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零三章 嘀咕

第二百零三章 嘀咕

  杜云茹一来,受到了极大多数人的关注。

  杜家人自不用说,甄氏恨不能把榻子搬来给长女歇息,看着她隆得高高的肚子直说辛苦,反倒是叫杜云茹不好意思了。

  而来吃酒的太太奶奶们也很是关心。

  大伙儿凑在一块,说的多是谁家姑娘说亲了,谁家又得了大胖小子,如今一个生龙活虎的大肚婆在跟前,越发不肯错过,又是问身子,又是看形状,说了半天,八成都认为这怀的是个儿子。

  杜云萝坐在一旁掩唇直笑,她是清楚的,杜云茹这一胎是个千金。

  可人人都说是公子,她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不能凑这个热闹。

  再说了,甄氏也盼着杜云茹早些生个儿子,她张嘴就扯后腿,甄氏可不饶她了。

  日头有些大,甄氏便让杜云茹回清晖园里避一避,杜云萝趁机跟着开溜。

  杜云茹出阁前住的东跨院一直空着,每日里有人打扫,除了屋里的摆设少了,与从前没什么区别。

  姐妹两人就像以前一样,坐在榻子上说话。

  “我瞧着二伯娘是真高兴。”杜云茹笑着道,“不得不说,能屈能伸。”

  杜云萝咬着绿豆糕直笑,含糊道:“她当然高兴了,她要是有半点儿不高兴,四婶娘就高兴了。三哥要娶姜四娘的,以姜家身份,不晓得四婶娘到时候要多折腾呢,二伯娘不趁着现在风光风光,回头就要怄死了。”

  这两妯娌攀比了多少年了,杜云茹心里也知道,想到那主动求嫁的姜家,便问:“婚期定了没有?”

  “四婶娘想在秋天把事体办了。”

  杜云茹诧异,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杜云萝两眼:“那时候你肯定没嫁出去,四婶娘这是不想要安华院了?”

  廖氏心心念念都是安华院,可若杜云澜要在秋天里办喜事,肯定要另选一处院子的。

  依夏老太太的性子,既然选出了新房,就这么住下去算了,绝不可能答应廖氏在安华院空出来之后再让杜云澜挪过去。

  廖氏此举,等于是放弃安华院了。

  杜云萝支着下巴,道:“也许她是看透了,再等下去,安华院也不是她的。”

  话一出口,两人都沉默了。

  杜云萝想,廖氏说不准真就是这么想的,就好像廖氏的姐姐廖姨娘,再等多少年,填房的位子也落不到她头上,除了看透些,还能如何?

  姐妹两人难得见面,不想再说他人事情。

  杜云茹问起了杜云萝:“你和世子如何?”

 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。

  围场里的事情杜云萝跟谁都没有提过,穆连潇夜里翻墙来看她,就算两人订了亲,这也不是能说出来的事情。

  走漏了一点风声,足够让人指指点点的了。

  杜云萝脸皮厚归厚,却也要在乎些名声,难得今生吴老太君和周氏还满意她,她可不想生生坏了好局。

  那一夜就是她和穆连潇之间的秘密,藏在心中回忆便好。

  而国宁寺里的状况,倒是可以说上一二。

  也仅仅只是一二而已。

  “那时他正好过生辰,我就打了个络子给他。”杜云萝说道。

  杜云茹眯着眼看她,姐妹多年,她还看不穿杜云萝的性格?

  别看她轻飘飘一句“打了个络子给他”,事情断断不会像铺子做买卖似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事了。

  杜云萝不肯细说,杜云茹也能猜出一些,她弯着眼儿直笑:“打了个络子呀?世子夸你没有?”

  “一个络子,有什么好夸的。”杜云萝被她笑得脖子发麻,脑海里全是她替穆连潇络玉的情景,整个人出神片刻,回过神来时,杜云茹已经笑得停不住了。

  杜云萝嗔了她一眼,道:“大姐,大姐夫什么时候回京呀?我可是听四哥说了,他知道你怀上了,高兴得走路都撞柱子,叫整个书院的人都笑话了。”

  杜云茹的脸霎时红了,她就知道杜云萝是个厚脸皮。

  抓起身边的引枕一把扔到杜云萝脸上,杜云茹脸颊飞霞:“要死要死!又来笑话我!”

  杜云萝乐不可支,她想像从前一样钻到大姐怀里挠她痒痒,可对着那六个月的大肚子根本下不了手,只能趴在几子上大笑一场。

  守在外头的杜云茹的两位陪房妈妈对视了一眼。

  一位叹道:“我们奶奶也只有跟五姑娘一道时,才能笑得这么高兴。”

  “可不是嘛,要我说啊,我们奶奶的性子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,偏偏就邵家那个二姑娘,半点不消停。”

  “惯会唱戏哩,当着老爷太太的面,可没漏过马脚,一转身对上我们奶奶,就酸不溜丢的,你说一个小姑子跟嫂嫂较什么劲?”

  “那哪里是小姑和嫂嫂较劲啊,分明是为了她那个春花秋月的表姐。”

  “那个表姑娘也真是会来事,二爷远在书院,她在府里吟诗作赋看星星看月亮的,折腾给谁看?笑都笑死人了。”

  两位妈妈说得越发来劲,嘀嘀咕咕个不停,直到一双绣花鞋出现在眼前,这才茫然抬起了头。

  来人是水月。

  水月朝她们浅浅笑了笑:“两位妈妈在说什么呀?也说给我听听。”

  水月是甄氏打发来请杜云茹和杜云萝的,时辰差不多了,新娘子该登门了,她们也要去喜堂里候着看新人行大礼的。

  哪知水月一来就听见两位妈妈在说邵家事体,想到杜云茹挺着个大肚子,邵家里头还有人给她添堵,水月就不舒坦。

  前回甄氏去看杜云茹的时候,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,可杜云茹不说,甄氏还当是自家想多了,又觉得一个年纪小又有些娇气的小姑子顶多胡言乱语几句,成不了什么气候,现在才知道,是真有些糟心事。

  水月追问了两句,两位妈妈便一五一十地说了。

  “姑娘,就二姑娘和表小姐……其余人对我们奶奶可真是好的,尤其是太太,把奶奶当亲闺女一样。”

  水月问明白了,便不耽误时辰,抬声问了安,请了杜云萝姐妹出来。

  杜云萝扶着杜云茹往喜堂去。

  刚迈进去,就听见阵阵鞭炮声传来,想来是去夏家迎亲的队伍已经回到府外了。

  喜堂里越发热闹起来。

  杜云萝站在甄氏身后,等了没多久,就见杜云琅牵着红绸绳,与蒙着盖头的夏安馨进来了。

  四周一阵恭贺声音,杜云萝却有些怔住了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