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踪影

第一百九十六章 踪影

  <=""></>  杜云萝惊讶。

  那是圣上的大帐,出入都有规矩,像这般匆忙顾不上通传,莫非是出了什么事体了?

  大帐外的火盆烧得极旺,隔了些路,杜云萝还能听见木柴爆裂的声音。

  卡擦——

  仿若是心弦断了一般。

  她扭头看向南妍县主,县主的面色有些凝重,垂在身侧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握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开口想问,猛然间自个儿也醒悟过来。

  天已经黑透了,往日这时候,去狩猎的都回来了,可现在,除了提前赶回来的圣上,没有其他人的身影。

  没有号角,没有马蹄,别说是随行的武官、公子,连李恪、李栾和李豫都没有回来。

  杜云萝抿唇,想安慰南妍县主几句,却见一人从大帐中快跑出来,他夺过了马绳,翻身上马冲了出去。

  正是穆连潇。

  即便只是一个背影,杜云萝都不会认错的。

  “世子……”杜云萝喃了一声。

  南妍县主一愣,看着那人策马而去,问道:“那是定远侯世子?”

  杜云萝缓缓点了点头,她想,围场里一定是出了些状况了,要不然,穆连潇不会如此着急。

  南妍县主深吸了一口气,使了个人去打听,隔了会儿,便带回了消息。

  暮色降临时,他们又发现了一只豹子。

  李恪领头追了上去,太子冲在最前头,后头的人自是马不停蹄地跟上去,那只豹子矫捷,追了一刻钟,别说是追上豹子,后头的人把李恪都追丢了<="l">。

  不仅是李恪,跟在李恪身边的李栾和李豫都不见踪影了。

  侍卫们慌了神了,数了数人头,还有五六人是跟上了贵人们的。

  可夜色里的围场又哪里是靠几个人就够了的?

  况且,他们已经追到了深处,林子里植被茂密,再往里头去,不说行马不易,连路都要找不着了。

  侍卫们赶紧通知了其他人一并寻找,又派人回来给圣上报信。

  丢的是太子与两位王世子,无论伤了哪一个,底下人就是掉脑袋都不够。

  大帐内,圣上脸色发青,穆连潇没有耽搁,直接去寻人了。

  杜云萝的眼皮子直跳。

  那三人不见了?

  有一瞬,杜云萝的脑海里划过一个念头,就怕李栾动手造一个意外出来。

  她握住了南妍县主的手,道:“县主,从前是怎样的?”

  南妍县主的身子微微晃了晃:“从前……”

  从前的这时候,她并没有来围场。

  那时,李栾和穆连慧的婚事定下了,婚期是秋天,不似南妍这般匆忙。

  南妍为此大病了一场,就像是身体里的所有的力量和希望都被抽干了一般,春寒料峭时她染了风寒,一直到四月过半都没有好。

  云华公主为此不知道发了多少脾气,直叱御医水平不够,一场风寒能让南妍躺了两个多月。

  公主跟着圣上出发去围场时,南妍留在了宫里。

  原本热闹的公主寝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南妍不耐烦再闻那药味,让宫女推开了窗户,看着外头春花清风。

  她知道的,自己的身子早该好了,她并非风寒严重,而是郁郁成结。

  她不想去围场,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李栾。

  想躲着,躲一刻是一刻吧。

  南妍的病在五月皇太后寿诞之前总算是过去了。

  去慈宁宫请安时,她遇到了几月不见的李栾。

  李栾站在庑廊下,李豫一边比划一边说着什么,李栾叫他逗笑了,桃花眼底浮着微光,涟漪阵阵。

  南妍看呆了,直到桃花眼的主人注意到她,抬眸望过来给了她一个笑容,温润如春日微风。

  那一刻,南妍突然意识到,她不想躲着他了,即便他要成婚了,她也想这样看着他,只是看着就好,看着就够了。

  当日情绪冲上脑海,南妍县主眼角一红,心紧紧一揪,朝杜云萝摇了摇头。

  明明是两个重活一世的人,却是谁也不知道围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无力又无奈<="r">。

  营地里忙碌起来。

  圣上发了话,女眷们先回行宫去,莫要继续耽搁了。

  杜云萝牵挂穆连潇,可又不得不走,营地里的女眷都有父兄丈夫在围场里寻人,要都以此为借口不走,那还像什么话。

  只有南妍县主可以留下,因为李栾是不见了的那一个。

  南妍县主安慰杜云萝道:“你只管回去,晚些有了消息,我一定使人给你送口信,不管什么时候,就算是三更天四更天,也去敲你的门。”

  杜云萝不是不懂事的,又得了南妍县主这么几句话,也就不耽搁了,上了马车回行宫去。

  黄婕与她一辆车,神色还算轻松。

  见杜云萝打量她,黄婕道:“杜姑娘是想知道我为何不担心哥哥?我习惯了父亲出征,每次一走就是半年一年的。”

  杜云萝嗓子猛得一酸。

  习惯?

  这种事情是没法习惯的。

  从前,穆连潇哪一次出征她不是提心吊胆的?连睡觉都不安稳。

  定远侯府里,吴老太君也好,周氏也好,谁都不是不在乎,不是习惯,而是逼着自己不去想而已。

  见杜云萝眉宇间露了一份忧色,黄婕试探着道:“我听说,穆世子到围场了?这种日子,往后多着呢,我们这种人家都是这样的,不像你们书香出身,从不用挂念这些,也是委屈了你。”

  杜云萝听得出黄婕是好意,轻笑:“也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。”

  回了行宫,杜云萝梳洗之后,整个人稍稍放松下来。

  她也不是耐不住性子的,穆连潇去德安半月,她都没有急切过,今日不过是“事到临头”才越发紧张。

  夜渐渐深了,报信的人还是没有来。

  锦灵拿着剪子拨了拨灯芯,道:“姑娘,快三更了,您还不睡吗?”

  放下手中书册,杜云萝起身走到书桌前:“我写会儿字,你若困了就先睡吧。”

  杜云萝写了小一个时辰的经文,心情平静许多,抬头看向锦灵,她坐在杌子上,手撑着脑袋不住打盹,杜云萝笑着唤她:“去睡吧。”

  锦灵熬不住了,见杜云萝没有半点睡意,也就没催,含糊道:“那奴婢去榻子上歪会儿,姑娘要歇息时唤奴婢起来。”

  锦灵微晃着去了对面梢间里,杜云萝给砚台添了水,细细研磨,刚提笔要写字,就听见北窗外头有些动静。

  咚咚。

  有人在窗棂上轻轻敲了两下。

  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