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一十章 风雅

第二百一十章 风雅

  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  虽是定了要去邵家,但甄氏还是再耐心等了几日,这才递了帖子,带着杜云萝上门去。

  邵家离杜家不远,坐轿子比马车方biàn,杜云萝让锦灵跟着同行。

  这几日下来,锦灵的状况好了不少,白日里偶尔会走神,夜里哭醒的状况倒是没有了。

  毕竟是遇见了那样的事体,杜云萝怕锦灵往后出门时都会提心吊胆的,想着今天人手多,便让锦灵随着轿子在街上走走,慢慢克服了,往后就不怕了。

  杜云萝和锦灵一走,留下锦蕊守着安华院。

  锦蕊端了清水把正屋里头都擦拭干净了,出来见两个小丫鬟拄着扫把站在庑廊上有说有笑,她缓缓走过去,睨了一眼窗沿,一看就知道还未擦过,她冷哼了一声。

  那两个小丫鬟说得热闹,直到锦蕊到了跟前才注yì到,赶紧闭嘴低头。

  “说什么呢?不如也说给我听听。”锦蕊面无表情,道。

  “姐姐……”

  锦蕊嗤笑道:“还晓得叫我姐姐呀?也不看看你们这站姿,扫把是让你们当拐杖用的?细胳膊细腿的站不稳,就让你们老子娘领回去。”

  一听要被赶出安华院,小丫鬟们吓得脸都白了,连连赔礼,被锦蕊赶去擦窗户了。

  花嬷嬷倚着倒座房的门看着,啧了啧嘴,低声与水嬷嬷道:“姑娘今儿个带着锦灵出门,这半个主子又四处寻气撒呢,哎,还把扫把当拐杖,这话要是传去老太爷那儿,会不会这半个主子就让她老子娘领回去了?”

  水嬷嬷没搭理她,刚才状况她看在眼里,那两个小的只说话不做事,又站没站姿,一点规矩都没有了,被锦蕊揪住了训上两句也是寻常的,至于那话传去莲福苑那儿,老太爷还没晕头到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跳脚呢。

  另一厢,甄氏和杜云萝的轿子到了邵家外头。

  邵家是书香人家,祖上出过进士举人,但官路不宽,如今也无人在朝中任职,就盼着邵元洲几兄弟将来能争气些了。

  邵家的宅子自然也比不了杜家,但里头也绝非小家小户能比,书香人家讲究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亭台楼阁游廊花窗,移步换景,处处生趣。

  杜云萝一面走一面打量邵家后院,越看越是喜欢了。

  杜云茹的长嫂、邵大奶奶来迎的甄氏与杜云萝。

  邵大奶奶长得甜,嘴巴也甜,几句话就把甄氏说得笑容满面,又夸了杜云萝几句,饶是杜云萝头一回见她,都对她生出几分亲近感来。

  甄氏和杜云萝先去拜见了邵家老太太。

  老人家对杜云茹这个孙媳妇是一万个满意,对甄氏和杜云萝自然也极为客气。

  邵大太太赶来,彼此见了礼,就陪着她们去杜云茹院子里。

  行至半途,遥遥就见园子里一绿一蓝两个身影。

  邵大太太吩咐了丫鬟几句,与甄氏道:“那个蓝衣的是我那二丫头,亲家前回见过,那绿衣的是我弟妹李氏娘家的八姑娘。”

  闻言,不仅是杜云萝仔细打量那被丫鬟请过来的两人,甄氏也不动声色地多看了两眼。

  邵二姑娘的长相随了邵大太太,称得上一句漂亮,李八娘则是瘦若无骨、楚楚可怜,瞧着好看是好看,可总觉得下一刻就要叫风吹跑了一样。

  杜云萝不喜欢她们,只要是跟杜云茹过不去的,她都不喜欢。

  彼此见了礼。

  邵二姑娘就跟传闻里的一样,当着长辈的面,笑得乖巧可人,嘴里挂着“二嫂最是温和”、“我与二嫂可好着呢”,句句说得真情实意,没有半点儿勉强样子。

  甄氏不是好糊弄的,尤其是知道了这二姑娘是个惹事的,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去,就觉得这话要多假有多假。

  甄氏笑着与邵大太太道:“亲家母,听了二姑娘这几句话,我心里可真是踏实了,这哪里是两姑嫂呀,两姐妹都没这么好的。喏,就说云萝吧,云茹没出阁前,这两姐妹隔三差五就闹一闹的,可叫****碎心了。”

  邵大太太大笑:“瞧您说的,这姐妹感情好才一处瞎闹腾呢,我可是听人说过的,元洲媳妇跟嫡亲的弟弟妹妹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”

  这话甄氏爱听,她最满意的就是亲生的这三人感情和睦,不争不吵的。

  “说句叫您见笑的话,云荻是儿子,云萝是幺女,我多纵着些,云茹这个做姐姐的,多有忍让。”甄氏说完,目光从邵二姑娘面上扫过,“所以我说,这两姑嫂能真心实意处得好,我是真踏实了。”

  邵大太太是个心宽的人,一时也没品出味道来,只是问邵二姑娘道:“我去看元洲媳妇,你们两个呢?”

  李八娘幽幽往来处看了一眼。

  邵二姑娘摇头:“母亲,我陪表姐把情客埋了,晚些再去看嫂嫂。”

  邵大太太应了,引着甄氏往前走。

  杜云萝正欲跟上,邵二姑娘突然唤她:“云萝姑娘要不要与我们一道?”

  “一道去埋情客?”杜云萝诧异。

  邵二姑娘点头:“情客是表姐种的,看着它从一颗种子抽根发芽,长得亭亭玉立了,正是花开好时候,哪知那夜淋了风雨……表姐说,已经救不活了,就埋了吧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。

  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李八娘突然念了一句,又哀哀叹息。

  杜云萝一个激灵。

  落叶归根是没错,这诗也是恰当无比,可从李八娘嘴里出来,就生生带了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怨味道,叫人听得浑身不舒服。

  杜云萝想起杜云诺跟她提起黄婕时说过的话。

  杜云诺说黄婕说话做事酸不溜丢的,可叫杜云萝看,跟李八娘一比,黄婕那点儿真不够看了,再说了,黄婕就是有些别扭,心眼是顶顶好的,哪里像李八娘这般不知所谓。

  杜云萝自是不肯去凑这个热闹的,跟着甄氏走了。

  邵二姑娘看着杜云萝的背影,半晌蹦出来一句:“还说是太傅家的姑娘呢,这一个两个的都这般不知趣,难怪她要嫁给一个舞刀弄枪的,原来自个儿就只是这等粗俗之人。”

  要是杜云萝知道邵二姑娘是这么想的,恐怕会捧着肚子笑死。

  她虽然不知道,但也总算弄明白了水月听来的“吟诗作赋看星星看月亮”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  李八娘伤春悲秋,邵二姑娘也定然是深受李八娘的影响。

  要不是认同这所谓的“风雅”,怎么能与李八娘交心?

  这也难怪邵二姑娘不喜欢杜云茹了,因为杜云茹恰恰不是这种风雅人物。

  可要杜云萝来说,她的姐姐若是那般“风雅”了,她定是第一个转头就逃的。

  想xiàng一下杜云茹整日无病呻吟的样子,杜云萝脚下一错,要不是死命绷住了脸,只怕要笑得打滚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