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零五章 硬气

第二百零五章 硬气

  <=""></>

  夜色重了。

  杜云琅的酒力不算出众,杜云澜和杜云荻也是半斤八两,只能稍稍帮着挡些酒,要做到一夫当关是不可能的。

  等宾客们陆续回府了,杜云琅也站不稳了。

  苗氏唤了泉茵来,让她带着两个丫鬟扶杜云琅回春华院。

  泉茵正招呼人手,甄氏却插了进来,拉着苗氏耳语了几句:“按说是云澜、云荻送云琅回去最合适,但这两小子自个儿都走不稳了,二嫂你也别让丫鬟送过去,就让沈长根家的再带个手上有劲的婆子给扶回去,都到这会儿了,不消落几句口实。”

  苗氏瞪大了眼睛,目光往灯火通明的莲福苑方向看了一眼。

  杜云琅醉得厉害,便是他自个儿无心,丫鬟们也无意,为了扶稳当些,也会有点儿拉拉扯扯的,落在夏安馨眼里,不知会怎么想呢。

  她既然接受了这个儿媳妇,又为了让夏老太太满意,没少花心思,这都到临门最后一脚了,还生出些不必要的闲话来,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。

  她是忙晕乎了没有想到这一点,亏得甄氏提醒了,苗氏连连点头:“还是弟妹想得周到,这话在理。”

  说罢,也不叫泉茵动手了,就让沈长根家的过来,又叫了个婆子,把杜云琅送去了安华院。

  泉茵站在苗氏身边,咬着下唇暗悄悄瞪了甄氏两眼。

  这三太太还真会来事,这般小心计较,好似她泉茵会生出不该有的念头一般。

  她是苗氏的丫鬟,真要有心,还会拖到现在?

  今日是杜云琅的大喜日子,给她一百个胆子,她也不敢在这个当口兴风作浪的。

  况且,她根本没有这种心思。

  甄氏的防备,叫她又是委屈,又是不甘。

  再说夏安馨那里,若是夏安馨因此怀疑她,和杜云琅离心,这种心胸狭隘之人,哪里能配得上杜云琅?

  泉茵越想越生气,双手绞着手帕,用力得恨不能把帕子撕烂了。

  苗氏没工夫去注意泉茵的小情绪,她另有烦心事。

  她和苗家闹翻脸的事体,相熟的太太奶奶们多少都有些听说,但听归听,还真没几个真搁在心上,大家都是女人,知道娘家意味着什么,谁家都有吵吵闹闹的时候,可能有几个人真的和娘家闹到不相往来的?

  毕竟是亲生的女儿,吵得再厉害,回去说两句好话,苗氏的父母都还健在,不可能狠下心不要女儿了的。

  可到了今儿个席面上,大伙儿都看出来了,苗氏和娘家那儿还没和好呢。

  嫡亲的外孙娶媳妇,同在京中的外祖家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有到场。

  各个都是聪明人,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。

  嘴上不说,背地里没少指指点点,不说苗氏,只说苗家那儿拎不清。

  苗家是高不成低不就的,与杜家相比,差了不是一丁半点,要是精明的,就趁着这一回杜云琅娶亲把台阶下了,毕竟,杜云瑛是要嫁去伯府的,苗家作为杜云瑛的外家,和伯府沾亲带故了,那多体面呀。

  就算不可能借此平步青云,但府中公子姑娘们说亲也多个说项不是?

  偏偏就苗家硬骨头,和苗氏僵到底。

  这些话,没人当面跟苗氏讲,但苗氏心里通透着呢。

  她不是没有和娘家讲和的念头,以前的事情气也气过了,闹也闹过了,等心平气和了,想想父母,到底是狠不下心肠来,想借送喜帖的名头探个路。

  至于莲福苑里,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可是最讲面子里子的,杜云琅成亲,苗家人要来,他们肯定欢迎的。

  不过,苗氏也要脸面,没亲自登门去,让沈长根家的送了帖子过去。

  哪知苗大太太那个无赖,根本不理会,使人传了话,说要请做舅爷的去吃琅哥儿的酒,就让琅哥儿自己登门送帖子来,琅哥儿做新郎官忙不转,让瑛姐儿走一趟也成。

  沈长根家的气得发抖,回来告诉苗氏,苗氏差点把屋子的博古架给砸了。

  苗氏自己的脸皮也就算了,但让杜云琅和杜云瑛伸着脑袋去苗家给苗大太太打脸,苗氏说一万个不肯的,夏老太太那儿更不用说了,苗氏敢让杜云琅和杜云瑛去,夏老太太就敢让她在院子里跪上一整天。

  苗氏当即下了决断,爱来不来。

  两厢僵持住了,成了今日这样子。

  苗氏只生气,不后悔,可那些闲言闲语还是让她不太舒坦。

  杜云琅是个哥儿,娶的是知根知底的夏安馨,与外祖家不和的风声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,苗氏真正担心的是杜云瑛。

  那可是诚意伯府,从开朝承继到了现在,不说子嗣有多出色,起码名声是极好的。

  数代传承,但凡有一个不着调的被参上一本,也不会传到今天了。

  伯府里会不会在意杜云瑛与外祖家的关系?

  苗氏惴惴,娶儿媳妇的欢欣都散了大半了,拉着甄氏的手,絮絮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甄氏宽慰了几句,她和诚意伯府上没打过交道,也不敢把话说满了。

  泉茵在一旁听着,瞟了甄氏几眼,心说二太太真是会说场面话,全是模棱两可的,没有一点用场。

  苗氏倒了一通苦水,整个人也就舒服些了,静下心来想,离杜云瑛嫁出去还有两个月,嫁妆上她已经是尽了十成十的心了,再要让伯府高看杜云瑛,只能走别的路子。

  短短两个月,让杜家飞黄腾达再进一步是不可能的,再得姻亲助力……

  没说亲的就是杜云荻与杜云诺了。

  杜云荻那儿,杜公甫等着他金榜题名,岂会现在就替他相看,那就只剩下杜云茹了。

  在杜云茹纠结自己前路不明的时候,苗氏也替她着急了,赶紧寻一门好亲事,姐妹们彼此有个照应才好。

  这么一想,苗氏忍不住在心里又骂了廖氏几句,到底不是亲生的,廖氏竟是一点也不着急,眼瞅着杜云诺九月里就及笄了,还没半点说法,真让等定远侯府来迎娶杜云萝的时候,让杜云诺这个做姐姐的还拦在前头?

  苗氏连连摇头,可惜她也没什么好路子,若有个合适的,她明日一早就想去给杜云诺保媒了。

  春华院里,沈长根家的帮着夏安馨把杜云琅扶进了正屋。

  没见到花枝招展的小蹄子扶杜云琅回来,夏家跟来的妈妈们满意极了,夏安馨的奶娘指挥着人手,又是挑热水,又是上醒酒汤的,一时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杜云萝姐妹们也不在春华院里添乱了,与夏安馨行了礼,一道退了出来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