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粗俗

第二百一十一章 粗俗

  甄氏和邵大太太一路有说有笑往前走。

  穿过月洞门,抬眸见杜云茹站在院门上等候,邵大太太赶忙加快了脚步,上前扶住了杜云茹的手,道:“我的儿,外头这般大太阳,你怎么就出来了呢?来的是你亲娘亲妹,还跟你计较这么点儿规矩?真是实心眼。”

  杜云茹抿唇笑了,挽着邵大太太道:“我不碍事的,医婆昨日还说,这一胎稳,叫我别害怕,该走动就走动,莫要一直躺着。”

  邵大太太仔细这一胎,医婆说的话自然是一字不差都听见的,她又是过来人,晓得孕妇适当走动是有必要的,便笑着道:“那也等到吃了晚饭之后,一来凉快,二来克化克化。”

  杜云萝站在一旁听她们婆媳说话,心说这哪是两婆媳,真的就是亲娘对上了亲闺女。

  甄氏也满意,嫁出去的女儿依旧是她的心肝,却是在别人的掌心了,婆家疼杜云茹,她很是高兴,当然,心里还是有一些吃味。

  等这一大一小两姑娘都去了别人家,她一个人也没劲了,也不知道往后杜云荻会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回来……

  邵大太太晓得甄氏和杜云萝是有话要和杜云茹说的,便没有进去凑热闹,借口府里还有事体,先一步走了。

  杜云萝扶着杜云茹进了正屋里坐下,又快速地扫了一眼。

  许是因为邵元洲去了书院的关系,这屋里的摆设布置全是照着杜云茹的心意来的,连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,几乎都是杜家带来的人手。

  光这一点,就足够让人放心不少了。

  甄氏轻咳了一声,这几个丫鬟都通透,转身出去了。

  杜云茹见此,低声问道:“母亲,这是怎么了?”

  甄氏嗔了她一眼:“你这孩子,竟然是一个字都不告诉我,元洲的二妹,还有李八娘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杜云茹一听这话,偏过头问杜云萝:“你告诉母亲的?”

 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,甄氏都从水月那儿听来了,她不透底也不成呀。

  “母亲,我不说是因为真不碍事,那两人吧……”杜云茹皱着眉头,半晌道,“我还真不晓得该怎么说了……”

  甄氏以为是那两人太过分,让杜云茹哑巴吃黄连,有苦难言,一时气愤不已。

  杜云萝却品出味道来,凑过去道:“很莫名其妙?一言难尽?”

  这两词语已经是杜云萝千辛万苦想出来的了,杜云茹非常明白她的感受,猛一阵点头:“这般有体会,可见你是遇见她们了。”

  杜云萝哭笑不得,她其实不爱在背后编排别人性格上的长短,可这两位给杜云茹添事,她便道:“在园子里葬花呢,那般悲春伤秋的,我算是知道那邵二姑娘为什么不喜欢你了,人家的风雅,姐姐你附庸不了,说到底啊,‘粗俗’!”

  杜云茹弯着眼儿直笑。

  甄氏听她们姐妹你一言我一语的,似是全然不将那两人放在眼里了,开口插话道:“那李八娘到底是个什么状况?她和元洲有没有……”

  “母亲!”杜云茹红着脸打断了甄氏的话,“那就是李八娘一头热。”

  甄氏沉声道:“她想做小?”

  杜云茹静默片刻,摇了摇头,指了指杜云萝:“云萝说了,人家是风雅人,讲究的是赤诚之心,什么大什么小啊,粗俗嘞。”

  甄氏听完怔了良久,到底回过味来了,脸上神情也变得“一言难尽”。

  杜云萝笑归笑,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:“就算是小孩子把戏,那两人老在你跟前转悠,你也不舒坦呀。”

  杜云茹浅笑,道:“放心,我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  甄氏嘴上不置可否,心里还是盘算着再去提醒邵大太太。

  仔细问过了杜云茹的身子,又把丫鬟婆子们叫进来耳提面命了一番,甄氏这才略略放下心来,准备带杜云萝回府。

  邵大太太似是真的抽不开空,邵大奶奶将她们送到了二门上。

  甄氏拉着邵大奶奶嘀咕了几句。

  这大奶奶是个机灵的,刚嫁进来的时候还叫邵二姑娘堵得郁闷,甄氏旁敲侧击几句,她立刻就明白了。

  等送走了甄氏母女,邵大奶奶转身去寻了邵大太太。

  不说小姑如何,只说那李八娘。

  “李妹妹中意二叔的事体,二弟妹娘家晓得了。”邵大奶奶开门见山。

  邵大太太瞪大了眼睛。

  李八娘那点小心思,瞒不过邵大奶奶,当然也瞒不过邵大太太。

  邵大太太从前就没放在心上,更何况邵元洲娶亲之后,她一心认为李八娘不可能犯糊涂,她的弟妹李氏也不可能让她犯糊涂,可听了邵大奶奶的话,她有些吃不准了。

  杜云茹脾气好,要真的是旧黄历,她断不会惹是生非,甄氏特地上门来,可见是李八娘还不死心?

  邵大太太越想越不舒服。

  一个月后中元节放假,邵元洲是要回京的,到时候万一李八娘再酸不溜丢来上几句,杜云茹孕中气坏了身子,那……

  从前是看在李氏的面子上,邵大太太才手下留情的,可事关儿子儿媳以及儿媳肚子里的乖孙,邵大太太不能忍了。

  “八娘年纪不小了,该让李家带回去了,再在我们家住着,回头耽搁了岁数,倒是我们的不是了,”邵大太太下定决心,道,“这事儿要抓紧,务必在这个月里办成了。”

  邵大奶奶自是应下,等李八娘走了,以邵二姑娘那小孩子性子,能翻出什么花来,等转年嫁出去,这日子就太平了。

  杜云萝坐着轿子回府,才行至半途,轿子就在街边停下了。

  水月过来请她,杜云萝下轿一看,正好是在一家金饰铺子跟前。

  甄氏道:“云琅成亲时,我听来吃酒的太太们说这家的首饰很不错,今日正巧经过,囡囡随母亲去瞧瞧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。

  掌柜的将她们请到二楼雅间,待客的娘子取了各式首饰给甄氏过目。

  锦灵站在雅间外的走廊上,一个婆子快步上来,低声禀道:“姑娘,底下有一人说是世子爷身边的,说有要事要禀五姑娘。”

  锦灵微微怔了怔,穆连潇身边的人……

  她突然就想到云栖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