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笔迹

第一百九十八章 笔迹

  杜云萝抿唇,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,道:“那头老熊,是不是前几年让瑞世子吃过亏的那头?”

  穆连潇一怔,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事?”

  “来之前听皇太后说的,她还叮嘱县主,千万拦着瑞世子,莫要让他去找老熊寻仇。”杜云萝说罢,把皇太后的话转述了一遍,笑道,“皇太后还说亏得你不在,哪知你一到,真的就跟老熊较量去了。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扑哧笑出了声,声音有些大,被杜云萝狠狠瞪了一眼,他赶紧忍笑,道:“老熊才是记仇的,他的眼睛是诚世子射瞎的,今日遇见仇人,那老熊不肯放过。”

  前世今生加在一块,杜云萝没有见过活的老熊,只在穆连潇的书房里见过一整块熊皮。

  那熊皮极大,她当时看得啧啧称奇,穆连潇却说,这熊还不算大。

  他们今日遇见的老熊,有复仇的本事,肯定比那块熊皮还要大吧?

  那等块头,又是猛兽……

  杜云萝想想都后怕,看着穆连潇的右手,道:“真的不打紧吗?”

  杏眸带水,满满都是关心,黛眉微皱,带了几分纠结。

  穆连潇的心猛得跳了一下。

  他们为了压低声音说话,身形本就靠得有些近,隐隐的,穆连潇都能闻到杜云萝头发上的皂角味道,淡淡的,却很好闻,让他本能地想低下头去嗅得仔细些。

  杜云萝的心思在穆连潇的伤势上,一时也没留意他的动作。

  反倒是穆连潇,鼻尖触及杜云萝乌发时,他身子一僵,赶紧挪开了些。

  他清楚,自己的后脖颈都冒了一层汗了。

  他是想一亲芳泽,可,可他怕吓到杜云萝。

  半夜三更的,杜云萝让他进屋里来是信任她,他可不能唐突了。

  亲吻什么的,与牵手是不同的。

  穆连潇想转移注意力,就在屋里四处看了看,瞧见桌上摊着纸墨,他轻声道:“你在写字?”

  声音从头顶传来,清润如水,杜云萝应道:“是啊。”

  话一出口,杜云萝突然怔了怔,一想到纸上内容,她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,见穆连潇绕过她往桌边走去,她三步并作两步赶在穆连潇前头扑到了桌前,想一把捂住纸面。

  穆连潇眼尖,走到一半就看清了纸上的字,一时之间也愣了。

  那好像是他的字。

  只是那内容很是陌生,他分明是没有写过的。

  穆连潇见杜云萝如此心虚模样,一个念头划过心田。

  杜云萝在练他的字,而且还有模有样的,起码他一眼看去,自个儿都没认出来。

  微微挑眉,唇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,穆连潇倚在桌边,弯着腰看着恨不能把证据毁尸灭迹的小丫头:“云萝?”

  似笑非笑的音色让杜云萝头皮发麻,几分窘迫几分羞涩,又有几分难言的伤感。

  她会写穆连潇的字。

  从前的她有太多无处消磨的时间,思他入骨,翻出了他数年的家书,一笔一笔跟着描画。

  练得久了,她能把穆连潇的字模仿得叫人难辨真假,她曾在祠堂前与他说,若你能看得到,你能分得清吗?可你看不到了呢……

  而现在,穆连潇真的看到了,在她丝毫没有准备的时候。

  之前在等他的消息,杜云萝写字时也没多想,就这么写了出来。

  杜云萝暗暗叫苦,这要她如何解释?

  偏偏穆连潇不放过她,又唤了她一声,就像她刚才逼问他的伤情一般。

  这报应来得还真快。

  杜云萝撇嘴,干脆破罐子破摔,也不遮遮掩掩了,把字摊到了穆连潇跟前:“写得像不像?”

  前一刻是半点不肯让他瞧,现在却问他像不像,穆连潇叫杜云萝逗乐了:“像,你怎么练的?”

  “你不是给我写过信嘛,你从岭东回来的时候。”杜云萝低声道。

  穆连潇诧异,那封信不长,仅仅只靠那两页纸就能练得如此之像?

  见穆连潇疑惑未消,杜云萝赶紧又补了一句:“我很擅长模仿的,我还能写我祖父的字、父亲的字、母亲的字。”

  穆连潇微怔,复又弯着眼笑了。

  都是她亲近的人的字。

  亲近的人,他也是。

  这个认知让穆连潇心情愉悦,不由多看了两眼,越看越觉得写得像极了,若不是这内容他不熟悉,真的会以为是他自己写的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起了个念头,稍稍抬起右手,道,“我明日就要回德安,之后就直接去岭西,来不及回京里,我怕母亲担忧,你帮我写封信给她。”

  “我来写?”杜云萝惊讶。

  穆连潇点头:“我手伤着,写出来的字就走形了,母亲一看就会发现。不是什么要紧伤势,不想劳她担忧。”

  周氏就穆连潇这么一个儿子,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无病无痛无伤的,可知他受伤,一样会牵挂难过,做母亲的就是如此了。

  杜云萝明白,便颔首应下。

  取了两张崭新的浅青谢公笺,用镇纸压住,重新研了墨。

  穆连潇斟酌了一番,两人一个说,一个写。

  知道杜云萝能写,可真的看到自己的字迹在她的笔下出现时,穆连潇还是感觉有些奇妙。

  他忽的想起了杜云萝捧着他的手,在他掌心里写字的样子,一笔一划仔仔细细,与眼前提笔之人重合,说不出的美妙。

  杜云萝写着写着,不见穆连潇往下说,只当他是没想好下面要写什么,便抬头看去。

  视线相触,对上那双沉沉湛湛映着她身影的眸子时,杜云萝一时也凝神了。

  穆连潇是喜欢她的,虽不及她生死相隔念念不忘,但这份喜欢已叫杜云萝欢喜不已。

  有什么能比两情相悦更好?

  杜云萝莞尔笑了,心里甜得发腻,嘴上道:“怎么不往下说了?”

  穆连潇这才回过神来,他都忘了自个儿说到哪里了,目光往信纸上一瞟,这才回忆起来,清了清嗓子继续往下说。

  等信写好风干,杜云萝把纸装进信封,拿火漆封上,递给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接过来收好,等回头交给小厮送回京里去,见杜云萝要收拾纸墨,他的指尖落在了她之前写的纸上:“这张也给我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