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凉茶

第一百九十九章 凉茶

  骨节分明的手落在纸面上,只是轻轻点着,也让人觉得手指舒展有力。

  修得干净整齐的指甲边,是杜云萝仿写的穆连潇的字,清峻又大气。

  杜云萝看了一眼,目光从他指尖缓缓上移,落在穆连潇的脸上,她弯着唇角,笑了。

  这张字都叫他看到了,她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,可见穆连潇开口讨要,杜云萝不禁就生出些打趣的心思来,她笑着道:“你可以照着写一张。”

  穆连潇眉梢微挑,这个答案倒是出人意料,对上杜云萝透着几分狡黠的笑容,他不由跟着笑了,凑上前去,道:“我带回去照着写一张。”

  英气逼人的脸庞在眼前倏然放大,穆连潇眼中她的身影清楚可见,杜云萝只觉得一股热气直冲脑海。

  这分明就是在曲解她的意思!

  她让他在这儿写,他却说要带回去写,简简单单的事情,叫他这么一说,越发显得暧昧缱绻。

  虽然隔着桌面,但穆连潇的面容就在眼前,如此近的距离,呼吸全喷在她的鼻尖,杜云萝想,鼻尖定然都冒汗了。

  她赶忙往后退了两步,瞪了穆连潇一眼,去抽那张纸。

  穆连潇指尖没用劲,叫杜云萝把纸一下抽了出来。

  杜云萝微微鼓着腮帮子,把纸张叠好,一把拍给他:“喏。”

  穆连潇笑意更浓,小丫头眉目含情,那一眼哪有什么威力,只显得娇俏可人,让他心驰神往。

  许是夜深人静低声细语,许是烛光下红袖添香,心跳一下重过一下,却也柔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穆连潇暗暗匀了匀呼吸,他想他该回去了,明日一早要回德安,而杜云萝也要休息,这都要四更天了,再不走,回头天都要亮了。

  可看着神色灵动的杜云萝,他又实在舍不得走。

  这一走,下回再见她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……

  穆连潇干脆搬了把椅子在桌前坐下,清嗓子道:“有水吗?”

  杜云萝颔首:“有是有,凉的。”

  “凉的也行。”穆连潇支着腮帮子道,心里却是想,凉的才好。

  杜云萝闻言,替他倒了一茶盏,抬手递给他,又给自己添了些。

  这茶是夜里锦灵煮的,放到现在,早已经冷透了,杜云萝抿了一口,涩涩的,她不怎么喜欢。

  反倒是穆连潇,一连喝了好几盏,这才作罢了。

  示意杜云萝也坐下,穆连潇开口问她:“这两日可骑马了?”

  提起这一茬,杜云萝心思一动,把采薇被绿淳喂了浸过酒的马草却害得黄婕惊马的事儿说了,又说雪衣的马掌松了。

  穆连潇听着听着就皱了眉头,他知道内廷里阴私事体不少,却没想到一个宫女敢对亲王世子妃下手,但最要紧的,还是雪衣的事情。

  杜云萝自不会把穆连慧说出来,拿没凭没据的事情在穆连潇跟前说他大姐的坏话,那就愚蠢至极了。

  杜云萝说的是马德海,她和南妍县主身为女子,不好打探一个内侍的底细,但穆连潇就方便许多,他虽不是皇亲国戚,但深得圣上信任器重,与太子、李豫、李栾的关系都极好,又常常出入宫廷,要探马德安,定有他的渠道。

  杜云萝只说疑惑,马德海若是明哲保身,她也不能以此来谴责他,宫中生存不易,马德海的选择并没有过错,可若是其中还有其他原因……

  穆连潇颇为在意,他庆幸杜云萝听话,他不在身边就没有骑马,可还是有些后怕,就杜云萝这三脚猫的骑术,雪衣再温顺,马掌松了也会有危险的。

  不知道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了,他定要去查一查这马德海,威逼也好利诱也罢,要让他把动手的人供出来。

  免得敌明我暗,下回再生事端。

  两人隔着桌面坐着。

  杜云萝想到他明日一早要走,便问道:“德安的水情很严重吗?”

  穆连潇的神色凝重不少,缓缓点头:“很严重。”

  官道旁的山体早塌了,他去的时候,只余单骑通过,进了德安城,百姓人心惶惶,官府忧心忡忡,他去看过被掩埋了的两个镇子,岂是一个“惨不忍睹”能概括的。

  好不容易挖通了官道,工部的官员们陆续到达,城中才慢慢稳定下来。

  却没想到,又是连夜暴雨,城中河堤决口了。

  德安是沿水而建的,河堤决口,整个小城一片汪洋,虽不至于高涨到淹没房屋,可无疑让本就困难的救援雪上加霜,更要命的是官道又被落下的山石堵住了。

  官府衙门忙得焦头烂额,不是没想过让百姓撤离德安,可百姓们都是在城中生活了几代的,又拖儿带女,轻易不会离开,只有一些孤家寡人,仗着胆儿大,又不用顾及亲人,没日没夜沿着坑坑洼洼的官道小路往外跑。

  穆连潇没有留在城中,而是孤身来了围场报信,德安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了解,他必须告诉圣上。

  杜云萝望着穆连潇,他只给了她“很严重”三个字,却没有细说,是怕她一个闺阁女子接受不了天灾*。

  那些离她的生活太远了,就好像他们在围场深处遇见的老熊,杜云萝的概念里都只有从前见过的那张熊皮。

  水灾、塌方,对她们这些富贵出身的姑娘家来说,都是别人嘴里的故事。

  而穆连潇,是亲眼所见。

  杜云萝突然就想起了从前,她对战场惶惶不安,很多次问过穆连潇,可他都不肯细说,那时她总想着“你越不说我越害怕”,可现在回想起来,穆连潇不说,才是为她好吧……

  说了,她不能感同身受,只会对生死越发彷徨。

  所以这一次,杜云萝不会追问“很严重”到底是多严重,她只是伸出手握住了穆连潇搭在桌上的手。

  穆连潇愣怔,杜云萝的小手柔软,指尖微凉,他本能地反手握住,浅笑道:“别担心,圣上已经有了决断,对德安的救援会有条不紊地进行。”

  杜云萝点了点头。

  穆连潇的指腹轻轻的,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她的手背,德安的灾情不是他一人之力可以解决的,虽然担忧挂心,却也不至于焦虑到乱了心智,就如同他告诉杜云萝的,救援会有条不紊地进行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