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零八章 利嘴

第二百零八章 利嘴

  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  锦蕊越想越怕,见锦蕊跟没了魂一样,可怜兮兮的,不由轻声跟杜云萝道:“姑娘,夜里让锦灵守夜吧。”

  今夜本是锦蕊守夜,可让锦灵一个人住在西厢房里,半夜里说不定就吓醒了,可若是锦蕊去照顾锦灵,杜云萝这儿就没人守夜了。

  能在屋里守夜的就她们两个,突然提个人进来,反倒是招人眼。

  如此一来,只能让锦灵守夜,好歹与杜云萝一个屋子,这丫头哭醒了,总归不是一个人,心里也能踏实些。

  杜云萝颔首:“就如此吧。”

  想到锦灵晚上没吃东西,杜云萝让锦蕊去小厨房里端了甜汤和点心来。

  杜云萝让锦蕊也陪着用些,三人围着桌边坐了,心里都不舒坦,勉勉强强用了几口。

  锦灵捏着勺子,眼泪簌簌又落下来。

  锦蕊劝道:“姑娘担心你嘞,你再哭下去,可就对不住姑娘了。”

  锦灵抬眸看了看锦蕊,又看了眼杜云萝,含糊应了声,逼着自己大口大口把甜汤都喝了,又塞了点心。

  夜深了。

  锦灵伺候杜云萝歇下,绕过插屏到了外间。

  锦蕊收拾好了东西,低声道:“你也赶紧睡吧,我们姑娘不是总说嘛,天大的事儿都是做了一场噩梦,一觉睡醒了,晒晒太阳,就都过去了。”

  见锦灵木讷点头,锦蕊没再多劝,转身出去了。

  外头的雨小了不少,淅淅沥沥的,月末的这个时候,本就见不到月光,雨夜里更是连星星都不见踪影了,好在庑廊上的灯笼还亮着,就着这么点光线,锦蕊往西厢房去。

  门房上,水嬷嬷支着下巴打盹。

  花嬷嬷探头探脑的,拍了拍水嬷嬷的肩:“哎、哎!她出来了,要不要去问问?”

  水嬷嬷摇着半梦半醒的脑袋,嘀咕道:“你不怕触霉头你去问,我可不想招惹她。”

  花嬷嬷撇嘴:“半个主子嘛,这不是还没成主子。你不去,我可去了。”

  好奇心占了上风,花嬷嬷快步走了过去,远远朝锦蕊笑道:“我们五姑娘歇了?今儿个不是姑娘守夜吗?怎么就换成锦灵姑娘了?说起来,锦灵姑娘真的有些怪呢,失魂落魄的,姑娘,她没事吧?”

  花嬷嬷一连问了几句问题,换来锦蕊一个白眼。

  “能有什么事儿?”锦蕊睨了花嬷嬷一眼,道,“锦灵家里的状况是什么样的,妈妈难道不晓得?好一阵坏一阵的,她孝顺她娘,心里难过罢了,怎么到了妈妈嘴里,跟天塌下来了似的。晓得妈妈心善的,知道妈妈是关心她,不晓得的,还当是妈妈在咒锦灵的娘和弟弟嘞。姑娘跟前谁守着不是守?总归不是我就是锦灵,换个班儿有什么奇怪的!这时辰也不早了,妈妈还是早些休息为好。”

  锦蕊说完,也不顾花嬷嬷是个什么反应,推开了西厢房的门,一步迈进qù,又嘭的一声把门都关上了,隔了会儿,里头的油灯才亮起来。

  花嬷嬷站在门口,胸口里憋着一股气,痛得她哼哧哼哧直喘气,半晌缓过神来,瞪着那屋里映出的人影暗戳戳骂了一通,这才稍稍舒坦了些,回了门房。

  水嬷嬷见花嬷嬷黑着一张脸进来,就知道她出师不利,劝道:“我就跟你说,让你别去触霉头了。”

  “我就气不过啊!”花嬷嬷指了指西厢,“老姐姐你是没看到,那张利嘴,那个白眼,啧啧!人家生养了四姑娘的莫姨娘都是温温柔柔的,她一个姑娘跟前的丫鬟,呵!半个主子还真没叫错!你知道她怎么说我的?说我在咒锦灵姑娘的娘和弟弟,哎呦,天地良心呦!”

  水嬷嬷连连摆手:“我晓得我晓得,她这性子又不是头一天了,别招惹她就好了。”

  “要我说啊,她就是在姑娘跟前比不得锦灵姑娘得宠了,心里憋气!”水嬷嬷抄起桌上的蒲扇,用力扇了两扇,去去火气,“喏!今晚上本该她守夜的,换成锦灵姑娘了。这事儿姑娘没点头能成?她叫姑娘赶出来了,就往我头上撒气来了。”

  花嬷嬷打了个哈哈,要她说,就算锦蕊是叫姑娘赶出来的,人家也是径直回房里睡觉去了,要不是水嬷嬷自己凑上去,锦蕊能朝她撒气?

  水嬷嬷咕哝着又骂了锦蕊一番,这才回屋里睡觉去了。

  这么一折腾,水嬷嬷就顾着跟锦蕊生qì,把锦灵的反常给抛到脑后去了。

  西厢房里,锦蕊梳洗之后就吹了灯歇息。

  虽然了无睡意,但想到锦灵这几日定然是不能好好伺候姑娘的,她要比平日里更得力些,不得不逼着自己入睡。

  而正屋里的锦灵躺在榻子上,刚有些睡意,一闭眼想起下午那恐怖的经lì,又一下子惊醒过来,吓得浑身都发抖。

  如此反复到了四更天,迷迷糊糊又做了场噩梦,一个挺身坐起来,抱着膝盖咽呜哭了起来。

  夜深人静,杜云萝睡得不沉,听见动jìng醒过来,撩开幔帐唤道:“锦灵儿、锦灵儿?”

  锦灵一震,匆忙抹了眼泪,顾不上批外衣,趿着鞋子走到内室来。

  杜云萝捏住锦灵的手,道:“你上来陪我睡吧。”

  锦灵愣了:“姑娘……”

  “太黑了,我睡不踏实。”杜云萝又道。

  锦灵吸了吸鼻子,杜云萝是主子,她是丫鬟,现在却反过来让姑娘照顾她的情绪,她过意不去。

  杜云萝不与她废话,催着她上来。

  锦灵怕再拧下去,姑娘等下就睡不着了,便没有再坚持,依言睡在了床外延。

  许是有人陪在身边了,后半夜锦灵睡得还算踏实,直到天亮了才睁开眼睛,望着幔帐怔了怔,轻手轻脚爬起来。

  锦蕊进来伺候杜云萝梳头的时候,多打量了锦灵两眼,见她精神还算妥当,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些。

  她昨夜里翻来覆去就在想,若锦灵打不起精神以至于做事颠三倒四了,给她添麻烦也就算了,最怕是叫人看出些状况来,进而知道锦灵碰见了什么事,那可就遭殃了。

  这损的可不单单是锦灵的名声,连杜云萝都要被拖累的。

  好在,锦灵还不至于恍惚到让人挑错的地步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