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零九章 询问

第二百零九章 询问

  <=""></>

  杜云萝一一看在眼里,这两****也不好叫锦灵跟着她去莲福苑、清晖园,夏老太太和甄氏身边的毒眼睛不少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可就让锦灵留在安华院里,杜云萝又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。

  锦蕊取了一只莲花领扣给杜云萝戴上,又捧着镜子前后照了照杜云萝的发髻:“姑娘瞧着如何?”

  杜云萝心思一动,满意点头。

  “锦灵,”杜云萝取了昨日锦蕊画的并蒂莲花样来,一一跟锦灵说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琢磨了好久的配色,可总觉得还少了点味道,你觉得呢?”

  锦灵不疑有他,捏着花样仔细看了看,说了自己的意见。

  “听着有些道理,”杜云萝笑了,“那你替我把线劈了,我回来就绣,对了,绣篮里还有只香囊绣了一半,你也帮我绣了。”

  锦灵绣功出色,不说杜云萝屋里的东西,其他各房各院也没少让她帮忙,听了这话当即点了头:“姑娘,交给奴婢吧。”

  杜云萝又叮嘱了两句。

  刺绣这活计最费心思了,只要手上捏着针线,锦灵就没工夫七想八想的,她又是特别认真的一个人,做绣活的时候从来不会一心二用。

  杜云萝给夏老太太请了安,就去了清晖园。

  庑廊下,赵嬷嬷板着脸站着,一院子的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喘,低着头打扫昨夜大雨打落的树叶。

  等见了杜云萝,赵嬷嬷的脸上才有了笑容:“姑娘来了呀。”

  杜云萝唤了声“妈妈”,又问:“这是怎么了?哪个不长眼的惹了妈妈不痛快了?”

  “瞧姑娘说的,”赵嬷嬷转着眸子笑,“底下人手脚不麻利,雨都停了一个时辰了,院子里都没打扫干净,奴婢说了两句罢了。”

  杜云萝只笑不言。

  赵嬷嬷是甄氏的陪嫁,杜云萝很是晓得她的性子,赵嬷嬷的脾气随了主子,寻常都是极其和善的,其他人只要知趣,都跟和赵嬷嬷套一番近乎,底下人便是做错了事体,赵嬷嬷也极少开口呵斥。

  仅仅是丫鬟们没扫干净院子,赵嬷嬷是不至于拉长了脸的。

  赵嬷嬷不说,杜云萝也不会追着问,左右定是与甄氏有关,她进去瞧瞧甄氏面色就能猜出一二来。

  行至正屋外头,赵嬷嬷抬声道:“太太,姑娘来了。”

  “囡囡快些进来。”甄氏的声音从屋里传来。

  杜云萝撩了帘子进去,东稍间里,甄氏靠在榻子上,拍了拍身边位子,示意杜云萝过去坐下。

  待杜云萝一落座,甄氏抬眸扫了赵嬷嬷一眼。

  赵嬷嬷会意,退出去守了中屋,东稍间里只余了水月一人伺候。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低声问道:“母亲,这是怎么了?”

  甄氏不疾不徐,问道:“云茹刚怀上那会儿,我去邵家看她,回来后囡囡问过我,是不是云茹叫邵家给怠慢了,是不是元洲的妹妹……囡囡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杜云萝一怔,很快便想起了当时情况,她那时看甄氏脸色阴沉着回来,还当是杜云茹在邵家吃亏了,这才会心急火燎地问甄氏,哪知甄氏是看杜云茹孕吐厉害才格外担忧。

  这话题也就当时一提,后头谁也没提及过,杜云萝不知甄氏为何突然就问起来了。

  甄氏见女儿疑惑,解释道:“就云琅娶媳妇那天,水月听见云茹身边的两个婆子议论,说是元洲的妹妹背地里没少为难云茹,还冒出来一个表妹。水月告诉了我,我正琢磨着过几日去邵家看看。”

  杜云萝听完,抬眼看着水月。

  水月郑重点了头:“那两个妈妈是这么说的,她们是跟着大姑奶奶过去邵家的,是咱们杜家的妈妈,不会乱说话的。”

  那日水月听说了之后,又是生气又是心疼,想到自家大姑奶奶挺着大肚子,还要被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姑添堵,实在是糟心事。

  水月隔日就告诉甄氏了。

  杜云茹才回了娘家,甄氏就上门去旁敲侧击,邵家指不定以为是杜云茹在背后告状。

  甄氏不想让人误会杜云茹,就耐心等了几日,正巧想起来杜云萝前几个月说过的话,这才有了这么一问。

  杜云萝斟酌片刻,道:“我是过年的时候听大姐说的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半个字都没跟我提过?”甄氏着急了。

  “大姐说,邵家那儿,祖母公婆都待她好着呢,就只有一个小姑爱在背地里没事找事,”杜云萝怕甄氏急坏了,赶忙解释,“大姐说了,那就是小姑娘手段,根本上不了台面,拿出来当笑话说都嫌丢人,不成气候的,等过两年嫁出去了就没事了。我看大姐说得轻松,一点都不生气,可见是没把人放在心上,这才没跟您讲。”

  甄氏听了这话,静心琢磨了一番。

  她是去过邵家的,杜云茹的婆母待杜云茹那可真是没话说,连甄氏这个亲娘都要自愧弗如了,甄氏自问没有看走眼,而且那日婆子们也说过,邵家太太是极好的。

  问题就出在邵元洲的妹妹身上。

  甄氏搂着杜云萝道:“囡囡你不晓得,这女人啊,有没有身孕就是两个脾气,平素里再是阔达的人,等怀了孩子,也会闹性子的。娘别的不担心,就怕你姐姐大着肚子,叫那不懂事的人气坏了。”

  杜云萝靠着甄氏,无言以对了。

  她确实不知道,她没怀过孩子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情绪起伏,什么叫气头上来了忍都忍不了……

  她闷闷道:“我是不晓得呀……”

  几分委屈几分苦闷,甄氏见她如此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过两年就晓得了,不难过。”

  杜云萝撅着嘴,半晌一本正经点头。

  甄氏越发想笑了,这傻孩子,也不知道是耿直还是脸皮厚,这番话要是跟成亲前的杜云茹讲,早就脸上滴血躲起来了,偏偏杜云萝还深以为然地点头。

  既然知道了邵家里头的事体,甄氏是一定要去看看杜云茹的。

  杜云萝不担心大姐,她知道杜云茹在邵家能舒舒坦坦一辈子的,碰上一个好婆母、一个好丈夫,儿女俱全,以后的杜云茹可就是人人羡慕的全福夫人,就邵家二小姐那样的小孩子,可难不倒杜云茹。

  只是这些话,杜云萝不能跟甄氏讲,见甄氏打定主意了,便也央着要跟去。

  甄氏拗不过她,想着这是去亲家家里走动,便是她到时候言语上敲打敲打邵家二姑娘,带着一个杜云萝,也不至于让邵家人觉得她就是去兴师问罪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