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零六章 淋雨

第二百零六章 淋雨

  杜云萝一夜好眠,翌日一早又收拾妥当去了莲福苑里。

  夏老太太精神一般,心情却极好,杜云萝还没进正屋就听见老太太的笑声。

  守门的小丫鬟撩开帘子请她进去。

  “云萝,快来祖母身边坐。”夏老太太笑着招呼她。

  杜云萝行了礼,坐在罗汉床上,弯着眼儿道:“祖母,二嫂进门了,您往后可不能只疼她不疼我。”

  “呦呦呦!”夏老太太捏着杜云萝的鼻尖,哈哈大笑,“这才头一天呢!你早上吃的什么?一嘴酸味!”

  夏老太太高兴,屋里丫鬟婆子们纷纷凑趣,等各房各院里的人来了,越发热闹。

  杜云琅和夏安馨一起来的。

  夏安馨穿了条石榴花开的百褶裙,梳了整齐的妇人头,戴了一朵巴掌大的海棠花,显得俏丽又娇艳。

  夏老太太怎么看怎么喜欢,等夏安馨敬了茶,递上了一个沉甸甸的红封。

  说是认亲,可夏安馨是各个都认得的,只是要改口而已。

  廖氏听她唤了一声“四婶娘”,把准备好的红封递过去,亦是沉甸甸的。

  她虽然心疼银子,但要给夏老太太面子,自己又不肯被人说小气,出手就极其大方,心里不住安慰自己,等姜四娘进门的时候,这钱就回来了。

  府里办喜事,下人们也得了不少赏银,人人都喜笑颜开的。

  杜云萝回到安华院时,锦灵正和锦蕊商量着要拿银子回家去。

  锦蕊倚着柱子问道:“你攒了不少了?”

  “是有一些,”锦灵低声道,“你知道的,我弟弟就是个药罐子,多留点钱给我娘,万一要急用时也不会周转不开。”

  锦蕊抿唇不说话,锦灵这些日子没少跟着姑娘出门,去围场也是,不晓得存了多少赏钱了,这么一比,她是完全落了下风。

  可想到锦灵家里那一大一小两个累赘,锦蕊便点头应了:“等二奶奶回门之后,府里就该空上一阵子了,你抽空回去一趟呗。”

  隔日,杜云琅与夏安馨回了夏家。

  三朝回门之后,这婚事才算办妥当了。

  苗氏可算了松了一口气,可她也歇不了几日,就要为了七月的中元做准备,又要操心杜云瑛的大礼。

  安华院里,杜云萝收到了杜云琅送来的红封,捧着笑了一阵,就都分给了丫鬟婆子们。

  锦灵又添了赏钱,与之前存下的银子一道收好,与杜云萝说了一声,取了对牌出府去了。

  杜云萝今日无事,便躺在书房的榻子上翻了会儿书,抬眸见锦蕊坐在桌边画花样,不禁来了兴致,凑过去看了两眼。

  直到外头的天色阴沉下来了,锦蕊才醒过神来,取了火折子点了灯。

  杜云萝透过窗户往外看了一眼,乌云密布,快要落雨了。

  锦蕊皱着眉头,道:“怎么这个时辰了,锦灵还不回来?”

  “许是家里有什么事体。”杜云萝淡淡道。

  锦蕊撇嘴,锦灵回去就是交银子,帮着她那半瞎子的娘收拾收拾,再请大夫来看一看弟弟,把药拿回来就得了,还能有什么事体?锦灵上午出门的,这会儿都申正三刻了,怎么可能没收拾妥当?

  不晓得去哪儿晃悠了。

  锦蕊腹诽归腹诽,这话是不能当着杜云萝的面说的。

  雷鸣闷闷从远处传来。

  响了一刻钟,豆大的雨水落下来,砸得后窗外的芭蕉叶沙沙作响。

  清晖园里使人来说,既然落雨了,就让杜云萝自个儿在屋里用饭,不用冒雨过去了。

  锦蕊让人去厨房里取了饭菜来,伺候杜云萝用完,锦灵还是不见人影。

  “叫雨水耽搁了?”杜云萝支着下巴咬了一口香瓜,心里却有些担忧了。

  锦蕊把收拾好的食盒递给小丫鬟,让她送回厨房去,抬眼见有人从院外进来,借着庑廊上的灯笼光,锦蕊认出那是锦灵和花嬷嬷。

  “怎么一道回来了?”锦蕊赶紧迎上前去,“你这趟去的够久的,姑娘都问了好几回了。”

  花嬷嬷收了伞,她和锦灵并用一把伞,两个人都狼狈不堪,尤其是锦灵,蓑衣都湿透了,冷得她直哆嗦。

  锦蕊一把拉住了锦灵湿漉漉的手:“赶紧回屋里擦个身子换套衣服,姑娘等着呢。”

  锦灵没应声,叫锦蕊拉着走了两步,险些摔了。

  锦蕊怪异地看了锦灵一眼,又抬眸去看花嬷嬷。

  花嬷嬷连连摆手:“姑娘别瞅我,我不知道。”

  锦蕊也没跟花嬷嬷计较,拉着锦灵回了西厢房。

  花嬷嬷见西厢房的门关上了,这才哼了一声,翻了个白眼:“这脾气见长啊。”

  “她又没说你,你小声些,莫招惹了。”水嬷嬷从门房里出来,递了条布巾给花嬷嬷。

  花嬷嬷抹了把脸:“我这不是小心着嘛,等她关门了我才说的。我跟你说,锦灵姑娘今儿个有些怪哩。我是在角门那儿碰见她的,穿了件蓑衣,伞都没打,整个人淋透了。”

  “就是回来的时候压着雨了,她没带伞嘛。”水嬷嬷随口道。

  花嬷嬷摇头:“没带伞,又哪来的蓑衣?”

  西厢房里,锦蕊一面点灯,一面催锦灵去梳洗,转头见锦灵站在门边没动,蓑衣上的雨水滴下来,脚边湿了一片。

  锦蕊蹙眉,道:“你愣什么呀!哎,这蓑衣一点都不合身,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  说完,锦蕊上前两步,帮锦灵解开蓑衣一看,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  锦灵身上穿的是套嫩绿色的褙子,分明不是她早上出门时穿的那身湖色的,衣服已经湿透了,看得出来料子还不错,但锦灵有什么衣服,锦蕊与她一个屋子住着,最是晓得了,这身衣服,锦蕊从未见过。

  这么嫩的颜色,也不是锦灵的娘会穿的衣服。

  “怎么回事?你怎么换衣服了?这哪来的?”锦蕊连连问道。

  锦灵瞪大眼睛看着锦蕊,张了张嘴,没说出话来,却是哇得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锦蕊被她吓了一跳,一把捂住锦灵的嘴:“轻点轻点,你这么一哭,被人听了去,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!赶紧换身衣服,有什么事儿,去姑娘跟前讲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