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零七章 歹人

第二百零七章 歹人

  杜云萝靠在榻子上,手中是锦蕊下午画的新花样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  一朵并蒂莲,是绣品上常用的花型,可锦蕊画得与众不同,显得格外妖娆交缠。

  依着前世状况,她知道自己最迟来年开春就要出阁,该准备的绣品是不能落下的,杜云萝喜欢这花样,就一个劲儿琢磨着配色。

  绣在枕套上好呢,还是绣在肚兜上?

  杜云萝眯着眼儿想,伸手去取桌上的茶盏,才注意到里头的茶已经凉了。

  刚要抬声唤锦蕊,就听门外庑廊上一阵脚步声,锦蕊快步进来,后头跟着锦灵。

  “回来了?”杜云萝笑着问她,话一出口,就着灯光看清锦灵红肿的双眼,她不由诧异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锦灵闻声,眼泪簌簌又要落下来。

  杜云萝只好看向锦蕊。

  锦蕊摇头,道:“回来时就是这么副失神落魄的样子,穿着不合身的蓑衣,里头褙子也换过了,淋了个透,奴婢问她怎么回事,她也不说,就一个劲儿地哭。”

  杜云萝皱着眉,示意锦灵走到跟前来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锦灵的手冰得让杜云萝诧异,就算是淋雨了,但也已经是初夏了,怎么会这般凉。

  杜云萝暗暗叹息,锦灵的性子她是知道的,这定然是碰到了什么大事情了。杜云萝朝锦蕊抬了抬下颚,示意她去中屋守着,一来莫要让人听了话去,二来也是为了让锦灵放松下来。

  锦蕊会意,这个当口上,她也不会计较锦灵不肯跟她说实话。

  能让锦灵如此反常,肯定是不好传扬的事情,轻易说不出口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“锦灵儿?”见锦蕊出去了,杜云萝柔声唤锦灵,“有什么事体你只管跟我说,可是你弟弟的病又不好了?还是你娘……”

  锦灵咬着下唇直摇头。

  杜云萝见她还能点头摇头,多少还是松了一口气的,就怕这丫头自己跟自己拧上了,那才麻烦了。

  “那是你自己,碰见了什么事情?”杜云萝放低了声音,道。

  锦灵打了个激灵,垂着眼帘,睫毛带泪,她动了动唇,露出了下唇上一道伤口,看样子,是叫她自己咬破的。

  杜云萝没有催她,虽是主仆,但她待锦蕊和锦灵素来不同,又因着前世锦灵的遭遇,杜云萝越发怜惜她,此时见她如此模样,更是心疼不已。

  锦灵腿上没劲,微微晃着晃着就坐到了地上,身子重心有了着落,整个人也就踏实些了。

  “奴婢、奴婢碰到了歹人。”锦灵声音嘶哑,与平时的她截然不同。

  杜云萝心里咯噔一声,碰到歹人是什么意思?

  这事儿可大可小,想到锦蕊说锦灵连衣服都换了,杜云萝就一阵头晕目眩。

  暗暗念了两句佛号,只盼着锦灵不要真受了罪才好。

  一句话出口,后头的话,就说得顺畅多了。

  锦灵一面哭,一面把今日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杜云萝。

  她这趟回家,本来还算顺畅的。

  下午时请了大夫来看诊,跟着去取了药,回家的路上见街边在卖新鲜桃子,想到弟弟最爱这玩意儿,就掏钱买了些,又顺便买了肉,邻居狄大娘平时帮衬不少,也给狄家捎带了些,还买了点鱼。

  也许是看她一个姑娘家又买肉又买鱼的,就叫两个地痞盯上了。

  锦灵根本不知道,回家把东西交给了段氏和狄大娘,就匆忙要回府来,却在半途上叫两个地痞拦住问她讨要银子。

  别说银子都给了段氏了,便是身上还有,锦灵都不肯给地痞的。

  前头这些事体,锦灵说得还算有条理,这后头的状况,就开始颠三倒四。

  锦灵的身子跟声音都在发抖,双手死死拽着杜云萝的双手。

  杜云萝的唇抿成一条直线,总算是把锦灵的话都给弄明白了。

  那两个地痞把锦灵拖到了一个废弃的院子里,上下动手要搜钱袋子,银子搜不出来,歹心上来了,就想行那不轨事。

  衣服被撕开的时候,锦灵只恨不能一头撞死,万幸的是,有人出手救了她。

  那人是云栖。

  云栖的身手对付两个地痞是绰绰有余的。

  云栖之前和锦灵擦身而过,他有要事在身,瞥见那两个地痞的时候也没细想,等一拍脑袋想起那个好像是杜云萝的丫鬟,这才越想越觉得那两人鬼鬼祟祟的,就心急火燎地跑回来寻人了。

  还好,总算是赶上了。

  锦灵当时已经哭都哭不出来了,身上衣服根本不能见人,她怕段氏担心就不敢回家,可这么狼狈也不能回杜府,是云栖把她带回了自个儿家里,让他妹妹帮她梳洗,又换了身衣服。

  饶是知道自己安全了,可锦灵缓了好久也缓不过来,眼瞅着天要黑了,云栖就送锦灵回杜府来。

  半途上突然下雨,两人被淋个透湿,还好走得还不远,云栖赶回去拿了蓑衣来,又把锦灵送到了杜府外头。

  花嬷嬷正敲门,锦灵就跟她一道进来了。

  杜云萝听得不住倒吸凉气,她没想到,她让锦灵逃离了赵管事家里那个赌胚,却险些遇上这等事情。

  亏得、亏得是叫云栖救下了。

  还好,前回云栖来送马是,她身边跟着的是锦灵,这两人彼此认识。

  若云栖没有认出锦灵,那今天她就要等着去给锦灵收尸了,这丫头性子烈,真吃大亏了可就真不肯活了。

  杜云萝又是后怕又是庆幸,搂着锦灵道:“都过去了,都过去了,不用怕了。这事儿你不说,我不说,云栖不说,没人知道,不会传出去的。”

  姑娘家名节要紧,就算歹人没有成事,可若叫人知道锦灵遇见了这等事情,往后她还怎么做人。

  就算杜云萝护着她,锦灵自己都会叫那些指指点点给逼疯了。

  锦灵哆哆嗦嗦地,瞪大了肿成桃子的眼睛,一眨一眨地看着杜云萝。

  熟悉的房间,熟悉的摆设,熟悉的姑娘,锦灵一点一点踏实下来,抱着膝盖呜呜哭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没拦她,哭出来比闷着好,等锦灵哭够了,她让锦蕊打了热水进来让锦灵净面

  锦蕊就守在外头,里间的声音她听得并不清楚,可也有那么几个词落到耳朵里,连蒙带猜地就明白了,不由把自个儿也吓了个脸白。

  若遇到这事体的是她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