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夜访

第一百九十七章 夜访

  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  夜深人静时,这声音显得突兀又清晰。

  杜云萝不解,大半夜的,有谁会来敲窗户?

  虽然南妍县主说过,三更天四更天也会给杜云萝报信,但报信的人肯定是敲门的,哪里会敲窗呀。

  不过,此处毕竟是皇家行宫,应当是没有歹人有胆量来半夜行凶。

  杜云萝手持油灯,走到北窗边,没有开窗,问道:“谁在外头。”

  灯光一照,一个人影便映在窗上,杜云萝听见窗外的人轻轻笑了,他唤道:“云萝。”

  熟悉的声音传来,杜云萝的手一抖,险些打翻了油灯。

  她把灯座放到一旁,一把推开了窗户,她想问问他,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,他一个世子爷跑来敲她的窗户是个什么意思!

  白日里避着人说话也就算了,现在可是夜里,叫人发现了,就算他们是未婚夫妻,也要叫人说上一通的。

  杜云萝脸皮再厚,也要顾忌着些闲言碎语。

  传到甄氏那儿去,不拿鸡毛掸子抽她才怪,传到定远侯府里,她岂不是又要还没过门就让吴老太君和周氏不喜了?

  心里百转千回,可一开窗,对着穆连潇熟悉的笑容,杜云萝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她是真的想他,挂念着他啊……

  两个隔窗而立,油灯在杜云萝的身后侧,照亮了杜云萝半张脸庞。

  灯光映得杜云萝的脸颊如玉一般温润,秋水翦瞳,长长睫毛轻颤,在眼下划了道弧形阴影,她已经梳洗完了,长发散下,简单拿了根头绳束着,露出圆圆的耳垂。

  这样的杜云萝,当真是比白天时还好看。

  穆连潇挪不开眼,盯着杜云萝瞧,目光灼灼。

  杜云萝整张脸烧了起来,却没有避开他的目光,抿唇道:“你来寻我说什么的?”

  穆连潇单手架在窗口,身子微微前倾,道:“你担心了?”

  “我……”杜云萝启唇,想到他策马冲出去的模yàng,想到她和南妍、黄婕的对话,轻轻哼了一声,“是啊,担心了。”

  娇娇柔柔的声音说着担心,穆连潇清楚杜云萝性子直白,却没想到她真的丝毫不掩饰关切,他心头一动,泛起几分愧疚和怜惜,他想伸手揉一揉杜云萝的额头,可刚刚抬起垂在身侧的手又很快放了下去。

  杜云萝眼尖,看得清清楚楚,不由瞪大眼睛问道: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  这个时辰,宫门早关了,穆连潇敢翻墙来看她,难道还会不敢朝她伸手?

  揉一揉额头而已,他又不是没揉过。

  穆连潇抿唇没说话。

  杜云萝越发笃定了,她探出身去抓穆连潇的右手,窗户就这么大,杜云萝一扑,上半身几乎要挂到穆连潇身上去,慌的他赶紧扶住她。

  用的是左手。

  杜云萝斜斜睨了眼扶着自己肩膀的手,撅着嘴道:“右手怎么了?”

  事已至此,穆连潇知道瞒不过去,只好道:“受了点伤,不碍事的。”

  杜云萝才不信他,刚要说话,就听见外头似有脚步声,似乎是宫人巡夜。

  穆连潇耳力好,自然也听见了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压着声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不说他们两个没说上几句话,她连穆连潇的伤情都没弄明白,她怎么会让他蒙混过去。

  “你,进来吧。”杜云萝说完,后退了两步。

  穆连潇愕然,可见杜云萝大大方方模yàng,他不由笑了,左手一撑窗沿,轻轻一跃。

  杜云萝绕过他,把窗户关上了,学着他把白皙手指压在唇上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锦灵在对面梢间里睡了,别把她吓着。”

  锦灵若是听见这屋里有男子声音,只怕是要尖叫起来了。

  杜云萝看着穆连潇,他一身黑衣,衣摆沾了夜露,可从外表看不到右手伤情,不知他是伤了胳膊、手腕还是手掌。

  杜云萝这次没敢伸手去抓他,怕一不小心碰到伤处:“到底伤哪儿了?”

  穆连潇抬起右手,往上挽起了袖子,露出包了绷带的胳膊:“小伤。”

  “哼。”杜云萝轻哼一声。

  骗谁呢,真是小伤,会把整条胳膊都缠上?都快包得跟粽子似的了。

  穆连潇穿的是窄袖,只能挽到手肘下方,杜云萝想,这胳膊的上半截估计也伤着了,不然只是下半截有伤,穆连潇不至于不敢抬手。

  杜云萝没有再拆穿他,总不能逼着他把上衣解开让她看伤情吧?

  揣着明白装糊涂,杜云萝问道:“怎么伤的?”

  穆连潇摸了摸鼻尖,道:“在围场伤的。”

  这个简单的答案自然是不能奏效的,穆连潇也清楚,干cuì一五一十告诉杜云萝。

  德安那里的水情严重,他要向圣上禀报,就直接赶来了围场,照圣上的意思,让他在行宫歇一夜,第二日再赶回德安去。

  哪知兵士来报,说找不到李恪几人了,穆连潇当即就策马去寻了。

  围场广阔,天又黑了,即便兵士们点了火把,依旧看不清多少地方。

  这一找就找了一个多时辰,直到穆连潇听到了李恪的喊叫声,这才有了方向。

  那是林子的深处,骑马还没两条腿跑得快。

  穆连潇举着火把冲进qù,远远就看到李恪几人与一头瞎了眼的老熊对峙,有一个侍卫受了伤,躺在地上喘气。

  那头老熊站起来足有三人高,又是个独眼龙,脾气火爆,李恪几人与它周旋良久,只一名侍卫受伤,已经不容易了,想轻易脱身是不可能的。

  好在穆连潇赶到后,又有几名侍卫到达,众人合力才把老熊拿下。

  过程中,穆连潇伤了胳膊,李栾伤了腿,好在都是皮外伤,没有伤筋动骨。

  回到营地后,太医替两人包扎了伤口,南妍县主照顾李栾,又要使人来给杜云萝报信。

  “然hòu你就跟县主说,你自己来?”杜云萝睨着穆连潇道。

  穆连潇轻咳,脸颊微红:“哪能呀,只说我会使人来给你报信的。”

  好在李栾受伤,南妍要忙上一阵子,否则她一定会被南妍县主笑死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