,南妍县主想独自摸他的老底都不方便,这事儿只能暂且先搁下。

  接下去的两日,一切都顺畅。

  云华公主拉着穆连慧策马,南妍县主和杜云萝是松了一口气,就在营地附近转悠消磨时间。

  日头西斜,拉长了地上的影子,春日余晖晒得人暖洋洋的。

  远处传来号角声,杜云萝抬眸看了眼天色,道:“今日怎么这般早?”

  南妍县主抬头眺望,只瞧见圣上策马回来,后头跟着一众兵士,却没有见到李恪几兄弟。

  两人稍稍往大帐方向走去。

  圣上下了马,一面把护甲箭囊交给侍卫,一面往里头走,饶是杜云萝隔了些距离,都看到他眉头微凝。

  “怎么了?”南妍唤过一个内侍,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内侍垂头,道:“圣上知道穆世子来了,就回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正望着远处草场出神,闻言一惊,转头追问了一句:“谁来了?”

  内侍恭谨又说了一遍:“穆世子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听到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。

  穆连潇不是去德安了吗?德安那个状况,按说起码要十天半个月的工夫,他怎么就到围场了?

  算一算日子,他恐怕是没有回京,从德安径直赶来的吧。

  圣上急急过来,定是为了德安的消息。

  杜云萝望着大帐,她看不到他,但她知道,他就在里头。

  穆连潇在离她这么近的地方,想到这一点,杜云萝就安心不少。

  南妍县主怎会不知道杜云萝心境,便陪着她站在原地等着。

  这一站就是半个多时辰,天色暗了下来,营地里已经点起了火把。

  马蹄声从前方传来,一名兵士策马直冲而来,在大帐前堪堪稳住了马,顾不上通传,快步冲进了帐内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